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下)
DETAIL


林英傑 2018/8/25

中華職棒的一代名投林英傑,親自帶你重溫誠泰Cobras的2005球季,以及所有蛇迷最珍惜的回憶。


(點此看《 2005 》 上篇)
 

    許是心態簡單、目標又一致的原因吧,大家為了加賽做的調整非常的成功。輸掉自力封王戰後我們和兄弟戰成一勝一和。而接下來兩周內幾乎把全台灣的球場跑遍了,橫掃掉和中信鯨、統一獅的兩個系列戰。大家的狀況好的不得了。常常聽說連勝中的球隊會有自己的小禁忌和迷信,我們還真的沒有,每天只有帶著火不停的狀態和一顆平常心,在七月一路連勝。


  大概到了加賽前一周多,因為狀況正好、也一直有心理準備,既使是在季賽中加入一場這麼重要的比賽,我覺得其實也沒有突然的感覺。大約在7/10左右吧,加賽日期終於定下來了:7/21在嘉義棒球場。我自己拿賽程來算一下,到721那天大家的休息天數有多少。看完之後,啊,好像就是我投欸,不過在郭泰源總教練決定之前都還不一定就是了。到了有次教練團會議結束之後,郭總過來找我:                                                                           


 
「你可以嗎,o不ok?」                      

 「當然ok啊。」

 「你先發,小雞後援,自己準備一下!」



 
  確定之後,我就開始我的調整計畫。雖然在郭總找我之後、到比賽之前,還有一場比賽,但我還是有正常出賽,不過保持著一個原則:不疲勞、不生疏、不受傷,讓身體到了那天可以維持一個最好的狀態。然後大概把興農幾個重點的打者再小研究一下。那場加賽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嘛,我那時侯真的很認真的每天關注身體的狀況,然後靜靜期待舞台的到來。


  前一天晚上,我自己躺在床上:「明天球迷一定很多。」「而且他們還會很興奮。」啊,有點睡不著。終於來了啊!7/21。


  起床之後還是有點緊張,到球場之後也是。只好一直提醒自己平常心,不要緊張。剛到球場之後,躺在休息區的治療床上面,聽歌、聊天這樣。三不五時就有人走進來,或頭探進來,「欸,會緊張嘛?」「會啊,會緊張啊。」「緊張什麼啦~」「就平常就好啊。」被教練、隊友一直問,我反而開始想比賽的事,想之前對興農的準備、這幾天調整的一些想法,越想就越不緊張。比賽開始之後反而都變單純了,沒有想其他東西。我投完八局,最後一局交給小雞,4:0,誠泰Cobras拿下了2005上半季冠軍。

 

               

(圖片說明:奪下上半季冠軍後隊員們合影留念,圖一為三本柱。圖二為郭泰源總教練。)

 

  雖然整個七月都沒有輸球。再來可能大家有點累了吧,8、9月有種一勝難求的感覺。八月打出3勝4和6敗,九月更掉到4勝1和10敗,全年戰績往下掉到第二名,但還是保有季後賽資格。


  10/2當天的比賽延賽,等於是放一天假。我在樓上吃飯,威拉斯跟馬力歐還在樓下便利商店買東西、聊天。馬力歐剛好睡我隔壁間,他上樓來準備睡覺之前,還跟我們打個招呼,說他準備要睡了。我那時候不知道,原來這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說話。隔天早上的練球,在巴士上、做操的時候,我就覺得好奇怪,馬力歐咧?怎麼沒有一起來,好奇怪。就叫管理打電話回去宿舍,去開他的門。打開之後,發現他還躺在床上,再也沒有起來。


  消息傳回來球場,大家都不可置信。威拉斯直接回去宿舍,但我們還是在球場練著練著,結束之後才回去。哇,就真的走了,昨天還講過話的人,今天真的就不在了。真的好難過,怎麼突然會變這樣子?明明昨天還好好的啊?


  事情發生之後,球季還是得繼續進行。但是對威拉斯來說,他的球季已經結束了。他和球隊一起幫忙處理馬力歐的後事,他們兩個在多明尼加住的很近,其實他們是有一點遠親關係的。他比誰都還難過,也沒有心情再打下去。事情告一段落之後,他也不想再影響大家的心情吧,沒和大家說什麼,就帶著馬力歐回多明尼加。


  事情發生後的幾天,真的已經沒什麼心思在練球、比賽上,整個狀況糟到谷底。教練勉勵我們說,比賽還是要好好去打,如果會想他,就想著馬力歐會希望看到我們打出有拚勁、漂亮的比賽。所以我們在帽子上寫下馬力歐的號碼,希望他會與我們同在。6日的那場比賽,比賽後段我們落後五分,但我們還不打算放棄。好多球迷說,九局下半馬力歐好像回來了,他好像在場。對啊,馬力歐在我們全隊的心中。他在心靈上給我們力量,讓我們支持下去不放棄。

 


(用強烈的美式球風為台灣球迷留下深刻印象的馬力歐。我們永遠懷念他!)

 

  最後我們在九局下半連灌六分,逆轉獲勝。後來這幾天的比賽,我們終於能夠微笑了,微笑的想著馬力歐一定會保佑我們的。而對於冠軍的意義,我又有多了一種解釋。沒有馬力歐的貢獻,我們現在不會站在這裡。2005的這座冠軍,我想拼命拿下來,獻給他。


  那年的季賽結束,我們拿到50勝,也有8和43敗,要先和統一獅打季後挑戰賽,贏的才能晉級總冠軍賽。我第一次覺得機會這麼近,那我一定不可能放掉它。剛開始完全不覺得累,每天只想著總冠軍賽、總冠軍賽的,只要球隊需要我我就要上去投。四場裡面上去了三場,事後想起來覺得真的值得啦,成功把球隊帶進總冠軍賽了。因為這個機會太難得了,只是可能有點忽略掉身體的狀況了吧。

(註:林英傑在五戰三勝的季後挑戰賽中,在G1先發奪勝,G2後援也拿下勝投,G4拿下後援成功。五日內出賽三場共投14.2局、218球。)


  到了總冠軍賽,教練會每天問我們的狀況,我們在合理範圍內就會上場投球。當時年輕啊,會有拚勁,每場都想上去把它拿下來,而且到了季後賽已經不能講累的啦,畢竟每一場都那麼重要,如果現在該換我上去守住,那我當然要上。那時候我們先發投手把先發場次定下來之後,往前往後休一天,其他日子都要在牛棚準備。我覺得當一個選手,不能常常有個藉口說自己身體累了,累了的話你要自己去保養、消除疲勞,在球隊需要你的時候要準備好。


  只可惜,前兩場我沒有守住。兩場比賽我都後援上場,卻也都輸球了,真的好懊惱。那是我這次季後賽中,印象最深刻的兩場,兩場救援失敗。好不容易冠軍近在眼前,卻又遠在天邊。現在想起來,那時候應該差不多到極限了吧,但是因為前兩次是後援上場,中間又休息一天,到了第四戰教練問我狀況的時候,我還是相信自己可以。上去投了兩局多,真的已經沒力了啦(註:當天所投局數應為3.2局)。這時候暫停,教練再問我一次還可以嗎?這次,我終於跟教練說我不行了。真的累了,所以就,就輸啦。

(註:林英傑在七戰四勝的總冠軍賽中,在G1、G2皆後援失敗,G4先發吞下敗投。五日內出賽三場共投6.1局、128球。完全燃燒的表現獲得2005總冠軍賽優秀球員獎。)


  事後回想起來,興農的實力跟我們真的有段差距,畢竟馬力歐走的時候已經過了831,沒辦法再找新的洋將了,差距就顯現出來。沒有贏球真的好嘔啊,又好累,打完比賽只想著要回家休息。但能奮戰到最後,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回憶跟經驗呢。


  過幾年我在日本,聽說台灣發生了黑米事件,隊友說米迪亞公司在亂搞,搞的大家沒辦法好好打球了。當時我只跟隊友說加油,不要牽扯進去,覺得怎麼台灣環境還是這樣。後來回來台灣跟威拉斯重逢,他蠻高興的又驚喜的,因為他以為我沒有在打球了。他說他本來就想回來台灣打球,因為有很多朋友在這邊,不過我們也不太會再聊到當初誠泰的事情了。

 

          
(圖片說明:圖一為誠泰解散多年後,三本柱一起聚餐(取自林恩宇FB)。圖二為林英傑與林恩宇的合照。)

 

  現在大家說到誠泰,一定都會有點不捨的情緒。但對我來說那是一段很開心的日子,讓我成長很多的一個球隊。而且他有一個很好的教練團、很好的老闆,更不用說我那些最好的隊友。那是一段很難忘記的日子。而回顧那次季後賽,我只能說不可思議吧。我看數據整理出來的投球數、局數,我覺得我已經超出人的極限了。自己也嚇到,「哇我投了這麼多球!」這樣。我想很少人能有這樣的機會吧,出賽這麼頻繁、用球這麼多。


用一句話來形容2005年,「我以我自己為榮。」


(封面照片由TSNA提供)

 

 
 



你可能還會想看

最遙遠的18.44公尺 | 彭偉航



遺憾●三商 | 翁豐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