This Is My House!
DETAIL


蔣淯安 2018/6/28

讓蔣淯安來和大家聊聊國際賽、跟外籍選手交手與合作的經驗、以及勢在必得的中華隊團隊籃球!

    一次打國際賽真的有被嚇到,覺得「哇賽!這些球員怎麼那麼高那麼壯!」


  2016年很幸運被選上國家隊,有機會體驗國際級的比賽,代表中華隊到伊朗德黑蘭參加亞洲男籃挑戰賽。記得那一次的盃賽有對上哈薩克、約旦跟菲律賓這些國家,他們球員真的都又高又壯,跟我一樣打後衛,會對位到的球員身高都至少180甚至有些來到190,而且技術都非常好,像是菲律賓的後衛Williams就是一個球風非常刁鑽的球員,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那次的比賽讓我更深刻的體認到籃球這項運動對先天條件的要求真的好高,想在籃球場上生存,就要去發掘屬於自己的招式或是透過擁有比對手更強敏捷性、速度跟切入破壞力來彌補先天上身高的不足。


  普遍觀念中,籃球最好也最穩定的進攻方式就是轉換快攻,因為快攻通常是多打少,而且是在防守方正在退防的情況之下進行。轉換快攻得分的速度跟效率,比起陣地戰五個人都站好了再開始進攻還來的好很多,也可以在短時間內擊潰對手的信心。尤其台啤的球員——或是說台灣球員的身高普遍比較矮小(當然最矮小的就是我自己啦),所以SBL很多球隊在球風上就會偏好轉換快攻的打法,在最短時間內穩穩拿下分數。當然這不是唯一解,如果球隊上有一個身材優勢很明顯的球員在內線,像是金酒的拉莫斯(Peter John Ramos)這種擁有強大牽制能力的選手,他們可以減少依賴轉換快攻的頻率,可以把球塞到內線低位單打,或是牽制防守全員後創造外圍出手的機會。但相比起來終究還是轉換快攻成功機會高、速度也快,所以目前SBL的球隊普遍偏好多尋找轉換快攻的機會,中華隊搬到國際賽場上也是這個樣子。


  想要「以快制高」,對一個矮小的選手來說,爆發力跟速度都是必須要好好加強的項目。下盤跟核心的訓練尤其重要,透過重量訓練、體能訓練、防守步以及折返跑,都可以幫助我獲得更強的爆發力、更快的速度,不斷努力的訓練也讓我在國際賽場上有武器跟信心可以與這些體格更強壯、身高更高、技術也相當優秀的球員互相抗衡。


(照片來源:FIBA資料照)


  身為一個控球後衛,我覺得上了場最重要的就是做好防守以及讓團體運作順暢。帶領團隊進攻、打團隊籃球取得勝利是控球後衛比賽的天職。打了一些國際賽事,讓我最喜歡的應該就是澳洲隊了!在國際賽後的頒獎典禮,印象中真的很少看到有澳洲球員獲得個人獎項,因為他們每個人都發揮得很好、很出色,數據上看來也不會有一個人包辦球隊大部分得分的情況。澳洲隊打的是很值得我們去學習的團隊籃球,很無私!


  舉個例子好了!當時在看澳洲隊打的時候,如果他們有三個人在一邊做小組配合,其他兩個人還是會積極地互相卡位尋找出手的空檔;還有內線的高低位他們也打得非常出色,感覺每個澳洲球員之間都有很好的連結,很了解彼此之間的聯繫,不只先發球員這樣,替補球員也是人人皆兵。


  其實說到與外籍選手交手或是合作的經驗,也並非只有國際賽才有。SBL近幾年有好幾位資歷顯赫洋將加入,當然台啤也不例外。他們跟台灣訓練出來的球員有些不大一樣的地方。洋將打球的方式屬於我們說的美式,他們喜歡的進攻也比較自由一點,也比較多像是打機遇戰或是單打這類的進攻手段。球隊教練則大多還是希望可以多打小組配合。考驗智慧的點在於如何在兩者之間拿捏得當,適時給洋將自由發揮空間,讓洋將可以幫助我們提升實力跟經驗、創造更棒的投籃機會;讓我們可以幫助到洋將在球場上進攻更順暢。


  以這個球季來說,剛開始加盟的是李恩(Liam McMorrow),他的進攻手段沒有那麼好,但總是努力做好苦工角色,努力地搶下每一個籃板,態度和拼勁都好。但這樣的角色並不是最適合我們球隊的,台啤比較需要的是一位有得分能力的洋將,能在得分乾旱期,大家進攻當機時跳出來。之後來的是以流暢進攻聞名的賀夫(Herve Lamizana),但他可能在美國因為有一段時間沒有高強度的訓練,體能比較難以負荷比賽的節奏。


  第三位來到台啤的洋將是夏普(William Sharpe),他是一個進攻手段相當出色的球員,總是能在比賽中擔起得分的重責大任,除此之外,他也是一位對於自己的工作相當敬業,對於團隊相當看重的選手。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當我們聽說夏普要加盟台啤時,想說這個球員會不會因為踩過NBA的地板就擺很高的架子,結果發現一點也不會!大家也都嚇了一大跳,因為他是我見過第一個不管是球員,或是教練跟他說什麼都會回答「Yes, Sir!」的球員,一個打過NBA的球員還可以這麼謙虛、這麼努力地去學習比賽帶給他的每一個經驗,努力去突破自己,讓我們覺得夏普會有今天的成就真的不是巧合。但有時候也會有點小小的尷尬啦,因為我們只是在一個小小的聯盟,比賽中也只是在溝通過程中建議夏普等等這個球哪樣傳可能會比較好,他就一直認真地「Yes, Sir! Yes, Sir!」,當下真的覺得他太客氣了啦!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圖片來源及說明:夏普(William Sharpe),籃協資料照


  洋將們在球場上是得分好手,但在球場下可能比較少跟我們有很親近的接觸,因為我們(就是我啦……)本身英文可能沒有很好,過去跟他們講英文怕尷尬,所以比較難在生活上跟他們成為知心好友。但在球場上我還是會盡量去跟他們溝通,畢竟自己擔任控球後衛的角色,得想辦法讓球隊跟洋將的配合達到最加狀態。總教練三哥也知道我英文沒有很好,就會鼓勵我盡量去講盡量去學,經過一段時間學習,我早已可以在球場上跟洋將們透過術語溝通戰術跟配合,但私底下就比較少用英文去聊天就是了,可能跟我天生個性比較怕生也有關係吧!其實洋將都很活潑,人也都很好,可能因為他們在世界各地的聯賽打球,經驗多了,自然對新環境和新夥伴的適應力都很強。當然球隊還是有英文比較好的學長像奇旻、力煥跟阿亞他們會跑去找洋將聊天啦!


  我覺得大多的洋將都很會得分,但更重要的是能不能融入球隊的體系之中。如先前提到的轉換快攻觀念:我們球隊很需要一位抓下籃板之後可以快速的處理球並推進快攻的洋將。很多球隊在籃板拿下來後會先切斷我接球的路線,這時候搶下籃板的球員就要有能力長傳或自己推進快攻,如果內線搶下防守籃板後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判斷處理球的最佳路線,那一拍的時間就有可能白白送掉一次快攻的好機會,一來一回就可能是四分的差距。當初在台啤跟Bryan Davis與在中華隊與Quincy Davis配合的很不錯就是因為他們擁有這樣的能力。


  說到比賽中——尤其是國際賽中,大家對我最關注的技術問題是:很多人會覺得身材矮小球員很容易被當作mismatch的目標。但實際上在國際賽場上這種狀況發生的次數並沒有很多,在演練防守的時候,我們就會演練各種不同擋拆的狀況,如果我方被擋拆的球員身材差不多,換防就比較沒有關係,但如果遇到身材差異很大的狀況,我們就會盡量跟著對手不要去換防。而就算真的被換掉對位到身材比我高大許多的球員,我也會先想辦法在前踩住他的進攻路線,如果他在第一時間殺進來,自然會有隊友在後面幫忙一起守住這個大塊頭。這次中華隊的帕克教練就不太擔心會遇到mismatch的問題,他認為只要以一個團隊的方式防守,就可以互相幫忙、彌補到像是我身材比較矮小的劣勢。


  進入職業籃球、再進到國家隊後,常常會接收到一些批評和指點,一開始一句話或一條留言就會讓我想很多,但後來慢慢習慣網路上的批評或比較,也很感謝鼓勵我的人們,我認為這些都是讓我可以成長的動力跟建議,當然做好自己該做的事,還是我的首要之務。常常會收到像「這個傢伙那麼矮怎麼能打國際賽?」這類的質疑,我真的很幸運可以得到很多在國際舞台發揮的機會,儘管受到輿論的壓力,我還是秉持著做好自己本份,努力突破並進步的心態去拼每一場比賽。這些做好了,被選上就盡力去打,我覺得自己在這方面還是比較順其自然的。


  讓我們萬眾一心,中華隊,加油!

(封面照片來源:TSNA提供)

看更多籃球文章:
許總與我 | 洪志善:富邦勇士控球後衛
籃球滾動人生 | 王慶祝:南湖高中籃球隊退休教練
與自己對話 | 楊晴:國泰女籃中鋒 / 世大運女籃隊長
What's HOT ?
中華職棒選秀特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