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籃球
DETAIL


彭俊諺 2018/9/24

在上個賽季破繭而出的璞園控衛彭俊諺,和你聊聊他的籃球路,以及,串起這條路的幾位恩師。


 

    果沒有籃球,我應該還在苗栗當流氓吧……


 
最最一開始會接觸籃球,其實是因為哥哥超愛打三對三,所以很小時候的我就開始跟著哥哥到處打球,但國小真正花功夫參與的運動還是以躲避球跟田徑為主。然而當時家裡面老一輩的人還是有一些傳統的觀念,認為運動員是個沒有出息的行業,因為賺不了什麼錢,成功的機會也很渺茫,所以阿公很反對身為孫子的我打籃球,希望還是要以讀書為重。


  不過因緣際會,國小一個很好的朋友上了國中開始在大倫打籃球校隊,帶著教練的兒子回來跟我們一起打球,我的表現也傳到了教練耳中,過幾天就邀請我到大倫跟校隊一起練幾天球試試看。


  一週後的某天,練完球教練突然說要開車載我回家,到家之後教練見了我爸媽,他們聊了什麼我不知道,但之後我就轉學、進了大倫國中籃球隊,從此便真正地踏入籃球的世界。


  由於接觸正規籃球訓練之前,我都跟著哥哥打街頭籃球,迷戀很多Free Style、絢麗的招式,當時教練就告訴我:「Free Style在真正的賽場上過不了人,不如練好扎實的過人技巧。」所以我不像很多人會迷戀某些NBA球員,模仿他們華麗的招式;我喜歡吸收每一個好的控衛的個人特質、基礎動作,試著融合到自己的籃球風格裡。


  我比較欣賞像Westbrook(Russell Westbrook,NBA雷霆隊後衛)那樣的球員,他就是憑藉扎實的基本動作跟怪物般的體能去得分、傳球,誰也攔不住他,不需要華麗的運球、絢麗的過人,他就是衝到禁區得分,然後瀟灑地回防。雖然很多NBA球員可以用Free Style過人,但我認為那不是我的風格,也不是我喜歡的打球方式。


  我喜歡扎扎實實的球風。


  自從國一接觸到全場比賽開始,教練就把我定位在控球後衛,我也由什麼都不會,到慢慢越來越得心應手。一開始我只會右邊切入,但教練硬逼我學會從左邊切入,我就一點一點地把左手練起來,還好靠著學習能力強,能夠持續挑戰更難的訓練內容。


  國中時我們被譽為全國最強的一批球員,有一年四強賽對上台北的籃球名校金華國中,記得我們上半場贏了二十幾分,主力都被換下場休息,沒想到下半場金華把差距越拉越近,等到主力再度上場已經被逆轉超前。關鍵時刻,落後一分,隊友抄到了球快攻上籃,只要進了就能逆轉敗局。


  那個球沒有乖乖穿過籃筐,我們就這樣失去了一座冠軍獎盃。那場比賽可以說是籃球生涯中對我打擊最大的比賽之一,因為當時球隊什麼盃賽都拿冠軍,連高中生都打不贏我們,這次輸球後,我對於大場面的心態產生很大的轉變,只要到了四強戰、冠軍賽,我一定戰戰兢兢地面對每一個球、每一波防守、每一次進攻。


  哪怕到了SBL也是一樣,甚至不僅是四強戰、冠軍戰,我都要抱著戰戰兢兢的態度去打每一場球。


  國中升高中的時候,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我只能選擇學雜費全免而且有獎學金補助的私立學校。最後我參加了南山高中籃球隊的訓練,沒有三心二意,就決定把高中三年的歲月跟汗水奉獻給南山高中的球場。


  大學時進入明道,因為表現不錯,大二那年開始接觸SBL。由於裕隆隊及璞園隊都有跟我聯絡,我詢問明道賈凡教練的意見,他建議我加入璞園,認為璞園可以帶給我更好的發展空間,雖然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特別的原因或理由,但我認為賈教練一定不會害我,所以也沒有多想,不久後便跟璞園簽約,正式加入璞園建築籃球隊。


  一轉眼,已經在璞園待了好長一段時間。今年是讓我最開心,也永生難忘的一個賽季。今年是很不一樣的一年,因為先前四連霸是球隊很多頂尖學長打的天下,像我這種年輕球員,僅僅作為替補的角色經歷了那段日子。經過兩年的斷層跟換血,我們又重新站上總冠軍的舞台,讓我既驕傲又開心。


(彭俊諺與麥班達教練,照片取自璞園建築籃球隊FB專頁)



  最大的改變應該要說是教練。記得麥班達教練剛接下總教練時跟球員在溝通上有很大的障礙,麥教練過去算是一位比較固執的教練,只要他認為自己是對的,就很難再撼動他的立場,遇到球員跟助理教練有不同的意見時他也會用相對強硬的態度去面對,然而經過兩個賽季的相處,麥教練慢慢瞭解與球員溝通的藝術,漸漸地接納能讓球隊更上一層樓的意見。


  在拿到總冠軍的那一刻,我哭了。


  因為球隊其實依舊有不少缺點,相對於四強戰的金酒及總冠軍戰的富邦,我們存在許多劣勢,能在逆境中拿下總冠軍,才是最讓我感動的事情。

 


(璞園拿下總冠軍那一刻,照片取自璞園建築籃球隊FB專頁)



  除了賽季表現亮眼,球隊每一位球員私底下都相處得非常融洽,可能由於陣中沒有所謂的頂級球星,不會因為誰比較大牌大家就不敢接近他,每個人都很珍惜彼此聚在一起的時間,我只能說璞園真的是個非常棒的團隊。雖然一路走來,在控球位置上都有比我厲害的學長,但我並不會因為沒辦法站上先發或是身為替補而心慌,也沒有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就是學習每位學長的優點、把握每個上場的機會、隨時做好準備、做好自己的工作,僅此而已。


  印象很深刻,那是我進到SBL第一年一場對戰台啤的比賽,最後一分鐘我們還落後8分,通常在SBL遇到這種情況教練團和球員會傾向放棄。而那場比賽我跟小力(林力仁,2011~16賽季效力於璞園建築籃球隊)都還是菜鳥,站到場上就只有一個念頭:


  「放手去拼,然後證明自己有資格在SBL的賽場上比賽。」


  最後一分鐘我們很積極地包夾、抄球,最後逆轉了比賽。


  還有一次是四連霸時期,當時溪湖(陳世杰,2007年至今賽季效力於璞園建築籃球隊,綽號「溪湖之光」)跟小葛(葛記豪,2009~16賽季效力於璞園建築籃球隊)剛好遇上狀況最糟的一段時期,季後賽首場我們被裕隆逆轉,第二場賽前熱身我正在投籃,許教練就把我拉到旁邊。


  「你今天可能要先發,自己要做好準備。」我點點頭,然後就走回球場上繼續熱身。


  當時心裡有點緊張,想說為什麼不讓我例行賽就試著打先發,這樣還比較能調適,偏偏在這麼關鍵的季後賽賽前把我換上去……但心裡的聲音告訴我,是該獨當一面的時候了。那場比賽我就抱著一股衝勁去拼,最後很開心能打出生涯代表作,也幫助球隊拿下勝利扳平對戰比數。


  要說教我最多的一位老大哥,那應當是小葛學長。我從他身上學到很多靈性的東西,加上他的臨場反應非常快,所以看到我在場上慌亂的時候總會第一個跑來指導我、鼓勵我;在我進璞園後防守及站位方面的成長,很大一部份是小葛學長的功勞。

(照片取自璞園建築籃球隊FB專頁)



  然而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從國中懵懵懂懂接觸籃球,到進入南山高中、明道大學、璞園、拿下總冠軍、再入選國家隊,很感謝一路上支持我的家人、粉絲和教練們,但最要感謝的還是國中時期啟蒙我的三位老師。


  一位是已經退休的吳家禎吳老師、一位是大倫國中的彭富雄彭教練、一位是現在在明仁國中的邱國達邱教練。


  大倫國中時期,吳教練不讓我住在球隊宿舍裡,因為他怕我會搞一些有的沒的,堅持每天親自接我上學、放學。對我比較嚴厲的是邱教練,有一次我們跟高雄的梓官國中打冠軍賽,那天爸媽跟姊姊都有去看比賽,當時一個球沒處理好,邱教練馬上把我換下來,一巴掌打得我鼻血直流;爸媽賽後氣沖沖地找教練理論,當時邱教練只回了一句話:「假如我不打你兒子代表我放棄他了,我打他是為了他好。」


  這句話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深深記在心裡。


  而彭教練則是用跑體能來教育我們,當大家聽到「來!邊線!」的時候就知道慘了,蛙跳、折返跑都是二十趟以上。


  在還沒接觸籃球之前,我是個很愛鬧事的孩子,像一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會爆發,閒著沒事就拿石頭去砸別人家的玻璃、抽煙鬧事,如果沒有籃球、沒有三位教練,我應該還在苗栗當流氓吧。  一直到遇到這三位老師,我才了解「尊師重道」的意義,他們透過籃球,讓我遠離壞習慣、壞朋友,專注於訓練,從此擁有人生的目標、摯愛的專長。


  從一顆不定時炸彈,到今天代表台灣站上國際舞台,這一路上真的很不容易。 謝謝老師們,沒有你們,就沒有彭俊諺。

 
 
 

你可能還會想看


許總與我 | 洪志善



This is My House!| 蔣淯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