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指人生
DETAIL


蔡易廷 2018/10/22

一個資質平庸,但卻懷著大大夢想的年輕投手,靠著小時候爸爸傳授的蝴蝶球,現在正往夢想的路上築夢踏實。


 

    覺得蝴蝶球和我的人生有點類似。雖然有點慢,不直接往目標飛去,過程中還會東飄西飄的,讓人不禁替它緊張、有點不安。但我相信憑著這一球背後的努力,它會安穩地落在好球帶裡的。


  從小到大打球,我的夢想跟大家都差不多,就是希望能進職棒。但我投球的表現也和一般人差不多,應該就只能用平庸來形容吧。就是那種很沒記憶點,配球模式直球、滑球、曲球,但速度又不快的投手。不過剛接觸蝴蝶球的時候,倒也沒有馬上把它納入我的武器庫的想法,只是丟著玩而已。


  記得是國中吧,那時候爸爸剛學會蝴蝶球。他覺得這顆球以後應該能派上用場,就主動教我,現在看起來真是太有遠見了。那時候RA Dickey剛拿了賽揚獎到藍鳥,算是輝煌的時代。可是那時候影片不夠清楚,我看了只覺得「這什麼啊,怎麼這樣慢慢的人家打不到?」還沒辦法像現在這樣把球的晃動、旋轉看的那麼清楚,我也只是覺得蠻神奇的。

 

(蔡易廷入選世大棒中華隊培訓隊,由本人提供)

 

  蝴蝶球的握法跟一般的球是很不一樣的。一般的球路大多是用手指扣著,特別一點的頂多用到手掌。但蝴蝶球不一樣,他要用指節和指甲把球壓住,再有點彈出去的感覺,剛開始這個手感是非常陌生的,幾乎不能習慣。後來在練習中,為了「彈」球,指甲也常常翻到或裂開,但還是幾乎投不出什麼變化,比賽中也不用到,就很少花心思訓練這個球種了。不過雖然量少,我還是有持續地在摸索它的球感。


  在高中三年裡面,我幾乎不曾在實戰中丟過蝴蝶球,雖然在牛棚裡投過,但是教練也不知道怎麼指導,整體來說並沒有什麼進步。到了大學,對於那個手感有一點領略了,但還是丟不進好球帶,也常常會指甲摳到球,變成一些沒轉速的直球或是小便球。如果你這時候有人告訴我,我以後會變成一個蝴蝶球投手,我一定覺得他瘋了吧,但誰知道呢?


  在大學我仍然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投手。我慢慢了解到我身體素質就是沒有人家好,投不出球速,再這麼下去棒球很快就要從我的生命中被拿走了。大一的時候主要調整,大二報名了卻常常大起大落,大三更是休息了一整年。到了大四,面對未來的壓力真的超級大,大到晚上會睡不著,還要靠安眠藥的幫助。這時候我的球員生涯看起來真的是岌岌可危了。


  故事終於到這邊了。每個蝴蝶球投手的故事,好像都會有這麼一個時刻:遇到瓶頸、轉職成為蝴蝶球投手。大四是我的轉捩點。因為前三年還沒投出什麼成績,我已經有打算在大四開始發展蝴蝶球。我們大學一年有四個主要的比賽:協會盃、梅花旗、大專盃、春季聯賽。前兩個比賽我都沒有報名,到了大專盃名單出爐,竟然還是沒有我。不過我的心境反而變了,就好好練蝴蝶球吧,備戰春季聯賽。


  其實大專盃名單出來之後,沒入選的人通常就可以放假了。當時的總教練鍾宇政教練注意到我,問我怎麼還在。我和他說了我的想法,我想在大四以蝴蝶球投手的身分拚一年,希望能走出不同的路。他看出我的上進,我也看出了他很開心。鍾教練跟我說,大專盃還有可能改名單,叫我好好努力。後來在大專盃前夕的練習賽,我在一些高中生的比賽中投得不錯,就如願進了名單。


  除了鍾教練,大四這年的進步還要感謝李瑋華教練,還有我的隊友們。李教練他在統一獅的時候看過當時洋投米奇(也會投蝴蝶球)的訓練方法,因此便主動指導我。他教給我一些磨練控球的方法,我學會之後,就常常拉著我的隊友一起練習。熱身完傳接球,傳完之後野手守備練習我也找人繼續傳接球,只要閒著,我就想再多丟,反正蝴蝶球省力嘛。結果落得一個「KGB魔人」的稱號。


  可是隊友也不是說一直很配合啦哈哈,有時候他們累了,就會找一些藉口不想跟我丟,也可能是因為接蝴蝶球要比較專心啦。我還要嘴他們來激起他們的鬥志:「丟一下啦,這樣怎麼變強?」可是這招也不是每次都有用就是了,真的找不到人的話,好吧,只好找我永遠的朋友——球網。不知道是我精力過剩還是怎樣,怎麼在一個球隊找一個人丟球這麼困難,無奈~


  106學年的大專盃終於開始了。第三場比賽,我被當成奇兵先發,看能不能壓制住實力比我們好的開南大學。這場比賽我有點迷惘,對於嘗試全新的球路和配球策略,其實我還是有點動搖的。我用直球為主軸,搭配滑球、曲球、蝴蝶,直球差不多138左右而已,剛好對開南的胃口。那場我四局就丟掉九分。好不容易得到的先發搞砸了,真的很懊惱。


  原本以為沒什麼機會了,李瑋華教練和鍾教練推薦我來投高雄大學,攸關晉級與否的重要比賽。比賽開始前,總教練站在投手丘上,突然把比賽球用力催過來:「好好丟,不然把你換掉!」這樣聽起來很可怕,但其實那天教練是在鬧我的。那天的比賽,我配球完全以蝴蝶球為主軸,接近80~90%的用量。投完七局無失分,跑者好像連二壘都沒有上過呢!憑藉這顆蝴蝶球,我投出了人生的代表作。

 

(蔡易廷代表嘉義大學出賽,由本人提供)

 

  最開心的當然是爸爸啦。其實我爸原本不想讓我讀大學的,他覺得我打棒球之後會很辛苦。我原本已經要去當兵了,但我還不想放棄夢想,談過之後,因為我姐姐跟弟弟也都有讀大學,我爸勉強讓我去讀嘉大,不然他自己覺得有點不公平。因為我以前有點皮,他還恐嚇我說要是我在嘉義搞事,他就要直接把我抓回家當兵,所以我之後大學就很乖了啦哈哈。


  後來大四的時候,他還不知道我已經投出蠻不錯的成績了,所以在他問我畢業之後打算做什麼,而我回答要去職棒選秀的時候,他就開始擔心。結果他知道我的成績,還有我作為蝴蝶球投手取得的小成功之後,他突然又變得開心又驕傲,還跟我說:「你看吧,我教你的蝴蝶球要是早點練你也不用辛苦到現在,不過還是來得及啦!」他樂得很呢。


  畢業後的故事大家應該就比較知道了。參加新人測試會前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當天面對打者時的表現,都還印象深刻。因為測試會那天投得不錯,原本真的以為自己會被選上啦。選秀會那天,爸爸叫我要到現場,結果我穿一個土土的POLO衫配長褲,人家都穿西裝外套。後來竟也落榜了,當下真的蠻生氣的,唯一的安慰是網路上的球迷都替我打抱不平吧,一直問我怎麼沒被選上。

 

(蔡易廷參加中華職棒新人測試會,由本人提供)

 

  落選之後,現在我在崇越打球。謝謝崇越,更是謝謝郭老闆,讓我仍有落腳之處。雖然沒選上真的很不開心,但是我也知道我仍有不足的地方。職棒教練們說的動作太大的問題、還有球速的問題,都是我自己還不滿意的地方。投手要修改動作是有一點風險的,何況是這麼吃手感的蝴蝶球投手。因此修改過大的投球動作我決定慢慢來,被盜壘的問題就用我不錯的牽制能力來補足,這方面我是有自信的。希望在崇越的這段日子裡我能使自己更進步,也希望能幫助到球隊。


  鍾教練曾經跟我說過,要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覺。我現在的直覺告訴我現在該做的事就是好好充實自己,打底好基礎,等待機會。等我準備好那天,國手、旅外這些機會我都要把握住。像破繭而出的蝴蝶,翩翩飛舞。

 
 
 

你可能還會想看


經典戰將 | 林瀚



2005 | 林英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