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鏢入魂
DETAIL


沈天行 2018/10/11

你愛玩飛鏢嗎?讓Phoenix Star 沈天行來告訴你飛鏢的練習方法與心態,還有他轉職業鏢手的故事。


 

    ,在飛鏢裡是一個代表性的數字。這很好懂,因為一回合丟出三支鏢嘛。為了好好地丟出手中三支鏢,首先要有送出鏢的力氣,再講求準確射中目標的技術。最後,時常維持著平常心。我常說「練心、練技、練力」,就像鏢手手裡的鏢,缺一不可,三足鼎立。


  其實我和飛鏢邂逅的很早,就在小時候,家裡就掛著一塊硬式飛鏢靶。但真正開始投入的時間卻是非常晚。在高中的時候我投入的運動其實是棒球,而且是當投手。我想我剛好對投擲相關的運動最有天分吧!從高中到大學我都是棒球校隊的,也參加過當時的金龍旗。大學畢業之後當了職業軍人,在一次和同袍一起去酒吧的機緣之下,重新遇到了飛鏢。


  在這之前,我對於飛鏢的經驗非常少,但我想真的是天分使然吧,沒練過幾次的我就拿到酒吧裡舉辦的,選拔到國外比賽的選手資格。只可惜因為當時軍人的身分,不能立即出國,就這樣失去這次比賽的機會。這次經驗真的給我很大的信心;如果我單靠天分就能打到這樣的成績,那我全職做飛鏢選手的話呢?


  陸陸續續我又打到不少到港澳比賽的資格,但又是因為軍人到港澳需要提前申請的原因,又得放棄掉這些機會。這時候我的見識已經比較廣了,我深知此時台灣鏢手的未來在國外,如果一直失去這些出國比賽的機會,這條路我走不遠。於是毅然決然地,放棄了當時上尉連長的身分,也丟掉可能領到終身俸的待遇,轉職職業鏢手。


  當時爸媽朋友都覺得我頭腦是不是燒掉了,放棄這麼穩定的工作。但是對我而言,能把工作和興趣結合起來最重要。我在日本看過他們的飛鏢道館,哇,跟台灣的網咖一樣,一層樓60幾台飛鏢機,還蓋了三樓!我告訴自己,我要先做選手把名氣打響亮,然後再開自己的鏢店。


  現在回想起來,放棄軍人這個鐵飯碗,做出這個艱難的決定也許是我「練心」的第一步吧。飛鏢中的練心,常常就是與負面思考作戰,或是問自己:「我能嗎?」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我告訴我自己我一定能成功。


  於是就開始我的「練技」之路了。一天練鏢起碼8~10個小時,再加上在鏢店裡遇到來挑戰、對練的朋友,整天大概能花到12個小時在打鏢。現在覺得很誇張,但我還大概記得那時候每天的菜單:先打20頂帽子熱熱身,單倍圈的1到20(要三鏢皆中才算哦)、再20頂帽子、1到20 double、再20帽、再打triple圈。再來完成5次count-up 950分,還有cricket count-up到幾分已經不記得了。


  很不可思議吧,這份惡魔菜單我其實也常常做不完,開始固定練鏢的前兩個月中,常常打到triple的一半鏢店就要打烊了。之前曾經拍過一個廣告,裡面提到一天打一萬鏢,那些日子裡還真的有幾天就丟了超過一萬支鏢呢,這段時間是我扎穩根基,最重要的一段時光。


  這麼說來也很感謝打棒球和從軍的那幾年,練就了比一般人強健的體格。要是丟了一萬鏢,也代表要走過去拔鏢三千趟、拔鏢也是一萬次,要是沒有以前的經歷我應該承受不住吧。曾經能把棒球投到時速130公里的我,丟鏢對我而言幾乎沒有負擔。我想這是我無意中「練力」的寶貴經歷。


  練技層面裡頭,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層面,也是職業鏢手和一般人很不一樣的地方,就是算分數!先舉個簡單的例子,剩下36分要結鏢時,可以打12三倍或18雙倍,這很基礎。那如果73分呢?如果你也稍微鑽研過,就知道剩73分的時候,往19打就對了。射中三倍就只剩16,只打到一倍也能留下54,都是屬於方便結鏢的分數。所有經驗豐富的鏢手都需具備這樣的能力,該怎麼規劃這條通往勝利的路。


  長時間的努力練鏢能夠練出技術,但要練出心態只能靠參加比賽。我還記得我的第一場正式比賽,是在Y17舉辦的第五屆中華民國全國飛鏢公開賽。當時只要20幾台機台就能辦了,不像最近辦的第12屆,要在板樹體育館擺200多台才夠進行。不過對當時的我來說仍然是超大型比賽了。


  那時候分ABC組,我參加C組的比賽晉級到蠻後面的,對上一個很有名的香港選手的小孩。到了要結鏢的時候,剩五分,手抖到一下打到double,一下打到triple,中邪一樣的射不到。後來就這麼輸了,我才體會到比賽跟練習的不同。


  而為了讓自己能夠對抗比賽的緊張,我開始每個月都拿退伍的退休金到香港去打比賽。有時候稍有佳績,也有時候甚至是比了一場就回來。一開始去比賽的時候還是超級緊張,手抖到連鏡頭上都看的出來。不過就算當時打不到什麼名次而開銷又大,我還是明白持續參賽的重要性。在香港這邊的舞台比台灣更大,臨場感更甚,等到我在這邊適應到一定的程度,回台灣一定不成問題。到後來每次參賽也真的越來越帶著平常心了,不過我覺得對手也占了一定的因素啦。到後來跟其他選手都變好朋友了,每次比賽像同學會一樣,飛鏢真的是一個很容易交朋友的橋樑。


  經過一年的洗鍊,到了第六屆全國公開賽我已經是A組的受邀選手。這年在各個B組比賽拿了許多冠軍,真的如我設想的一樣,打出我的知名度了。回想起當時還要從很久以前的影片去摸索動作,還有那從早練鏢到晚,三餐都靠鏢店提供的餐點解決的日子,我覺得能一直堅持住沒有放棄,實在太好了。

(沈天行登上日本報導,本人提供)



  接下來的幾年中,我在大大小小的比賽中,雖不是百戰百勝,但也屢屢取得佳績,也曾獲國手資格。但是,飛鏢中最重要的一環——練心,仍持續著。在軟式飛鏢的系統中,會依數據、戰績幫所有玩家分級。要突破到下一個等級,就代表在成績上要有顯著提升,而非常多的玩家在這時候會遇到瓶頸。因為當你的等級越高,離你的極限就越近。也許某個在動作、握法上的改變或精進能帶你進入下一級,但是隨著你等級越高,這個往下一級的突破口就越難找到。


  於是隨著我的進步以及鏢齡的提升,我也漸漸的懂得更聰明的練鏢方式。不像以前那樣苦苦的練,現在我的練法偏向於基本的維持感覺,並且多嘗試、思考,以求下一個等級的突破。在家看影片也是我喜愛的練習方式之一。從過去學習也很重要,現在當我遇上低潮,我能回溯以前的經驗讓自己快速地脫離。每個飛鏢選手都會在等級上震盪,幅度越小的玩家,離職業選手就越近。現在的我即使幾天不丟鏢,突然再丟成績也不會差多少。我想我能說自己是一位穩定的選手了。


  前幾年,正當我開始思考開店的事情,突然就收到了現在的公司邀請。現在的我主要協助飛鏢在台灣的推廣,而遇到大型賽事公司也會派我出賽,擔任鳳凰的選手leader。即便我當時戰績不好,我們團隊還是能夠藉助於我以往的經驗,而帶給大家進步。至於推廣工作的部分,我很重視到國中小去教小朋友的機會。從我以前打棒球、在部隊的經歷,我深知幫小朋友培養運動員倫理、勝不驕敗不餒的重要。也希望幫這些小朋友帶來肯努力而且不放棄的精神。


  飛鏢是一項從小到老,不分年齡的競技運動。他也不受練習人數限制,一個人就能練習。讓飛鏢融入生活也能增添很多樂趣,交朋友不用說,像我爸媽在家就是用飛鏢決勝來決定今天誰要做家事。而且認真玩飛鏢的人,能夠養成不放棄、平常心的堅毅性格。就在今年,台灣才剛成為世界飛鏢總會(WDF)的臨時會員,正準備和國際接軌。沒想到就在9/25,歷史性的一天,我們正式獲得世界飛鏢總會的認可,成為正式會員了!而又在10/9,我們這次前往的2018亞太盃飛鏢錦標賽賽前領隊會議中,爭辦到下一屆2020年20屆亞太盃的主辦權,兩年後就在台灣辦囉!


  你準備好了嗎,來打鏢吧!

 
 
 

你可能還會想看


一生所愛 | 許淑淨



This is My House!| 蔣淯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