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翻譯
DETAIL


蘇元泰 2018/9/9

台灣職業棒球界中最資深的翻譯,擔任職棒翻譯超過20年,接觸過的外籍球員超過150名,人稱「阿泰」的蘇元泰親自和你說說身為翻譯的點點滴滴。

 

    班第一天,走進當時的台北球場,正好迎面而來一位外籍選手,也就是前一個球季的全壘打王――坎沙諾,我興奮地向他說:「你好,我是新來的翻譯,我叫Henry。」


  一切就是這麼樣開始的。


  小時候的我,已經是一個棒球迷,半夜會爬起來看威廉波特少棒賽,也會關注業餘的棒球比賽,那時最有名的就是味全和兄弟了!要說到對棒球的興趣,我可不輸給任何人。


  長大的我就讀輔仁大學,還記得一、二年級時非常混,是系上公認的「混世魔王」。後來大三被修女指定擔任班代,才開始認真唸書,也因此有機會拿到獎學金,以及被推薦到知名影藝經紀公司的工作機會。


  有天偶然之間,在報紙上看見一個寬兩公分大小的公告,上面寫者「職棒味全龍隊誠徵英語翻譯」。平常就有看棒球的我,當下不做任何考慮,直接寄出了履歷表;不久,便接到對方的電話,要我到位在松江路上的味全大樓去面試。


  當天我一上樓,映入眼簾的是二十幾套西裝、襯衫、皮鞋,只有我一個人身穿牛仔褲、運動鞋,頓時心想完蛋、根本沒戲唱,但還是硬著頭皮去報到。


  進到面試會場,我向兩位面試官說:「陳領隊(陳傳欣)好,趙副領隊(趙士強)好」,他們知道我認得便會心一笑,緊接著,我用台語說道:「我是味全的球迷,1991年7月在台北棒球場,陽介仁選手對三商虎的無安打比賽,我人坐在左外野,今天還有把票帶來。那場比賽最關鍵的就是一個二壘的滾地球,羅世幸撲了下來,挽救可能破功的無安打比賽。」陳領隊聽完馬上高興地說「真的耶,真的耶,他真的是味全的球迷。」


  當然,隨後趙副領隊也問了一些有關棒球的內容,但這對於大學時期上過葉志仙老師棒壘球課的我來說,完全不成問題。


  事隔幾天,接到趙士強副領隊的來電,通知錄取,要我到台北球場向球隊報到。掛上電話,我內心激動不已,後來才知道當時與一位留美碩士同時成為最終人選,但陳領隊欽點了我,如今還是非常感激。


  就這樣,我展開了於中華職棒擔任英語翻譯工作的生涯。在味全龍一路待到1999年解散,之後幸運受到徐生明徐總推薦,讓我前往台灣大聯盟的高屏雷公隊擔任翻譯。2001年美國發生911事件,洋將歸心似箭,徐總希望對方打完季後賽再走,不知道怎麼搞的,來回溝通完洋將居然以為我指控他們打假球……產生這些嫌隙讓我內心很不好過,便向球隊請辭。恰巧當時高雄正在大興土木,例如捷運與台灣高鐵,我也就回到家中的營造廠,幫忙公司與外國工程師溝通。


  時間來到2004年,由於統一的凱薩、打擊教練大威向草總謝長亨及球團的推薦,我便因緣際會加入統一球團擔任翻譯,一直持續到現在。

 

(照片說明與來源:蘇元泰與 Jason Giambi 於2015中華職棒全壘打大賽合影,由本人提供)



  不過擔任職棒球隊的翻譯,工作內容其實包羅萬象。球迷朋友們能看到的,真的只有一小部份,而且應該算是最輕鬆的部分了。


  從外籍選手下飛機開始,行程都由我幫忙安排,首先帶他們到辦公室領裝備、介紹環境,接著簽約、採買等等。說到教他們基本中文,球員們倒是比我積極得多,本土選手看到有新的洋將,馬上就「傳授」一些五四三的,所以老實說起來呀,洋將的中文大多都是從髒話學起;像小破、高國慶、林岳平、還有一些曾經旅外過的選手,都很喜歡跟洋將互動。


  洋將裡面,跟大家互動最熱絡的應該屬大家很熟悉的費古洛和布雷了,有他們的休息室氣氛很輕鬆;整個球隊的氣氛一旦好,戰機自然而然跟著往上衝,這也是為什麼07、08、09年球季,統一有辦法達成三連霸。


  我常說,其實翻譯辛苦的地方真的不是在球場上,累的都是場外的工作,而且往往讓人頭疼得要命。舉幾個例子吧,2015年的賈斯汀,突然說他的老婆好像懷孕了,只好由我帶著兩個人去醫院看婦產科;還有還有,某次一位外籍選手的太太半夜很不舒服,凌晨一點多打來,也是我趕緊陪他們一起去醫院掛急診。這些生活上的大小事,對方人生地不熟,怎麼可能丟著讓他們自己處理。


  另外,有項業務一直以來令我感到非常麻煩,便是外籍選手只要待滿183天,發生所得稅退、補稅的問題(大多時候是補稅!),這時就要處理一大堆的文件和程序,像是生存證明、有幾位扶養親屬、加上一些複雜的流程等等,無論哪位洋將都覺得很受不了。也因此,就算台灣的薪水是墨西哥那邊的兩倍以上,很多選手還是沒有選擇過來,正是由於稅務問題實在太繁瑣了。


  當然,這也不是球團或選手個人的責任,老實說此類事情應該要由經紀人來處理,但外籍選手的經紀人往往用一種「反正選手送到了球隊,剩下的都由球團處理」的心態來應付我們,只顧著領傭金。才讓這個問題在中華職棒十分普遍且嚴重。


  如此一來,不只導致球隊翻譯的工作量增加,外籍選手處理外務而搞得心力交瘁,怎麼有辦法在場上拿出好表現?各隊翻譯一致抱怨工作量太大並不是沒有原因,我覺得這是各球團應該正視的問題。


  老實跟大家說,去年本來在統一、今年轉到富邦的布魯斯,他的補稅問題從去年球季結束到今年七月、在兩個球團之間來回很多次才處理好。這還僅僅是一個球員的例子,中華職棒每年洋將來來去去這麼多人,你就可以知道球團和翻譯有多少資料要處理。


  再回來講到翻譯的工作,我們作息都跟球隊待在一起,只要有人問起我假日在幹嘛,我都回答他:「我們沒有假日。」雖然表定星期一放假,但外籍選手要是突然出狀況,又得陪著他處理,因此很難有一整天都沒工作的日子。即使球季結束了,還有秋訓,加上近幾年各隊都喜歡請外籍的客座教練,所以當然也得隨侍在側囉。


  還沒結婚前的我,覺得為球團付出這些比較不要緊。後來結婚有了小孩,常常覺得對他們很不好意思,畢竟球隊的事情依舊那麼繁瑣。

(照片說明與來源:蘇元泰與家人,由本人提供)



  人力不足也一直是個很大的問題,記得有幾年,球隊同時請了兩位外籍教練,分別是打擊教練安東尼和投手教練法蘭克,我常常一個人兩邊跑,一位教練這邊講得差不多後,說聲不好意思,就得跑去另一位教練那邊,來來回回。這項工作的辛苦,實在很難被外人看見。


  對於各隊新晉的年輕翻譯,我最想傳達一個原則:聽得懂的部分,就大膽地翻出來;但不知道的,千萬別亂翻。正所謂「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原因在於,我們所講出來的每一句話,其實都非同小可,一不小心,就會導致衝突的發生。


  當年在味全龍隊,日本教練田宮謙次郎和外籍選手的溝通老是出現衝突,好在陽介仁懂得日文,知道問題出在日文的翻譯,因此那一年內,味全換了三個日文翻譯。要不是有陽介仁在,搞不好被炒魷魚的就是我,被開除得不明不白。


  身為一位翻譯,要盡可能地把選手或教練的話做到100%的傳達,如果打了八折、或者加入了過多自己的意思導致失真,雙方理解就會出差錯。做最真實的傳達,這才是敬業的精神。英文比我們好的人多的是,但懂不懂棒球、習不習慣這些選手的用字或表達方式,才是最重要的環節。因此,平常就要試著多了解球員們的講話方式,負責擔任溝通橋樑的時候,才會得心應手。


  這份工作如此辛苦,要是問我有沒有萌生過退意,說沒有絕對是騙人的。然而它是我的興趣,確實捨不得也放不下。我永遠記得徐老師(徐生明)講過的那句話, 「不管你是選手還是教練,當你要離開球場,當你要把你的球衣脫下來的時候,你會是什麼樣的心情,你會真的這麼果決嗎 ? 應該沒有那麼簡單。」


  這份工作的成就感是什麼,我可以很明白地跟大家說:要是現在想要到美洲去玩一趟,完全不用擔心沒有人幫我。布雷跟我說他家有12個房間、大帝士說我要睡在他多明尼加的棒球學校裡哪個角落都沒有問題。這份工作除了交朋友,還是交朋友。


  也因為交到的朋友很多,要是哪天狠下心來不做翻譯了,我最有可能會去當經紀人吧。到時候,這些洋將都會是很要好的夥伴,像凱薩現在擔任費城人的地區球探,要找到業餘或大學畢業的選手絕對不是問題。


  走過二十幾年的職棒生涯,不知道還會待在這個工作崗位多久。現在回想起來,要是當時沒有看到那份報紙上的小公告,我也就不會擁有如此豐富的回憶、認識這麼多的朋友了。
 

 
 



你可能還會想看
         
橘色天空下 | 陳達平                               聊聊投球 | 曹竣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