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乙組到SBL
DETAIL


林郅為 2018/10/27

誰說打乙組的球員之後沒辦法靠打球吃飯?從乙組拚上SBL的林郅為,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體育組廣播――請要參加籃球校隊測試的同學現在到籃球場集合。」

  高一的時候,在午餐時間突然傳來這樣子的廣播。當時我也沒多想,覺得先把便當吃完吧!所以也就沒有下樓去籃球場。


  但後來我還是被教練找進去球隊了,沒辦法,我的身高想不讓人注意都難。


  國小畢業160幾,國中畢業抽高大概188,高中畢業我就長到200。當時衣服真的難買,高中的時候體育用品店也都買不到鞋子,只能上網買。


  跟大家的直覺相反,我的身高不太算家族遺傳。我爸爸身高175,媽媽160幾(姊姊也才160幾)。長的高可能是因為從小就很愛運動,小時住眷村嘛,下課後書包一丟就往外跑,玩玩玩,玩到很累回家就很早睡,睡眠時間很長。高中開始加入球隊,六點多就要到學校,我們那邊公車比較難等,五點就要起來,每天練球、上課、下午又練球,弄完一整天回家大概九點十點累了就睡了,每天作息非常規律而且睡很久。


  這也是我的長高秘訣:多運動,然後搭配上充足的睡眠。


  我國小那時好動,家人覺得我乾脆去參加個校隊吧,於是我就參加了田徑隊,也是當時唯一的校隊。到了國中則是沒有校隊,看體育課有什麼球就玩什麼。


  所以到了豫章高中,才只是我打的第一支籃球校隊,我們是乙組,而且連在乙組都不算有名,算是打好玩的,比賽也是興趣為主。說到長的高,大家可能馬上聯想到灌籃,但其實我高一、二的時候還灌不到籃,那個時候身高191、192吧,教練就要我每天練完球在籃下嘗試灌籃,一直跳一直跳,有一天就成功了。高中在苗栗打中正盃,我在快攻沒人防守時完成第一次比賽中灌藍。當時大家也很愛起鬨,找盡機會做球給我灌,畢竟乙組球隊在比賽中灌籃絕對是可以嚇到對方的!

 

(林郅為飛身灌籃,由本人提供)



  到高中快畢業時,其實我都還沒想過將籃球發展為職業,畢竟高三那時乙組聯賽在北區複賽就被淘汰了,說想要靠打球升大學也是滿難的。


  當時高職生畢業要考統測,但距離畢業還有一段時間時,我們的傅大武教練就帶我去找文化大學的羅興樑羅哥跟李鴻棋、李清棋兩位老師。因為當時國內200公分的選手很不常見,看過之後,羅哥願意給我一個機會試看看,文化當時就給了一個確定的答案說會收我。所以當豫章其他高三生打完聯賽休息準備考試時,我還在跟著學弟繼續練球。


  因為確定要去文化,所以那個暑假就先去跟他們練習。還記得要去的前一天晚上在家裡想著:「哇,明天的這個時候我就住在文化的宿舍了」,還要加入練球,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當時心裡其實是忐忑的,甚至有點害怕。不過好在球隊學長們,像維哲、凱翔、阿堯這些還在SBL打的學長人都很好。


  記得剛進文化的時候,體能被操的很痛苦,畢竟隊友都是甲組正規訓練上來的,強度差很多,當時練球大家剛熱身完我體力就快不行了。轉捩點的出現是在當時羅哥推薦我到Nike Camp,被黃萬隆教練看到之後入選的U18、U19。


  去U18訓練跟去U19比賽對我幫助很大,尤其U18那時大大提升了我的體能。當時黃萬隆教練帶,每天早練晚練,假日還要去跑中正紀念堂,外面先衝幾圈,再跑樓梯跑上跑下,單腳跳、雙腳跳各種招式,一天這樣至少跑20、30趟吧!還很多觀光客在看。


  去外面看過之後,回來國內的比賽就不會害怕。高中的時候對手都矮我半顆頭,大學的對手頂多跟我差不多高,但U19出國遇到那些對手又粗又壯,比我高還比我快,真的是大開眼界。我們待了兩週,第一週我們的比賽打完後我們就待著看比賽,我記得當時看到立陶宛的中鋒Jonas Valanciunas(現NBA多倫多暴龍隊),看他打球覺得「哇……這也太神奇了」,後衛帶球剛過半場往天空一拋,他就直接把球灌進去,我真的被震撼到。


  打球的一路上,其實也真是各種因緣際會。當初國中畢業到高中不知道要選哪間,還是媽媽幫忙決定的。豫章是離家裡最近的學校,而廣告設計科是基測分數最高的那個。但我進去之前不知道這個科目是在幹嘛,進去之後發現也沒興趣,最後居然是在這裡開啟了籃球之路。一路上,感謝家人都很支持我的籃球路(也有道理,不然我長這麼高不打球真的太可惜了,哈哈)。


  上個球季來到了富邦勇士,算是我生涯的一個重要轉折點。我在台銀的第三年,合約要走完時球隊換了教練,而我們當時還不知道新教練的人選,也不知道未來的動向、政策。加上因為我們很早被淘汰,季後賽還在進行,所以沒有球隊來和我接觸。在台銀的第三個球季花了大半時間養傷,沒什麼發揮,所以那時是真的滿擔心自己的籃球生涯就要在此停住的。後來韋陳明教練上任,當時他有想要留我,也說會開銀行行員給我。我覺得這也是一個選項,畢竟是一個鐵飯碗的工作。如果真的在台銀入行,我可能一輩子就在那邊了吧!

 

(林郅為與富邦勇士隊隊友,由富邦勇士隊提供)

 

  到了五月的時候,許晉哲許總要從大陸回來的時候打給我,他說他會回來帶球隊,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共事,我當時說如果教練回來,我願意出來試看看!以前在中華隊有合作過一年,當時練了一個暑假,覺得許總是一個很棒的教練,東西也滿適合自己,所以即使當時教練只是講個大概,沒說他是要到哪支球隊,我仍表達了自己的相挺。轉戰富邦的決定,真的必須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因為如果這邊打不出來,也回不去台銀了。當時的想法甚至不是說一定要打出多好的成績,而是要讓大家至少知道林郅為這個人還在球場上。


  如果還待在台銀,我可能一路就平平的過去,也不會有什麼起伏;但我覺得自己還年輕,還可以出來拚拚看更好的成績。結果可能是大好,也可能是大壞,但就是覺得應該出來闖一下,求一個不後悔吧!


  話說回來,以我自身的經驗來說,對於還身在乙組,但想往正規籃球發展的選手,我建議可以多報考甲組大學的甄選、測試。像我那屆的文化,除了我之外還收了兩個乙組高中選手。挑戰必然困難,但這些機會其實一直都是存在的。而且,現在有些乙組比賽都有轉播,舞台比我們那時又再好很多了。


  加油吧,只要你實力夠,就不用擔心沒有管道被看見!

 
 
 

你可能還會想看


我回來了 | 李學林


如果沒有籃球 | 彭俊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