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都是意外
DETAIL


李亦伸 2018/9/4

國內最具話題性的籃球主播裘爺—李亦伸,和大家分享他與籃球相遇、成為籃球球評的故事。

 

    得高中以前學校強的是手球隊,所以我平時就打打手球,打籃球只是跟同學打好玩,慢慢才打出興趣。後來進了世新大學,二年級才被教練找去打校隊,因為教練被一個能在班際比賽拿35分的小傢伙震驚到了。到那個時候我才真正接受到比較正規的籃球訓練。


  雖然大二才開始接觸正規籃球,我的基礎卻相當不錯,因為過去常常跟同學鬥牛,練成了一手投籃的好功夫,我就是準。現在回想起來,整個接觸到籃球的過程其實就是好玩,也很意外,沒想到最後就莫名其妙踏上跟籃球密不可分的人生。


  我本身學的是新聞,唸新聞系,又打籃球,剛好世新大學籃球隊的李鴻棋教練是國際裁判,也是國家隊的教練,所以在我跟著教練去參加很多比賽,尤其是大專盃的時候,有很多後來跑新聞遇到的前輩、老師,都是看著我一路成長的人。有可能是教練的學長學弟、有可能是我打比賽吹裁判的學長學弟,這個圈子很廣,所以我相較於其他走體育新聞的人來說更容易進入狀況。


  這個世界就是那麼巧,後來我跑新聞後,我的教練也成為了中華隊的教練, 1994年帶領U22中華男籃隊拿下亞洲冠軍,我正好去隨隊採訪。我踏上籃球記者這條路,其實都很有淵源,我會打籃球、接受正規訓練、剛好又是唸新聞、當記者。


  我真的很幸運,我常常說,在體育新聞界 ,我真的就是天之驕子。


  我唸書的時候,還是30年前大專盃的年代,大學籃球分為大學籃球甲組、乙組、專科組,但有個問題,就是當時每個組都有體保生,不像現在,體保生只能參加甲級的比賽,其他組都沒有體保生,非常公平。當時的專科組相較於現在就是一般組的等級,但很抱歉,我們的對手有一堆體保生。像黎明工專雖然是專科組,卻出了很多國手級的選手,像林建平、錢薇娟這些好手。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比賽是專四那年在政治大學的四維堂的一場球,我們幾乎每年都在預賽被淘汰,因為身高真的差別人好大一截。那場比賽在分組遇到東南工專,他們有兩個體保生,一個是193公分的中鋒,一個是180公分的射手,都在當時的甲組球隊練球,這就好像你去打UBA的時候發現對手一個在裕隆,一個在達欣一樣。


  那場比賽非常關鍵,誰贏球誰就能進複賽。比賽中得了幾分我已經忘了,總之是得不少。我們球隊裡有四個主將,我算是第四號主將,有三個都比我優秀,但當時他們都被防守困死,只有我能找到空檔投籃,我也都把球穩穩投進,整場比賽幾乎都在拉鋸,打到最後兩分鐘,可能因為比賽真的太緊張,只要一球失誤或是沒投進就會變成頭號戰犯,接到每一球都覺得球好像是燙的,趕快把它再傳給隊友,隊友的反應跟我差不多,又趕快再傳掉,沒有人敢投籃。


 


(照片說明與來源:裘爺本身是熱忱的籃球運動員,由李亦伸先生提供)



  然後球一個不小心傳到了界外,教練馬上喊了個暫停把大家叫過來罵了一頓:「你們上去每個都不投,每個都不瞄籃,拿到球就傳出去好像很燙一樣最後傳到界外是想幹什麼?不然我上去投好了?」


  「拿到球是空檔就勇敢地給我出手!」我記得教練當時這樣告訴我們。


  那場比賽我們贏了,也是頭一次闖過預賽打進了複賽。 當時印象很深刻是因為第一次接觸到那麼關鍵的場面,一個球就可以決定比賽的結果、球隊的生死以及一整年努力有沒有白費。那場比賽讓我在對籃球、對比賽、對觀念以及教練的指導有更深刻的理解。


  所以說我後來在跑新聞時的籃球知識都是學生時代在校隊裡累積下來的,也對我之後跑籃球新聞跟寫稿子產生很大的幫助。


  畢業後的二十幾年,我一直從事報社體育記者、撰稿的工作,從民眾日報,到民生報到後來的聯合晚報,我一直是個寫文字的記者。這些年來我其實很排斥鏡頭,不喜歡拋頭露臉的講話,我的性格就是不喜歡,我沒有電視的經驗、我也不會搞笑,因為我是個很嚴肅的人。


  其實台灣有線電視剛興盛,開始有NBA轉播的時候就有電視台找我去當球評,希望我去試試看,但我都婉拒了,除了不喜歡,也沒有別的理由。我的性格就是我不喜歡的事情,我就不會去嘗試,打個比方,我就不喜歡吃包的東西,比如說水餃,因為我不知道裡頭包那一坨是什麼東西,所以我就不吃,就算跟我講他多好吃,我也不會吃。


  一直到2007年,因緣際會,當時緯來電視台剛好缺一個球評,文大培導演也是我的一個好朋友,就告訴我這個機會問我要不要去試試,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就答應了,這一答應讓我的人生轉了一個大彎,我也從中學到很多東西, 但讓我回想到07年第一次上主播台的經驗,那真的只能用「恐怖」兩個字來形容。那天比賽開打前兩個小時我就已經到了,在車上衣服跟襯衫都已經全部濕透,我為了講那場球不知道花了幾個小時準備了很多功課、每天默念自己面對攝影機要怎麼講。結果上去之後……


  完了!人整個呆掉!


  腦子裡頭真的是一片空白,我準備的一百份功課,那場球裡頭用不到兩份,比賽正在進行,根本沒有時間讓我把準備好的東西一一說出來,更別提把他們解釋清楚。進到攝影棚才知道,我不是光坐在台上講話就好,我還得同時做好幾件事情,主播在跟我講話的時候我必須要回應、再來就是導播會用耳機指示你該做什麼,這個時候就完了,同時有兩個人在跟我講話的時候根本沒辦法專心回應主播丟過來的問題,還要忍著不能回應導播。


  如果導播在耳邊交代事情,我「蛤?什麼事?」回去就完蛋了!要忍著不能說出來,每一秒都要很專注。


  攝影棚裡頭有三個鏡頭,導播用耳機告訴我「看二號機!」當時我腦中只冒出一個想法「二號機是哪一台啊?」然後就開始數攝影機的數量,手忙腳亂之下還要仔細看攝影機上的小字,後來才知道只要看燈亮的那一台就好。第一次上主播台我對這些基本的東西一無所知,我覺得當時公司的職前訓練真的蠻遜的,應該要在我上台前把這些基礎告訴我,害我嚇個半死,只差沒尿褲子。


  所以我覺得好的主播、球評真的是經驗堆出來的,很多幕後的訓練跟功伕是觀眾看不到的。07年那一場NBA,也是我第一次坐上主播台講球的那一場比賽,就讓我學到很多。

 


(照片說明與來源:李亦伸和球友們分享NBA季後賽觀賽重點,也下場和球員們PK投籃。,由TSNA提供)

 

作為一個好的球評,除了要有扎實的經驗,也要有很強的應變能力。攝影機拍到觀眾席上的一個人,立群會跟我比個手勢確認我知不知道那個人是誰,我也要跟他示意「我知道!」之後才能講,不然就要趁著廣告時間趕快Google,消化網路上的資料,等廣告回來稍微補充一下「剛剛看到坐在觀眾席的是80年代灰狼隊的球星……」。


常常遇到比賽剛開始要表彰某個退役球星、舉行儀式,美國那邊不會提早公佈,所以也是要考驗當場的應變能力跟知識量,甚至中場表演的表演者也得當場Google才能介紹給觀眾們。


「現在中場看到的是芝加哥的Hip-Hop團體……」攝影機拍到的時候我們才不知道!都是臨時Google的。


做功課的時候當然也要針對一些很基本的東西準備,包括兩支球隊的攻守數據、戰績、球隊近況、對於平常比較少上場的球員故事更要有所準備,要知道他是哪裡來的、大學或高中時戰績怎麼樣、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故事,以防他突然上場。


我當球評一轉眼也是10年的光景,雖然現在回想起這些意外的人生轉折還是心有餘悸,但我一直很感謝文大培導演跟緯來體育台給我這個機會。我想給年輕人一個觀念,就是不要去抗拒任何機會,轉個彎想一想,可能自己很抗拒的東西其實會讓人生變得更精彩,年輕人就應該要多去學習新的東西,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意外會給你的人生帶來多大的轉變。


善盡你的本份,享受你的生活。

 

 
 



你可能還會想看

This Is My House! | 蔣淯安



致 有籃球夢的你 | 蔣淯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