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健少林寺
DETAIL


陳建中 2018/8/30

運動工場創辦人陳建中,他幫助受傷的人省去很多等待痊癒的時間,得到更專業更快速的訓練方法,讓身體更有力地回到運動場上。

 

    1996年,那年我大二。在某一次練完球的星空下,學長問我:以後想做什麼?我只是很幼稚的跟他說,雖然我沒有能力當職業籃球員,未來有一天我想坐在板凳上,用復建的專業幫助他們。應該是星星聽見了,後來這個願望真的實現了。經過醫院實習,畢業後攻讀研究所,畢業後我順利申請到第一屆體育替代役,我的體育專長是:『物理治療』。


  這一切,得感恩提攜我的那位退休教練-李清棋教練。


  大三的那一年,開始在醫院『見習生老病苦』,也開始思考未來之路,大四實習時,我自覺無法長期待在愁雲慘霧哀傷的場域工作,面對腦傷,中風,或是腦性麻痺的病人,我真的無法打從內心的快樂起來。


  於是,我決定要跨領域學習,朝我有興趣的運動領域努力看看,以醫療領域出發,往運動科學的方向學習。沒想到,二十年後,各行各業開始培養『跨領域多維度競爭力』,從現在回想當年,我還真是勇敢。


  1999年我從中山醫大物理治療系畢業,考取國立體育大學運動科學研究所(運動傷害組),也通過了物理治療師的國家考試。進入體育,開始接觸專業運動訓練的選手和教練們。開始『見識』醫院以外的人際關係與工作型態。開始學習與教練和選手對話,去理解他們的需要。


  我發現也體驗了,兩件重要的事情:


  第一,每個運動選手都好陽光,受傷的確讓這光變暗了。這麼痛,竟然還這麼努力想要好起來?怎麼跟我在醫院診所接觸的病患這麼不一樣。在這樣的氛圍與環境,我對於『復建』,如此熟習的專業,開始有了新的體驗與想法。我,看著受傷運動員重返場上發光發熱的樣子,會有打從心裡的一份感動與快樂,直到現在,沒有改變過。


  第二,『治療』完症狀,就以為好了,但卻又反覆地受傷。當年,愛運動的人或是運動選手受傷時的選項除了『休息』『吃藥』,還有民俗療法,中醫推拿針灸,西醫的復健科,骨科,來治療所謂的『症狀』。也就是說,運動場上和醫院中間,並沒有『讓受傷的人更強壯』的技術。


  每個愛運動的人身上都有一道光,無論他是不是選手。受傷,會讓身上的光變暗淡了。創建運動工場的初衷,就是打造一個專業平台。能夠用專業,重新點亮這道光。 除了症狀快速地解除,還要能夠讓受傷的人更強壯,快樂地享受運動所帶來的美好。


  近年來,健身行業蓬勃的發展,大型會員中心,小型工作室都不斷地在成立。 可見,國人對於健康是越來越重視的。相對的,醫院以及診所服務的醫師,物理治療師們,從事場邊的運動傷害防護師,健身房的教練們,也都不斷往深造學習補足各方面的知識。

 

(圖片說明及來源:林煜清、陳建中、鄭錡鴻、郭阜林合照,運動工場提供)



  在知識光速的世代,不學習新事物就等於是落後別人。反觀,『職業運動』與『基層』之間的差距,也是值得這個領域的朋友關注的一項。基層學校的教練,不是不願意學習,現實是個人預算有限,學校的經費也拮据,他們想要『花錢升級』的需求與動機就會降低。然而,基層不進步,對於選手的未來發展,卻又有著巨大的影響。希望未來企業,能幫助基層注入資金,真正的該幫助的,是幫基層教練升級訓練知識,還有重視青少年營養的補給。而不是拿了經費,不斷的比賽。試問,比賽還不夠多嗎? 為了比賽,傷了又傷,對於選手本身的益處到底在哪?


  我對於『身體訓練』這門學問,是從學校畢業後才開始學習新的方法。不是學校不會教,是因為學校教的都只是『原則』,這個專業就是必須要反覆的練習,真真切切地去操作,只是聽講考試取得證照,其實是很虛的。

(圖片說明及來源:陳建中協助林益全進行訓練,本人提供)



  『靠感覺』訓練的方式,已經讓選手摸不清方向,也不能理解到底該怎麼辦。其實有很實際的例子,可以跟大家分享。有選手來檢測,他說最近打擊陷入空前低潮,教練要他跟球跟到最後來攻擊,同一隊的教練或學長,又跟他說要提前一些Timing來揮擊。


  從打擊爆發力的數據上來看,從動作慢動作分析來看,其實都沒有什麼問題。有趣的來了,我推斷他應該是視力的問題,果然驗光之後,閃光高達150度。如果本身都看不清楚,又怎麼能做適當的判斷呢?


  再舉一個案例,是位備受期待的青棒投手。他常常感覺到『落枕』,以前都一下就好,但這大半年來,右側肩頸都很怪異。比賽之際,突然右肩膀開始疼痛,然後引以為傲的控球出現了空前危機。原本前途一片看好,開始外傳他受重傷。


  經過精密的檢測,證明他的肩關節內外都是完整的。那這種異狀的感覺是來自哪?答案很明顯了,出自於『頸椎』。針對問題,解決問題,選手得到專業醫師的治療,久違的舒適感,全身的協調性重新掌控,投球動作的順序再一次的建立,然後回歸學校訓練,他自身與投手教練,也都能明顯感受到威力漸漸找回來了。


  運動工場,是個充滿很多感人故事的地方,從素人到台灣之光都有。讓我有成就感的事情也很多,其中一個故事,讓我非常有成就感:中興大學男籃重返公開一級的奮鬥史。

(圖片說明:中興大學男子籃球隊與陳建中。(照片正中央))



  國內大專籃球分成三級,有體保生的學校必須從二級打起,一般生要贏體保生的難度,就好像亞洲隊伍要PK美國夢幻隊一樣的下場,被慘電。憑著籃球界的眾多友人,教練,還有廠商對我的支持與鼓勵,開始學習很多訓練法,包括體能訓練,包括戰術訓練,甚至心理學等等。幫助這群在學業上高智商,球技智商卻遠落後於科班的一群大男生,在課餘時間,不斷地在各地南征北討的磨練經驗。


  那一年,我們以複賽分組第二的名次進入全國大賽。看到抽籤表,全隊上上下下其實心中已經涼了一大半。因為,贏第一場晉級並不難,困難點是,要面對當年國立交通大學和國立嘉義大學的勝隊。交通大學長年不敗的戰績已經不是傳說,嘉義大學的體保生神準與兇猛也不是秘密。


  還記得賽前,我問球員們,你們最不想遇到誰?他們都說『交大啊』!也有些人已經預言,中興輸給交大的這場比賽,成為本學年度最後一役。的確,相較之下,交大訓練有素戰績輝煌,士氣上球技上能均是佔上風。萬萬沒想到,最關鍵的一戰,交大竟然意外落馬,結果是中興大學和複賽交手過的嘉義大學決戰。


  因為全國複賽贏過,大男孩們好像提前慶祝一樣的自滿,情緒開始浮躁,畢竟,如果再贏嘉大,我們就成為全國第一所,非體育科系的國立大學,打進公開一級。

(圖片說明:與李清棋教練合影,本人提供)



  隔天就是攸關晉級全國四強的半準決賽,戰況是一路落後,緊張萬分,好像遇到鐵板,嘉義大學的體保生,屢投履進,士氣大振,眼看就要演出復仇記。中興最大落後到了九分。分數落後,是讓人心累的,我如果能讓大家冷靜下來,提高專注度,才有逆轉的可能。於是,我喊了一個暫停整頓思緒與情緒。


  我做了一個假的防守戰術的指令,讓大家無論成功與否都要徹底執行。因為這個暫停,大家重新凝聚了場上共識,加上平日嚴格的體能訓練補足了球技的不足,暫停之後成功的防守連得12分。逆轉戰況,最終贏得勝利,晉級四強,滴下勝利的眼淚。


  後記,隔年我們來到公開一級,全年1勝14敗。但這些以一般生為主的大男孩從來沒有難過,反而與未來能在職籃打球的科班對手切磋,很亢奮。


  哥們打的不是籃球,而是回憶。


  這些年,我花了很多的時間,把運動傷害,體能訓練,做了實驗性質的整合,得到了許多寶貴的經驗與想法。運動工場,後來被流傳成『復健少林寺』。

(圖片說明及來源:運動工場團隊與投手黃子鵬,運動工場提供)



  運動工場,已經進入第十三個年頭,專業上的定位,還是在連結『運動場』與『醫療系統』兩端的專業服務。幫助受傷的人,省去很多等待痊癒的時間,得到更專業更快速的訓練方法,讓身體更有力地回到運動場上。團隊目前持續學習培訓專業的人才,對於國外的相關的研習課程,持續投注成本與心力,開發與研究例如:棒球運動傷害的預防,強化身體的方法。近三年來,我們已經整合了更多技術精湛的醫師們,教練們,甚至不同領域的專家,例如國內外的訓練器材商,運動經理人,營養學專家,身心靈療癒的專家等等。期待未來,能整合多個維度的專業,幫助愛運動的朋友,愛健康的朋友。


 

 
 



你可能還會想看

關於物治,你知道嗎? | 呂季鴻



橘色天空下 | 陳達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