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路走來
DETAIL


呂奇旻 2018/11/13

只要做好準備,帶著隨遇而安的心態,就能把人生的突然和轉折變成最美的安排。來看看呂奇旻的故事。


 

    11季SBL超級籃球聯賽選秀那一天,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有趣。


  大學畢業因大學老師推薦,我先去臺銀練了一週,當時覺得很興奮,可以打SBL,很想挑戰看看!之後再去裕隆練了一個月,選秀前,臺銀教練有詢問我是否要回到臺銀再練練看。


  因兩支球隊都非常照顧,所以當時覺得如果兩邊都練習,對球團有點抱歉,於是我便婉拒了臺銀教練的好意,


  到了選秀記者會會場遇到了許多熟識的朋友,像是黃鎮,還有媒體記者大哥。「不要緊張啊!」選秀人員彼此鼓勵對方,我坐在位置上,非常期待被叫到名字並穿上球衣的瞬間。


  「欸!阿鎮!手機拿來我幫你拍啊!」當年狀元熱門黃鎮就坐在我後面,他把手機給了我,我點下錄影按鍵,然後把螢幕對著台啤閻家驊總教練,就等他說「第一輪選的是,黃鎮!」......


  「第一輪選的是,呂奇旻!」


  當閻哥念到我的名字,我馬上「欸?」了一聲。那段選秀的影片後來被剪輯放在網路上,我自己也重覆看了超多遍,閻哥講完那句話後完全沒有人鼓掌,只聽到台下「蛤?」地一片譁然,每個人好似頭上冒出一個好大的問號一樣。過了幾秒後才慢慢開始有拍手的聲音。


  拿著手機的我真的超級尷尬,也不敢回頭看黃鎮,只好慢慢把手機還給黃鎮,然後慢慢走上台跟閻哥握手......當時我完全笑不出來,真的超級無敵尷尬。我在台上看著裕隆隊的邱啟益教練,眼淚真的就快要滴出來。但緣份命運就是很有趣的東西,或許沒被台啤選走我也不會有今天的成績,或許我也不會認識那麼疼我的閻哥,或許我跟大吉就不會變成最好的朋友,或許我跟小安就沒有機會再同隊拚戰......


  真的進到台啤後,我才發現球隊的凝聚力非常強,閻哥真心把球員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照顧,他不管對我、對球員、對球隊、對公司都盡心盡力。這跟小時候在電視上看到、大家寫出來的形象很不一樣,真正相處、了解後更清楚閻哥真正的意義跟這支球隊的精神。閻哥跟球隊也不會與外界解釋些什麼,只想用成績證明一切。


  慢慢我改觀了,台啤其實蠻適合我的。
 

  很多人會怕不苟言笑的閻哥,不敢跟他太過親近,但我知道閻哥其實不是表面上這麼嚴肅,平時大家聚在一起的時候我會搭他肩膀或偶爾開開玩笑,其他人都會嚇一跳。印象很深刻,有一次大家剛訓練結束在更衣室,閻哥洗完澡出來,本來蠻熱絡的氣氛就自然而然地會比較和緩一點,慢慢地安靜下來,綁鞋帶的綁鞋帶、伸展的伸展。



  「欸有沒有棉花棒?」


  閻哥一問大家就很著急開始到處找,我看到旁邊醫務箱裡面有那種擦藥膏用的大棉花棒,直接就拿給閻哥,「哇草?這麼大隻呀?沒關係啦,有時候也可以用點不一樣的!」逗得哄堂大笑。其實閻哥私底下是一個非常好相處的人。


  在台啤的第一個賽季對我來說印象非常深刻,因為我在新人年就有很多上場表現的機會,閻哥會判斷比賽當下的情況跟需要後做出最適當的調度。但閻哥似乎有看到我上場不會畏手畏腳的特質,能傳給隊友得分,也能自己挑戰籃框,所以給了我很多機會。


  但新人年也是我最累的一個賽季,當時我還在天母國中實習當體育老師,家住淡水、台啤球館在景美,每天早上我得從淡水騎車到天母國中,早上七點要站在校門口檢查學生的服裝儀容,「早!各位同學早!」然後下午四點放學後休息一下,再騎車到捷運站坐捷運到景美趕上六點的練球,我就這樣來來回回通勤了半年,也因此常常缺席早上的訓練,非常感謝團隊跟閻哥的諒解,還是對我很好給我很多機會。


  季後賽時剛好是準備考試的黃金時期,準決賽關鍵戰役我考完試直接衝到球館比賽,最後在延長賽輸給台灣大,失去了晉級冠軍賽的資格,賽後我在更衣室裡哭了,覺得好可惜,非常不甘心。


  但後來跟著球隊一起在第二年拿下亞軍,再到後來的冠軍,讓我以這個團隊為榮。

(從聯盟墊底到冠軍,我真的以這個團隊為榮。圖片取自台灣啤酒粉絲專頁)



  把時間回溯到國小的時候,打籃球就只是喜歡運動,我是澎湖人,馬公國中的籃球隊在台灣乙組算是傳統強隊,教練就有來我們家問我有沒有想要去那裡念體育班,接受正規籃球教育。當時媽媽口頭上答應了教練,到了要去報名的那天我跑去跟媽媽說今天要報名入學。


  「不用啦!我們家學區這邊就有一所新蓋的國中呀,這邊也有籃球隊,你不用那麼早就定位你以後要走體育這條路嘛!」


  我照了照鏡子,想說功課也不錯,又矮又不是打球的料,有球打我就很滿足了,於是便開開心心的去那家新開的國中報到,開學第二天球隊就解散了,原因是教練覺得學長都愛練不練的。於是我只好跑去打棒球,當了兩年的投手,國三的時候突然抽高到181公分,台灣的棒球學校有來招募我,我又照了照鏡子,想想覺得繼續打棒球會曬得很黑不好看,於是我加入了馬公高中籃球隊。


  高三時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覺得「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是體育界最高學府,聽起來厲害,也不了解其他學校有體育系這種東西,於是我報考了國立體育大學跟台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的獨招。考試時有80幾個人,考投籃、托籃板、單人運球上籃跟全場五打五,我後來有被教練看上自己也很驚訝,我是當時托籃板裡面第一名,單人衝刺上籃可以衝到11個,其他項目都爛爛的,考上後教練跟我說你只有托籃板跟體能贏過人家,我心裡覺得很納悶也很慶幸,納悶的是:「那你幹嘛選我?」慶幸的是:「如果沒有考上,那我很可能就不會繼續打籃球。」


  大學時是我這輩子挫折感最重的時期,因為高中時就擁有186公分的身高已經是最高的球員,完全不會有機會跑到外面去投外線,所以投籃基礎很差,基本動作跟運球也歪七扭八,但我的身高在大學只有打前鋒的份,所以我就抖膽向教練提出改打前鋒的想法。


  有一次練完球集合,教練突然跟大家說:「那個一年級的小老弟啊!跟我說他想打鋒線,你什麼都不好,唯一有的就是體力,憑什麼打鋒線?」這句話對我來說很震撼,我當下直接愣住,回到宿舍就哭著打電話回家,覺得好辛苦、又沒有朋友,一個人隻身到台中好累喔......為什麼當初要來考這一間學校?


  這三年之間我不斷問每個學長訓練的方法,他們也都無私地傳授我這些技巧,也會留下來幫我訓練投籃。早上田徑隊五六點晨操,我都會跟著去,他們在跑步我會在旁邊跳繩、問這些田徑選手怎麼練習爆發力,然後自己進行訓練。到大四的時候我的努力才稍微被教練看到,才瞭解這些自主訓練對我來說真的非常重要,更感謝這些幫助過我的學長。


(「成功是可以被模仿的。」 圖片取自台灣啤酒粉絲專頁)



  「成功是可以被模仿的。」是我修教程時老師講過的一句話,我便深深記在心裡,一直以來都不會害怕去「問」那些比我厲害的人、想辦法「學習」他們的長處,簡浩跟陳堅恩都被我問過。雖然自己不一定能像人家一樣成功,但至少可以照著他們分享的方法做,會不會成功端看自己的努力程度。


 

 
 
 
 


你可能還會想看

從乙組到SBL | 林郅為


這一切都是意外 | 李亦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