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軍後場:許致銓
DETAIL


許致銓 2019/6/1

甫接下台大隊長的控球後衛許致銓,在一片主力學長畢業後扛下了他們的意念和目標:打進大專盃甲級聯賽。



  小的時候, 常常週末一大早六點起床,跟爸爸還有哥哥到離家最近的球場打球,打到傍晚五點才回家,吃晚飯休息一下再到球場一路打到七、八點。回想當時幾乎一整天都泡在球場,沒有任何人逼我打球,單純就是因為自己喜歡打,也沒有任何人教我打球,只要在球場上遇到比自己厲害的對手我就會問他要怎麼打得更好,所以很小的時候就在球場上學了很多有的沒的,就算有阿伯教了奇怪的動作我也會模仿。


  準備升國中時家裡不希望我把籃球擺在課業之前,但我還是會偷打。印象很深刻,有一次段考前我偷偷報了一個三對三的比賽,早上騙爸爸說要出去吃早餐,這頓早餐一吃就吃到中午十二點多,結果被他發現跑來球場把我抓回家,還順便把我罵了一頓,也把我用來跟同學約打球的電話給拆了。國三的時候甚至跟家裡說自己要去晚自習,其實都是跑到球場打了一整晚的球。但主要還是因為家裡附近的球場會有人抽菸喝酒什麼的,風氣不太好,爸爸怕我學壞,才會阻止我花太多時間在街頭籃球場上。


  有一次有一群人跑來員林這邊打球,打一打就聽到他們一直說「欸這個人怎麼長得跟振原那麼像?」一邊打還一邊用「振原」稱呼我,我完全不知道「振原」到底是誰,我就這樣不明不白了當了一天「振原」,沒想到這個「振原」竟然成了我高中三年最密不可分的戰友。

 


(圖:許致銓(右一)與王振原(左一)的合照。)

 

  第一天進到彰化高中籃球隊,我赫然發現傳說中的「振原」也在球隊裡面練球,於是我特別注意地觀察他。那天他穿個黃色短袖,長得跟我還真有點像,只是他看起來比我兇一些。練球的時候鄭教練叫我們打一對一,我們一來一往打了十來場,我記得有一場振原連續投進六球,還有用後仰什麼的,我想說他也太準了吧?我們兩個就這樣一路從體力滿滿打到累,振原那天話非常少,所以沒特別聊些什麼。


  訓練結束後教練(彰化高中籃球隊教練 鄭光昭)載我回火車站:「教練,我有沒有什麼可以更好的地方?」「你基本動作不錯,跟另外一個 ( 王振原 ) 一樣投籃都蠻準的,很不錯,有機會!有機會!」教練當時就用台語這樣跟我講,那時候我也聽不大懂「有機會!」是什麼意思,殊不知教練說的是我們「有機會打進HBL全國賽」!


  第一個球季就這樣懵懵懂懂的開始了,振原一開始在球隊上就擔下了先發得分後衛的位置,我則是替補控球,因為位置不同,儘管訓練時我們都被分在不同隊,也很少有跟振原互守的機會。球隊通過了南區複賽,到了晉級八強的前一場比賽,那場比賽我打得相當不錯,一直替球隊維持著十幾分的領先。球季最後以第七名作收。


  高二的賽季,印象最深刻的是對上台東高中的比賽,只要贏了這場球就可以晉級全國,因為連續兩天出賽的關係,賽前大家都已經有些疲憊,熱身的時候韋智學長就已經一直說「好累好累」。球隊狀況不好,一開打果然馬上被對方一個小隻的後衛投一顆超遠的三分球,球打到籃板「刷!」地一聲進了,那球剛好是我守的。對手三分球真的很準,我記得那場球最多落後到十幾分,儘管球隊在進攻方面狀況非常差,但我們是很努力咬著對手,因為防守漸入佳境,到了下半場我們竟然慢慢追了上去!最後關頭我們還輸三分,暫停後跑出一個戰術投進一顆三分球追平,對方球發進來被學長抄截,對方犯規後兩罰中一倒贏一分,最後贏下了比賽!


  八強賽相當激烈,但最終我們拚進了冠軍戰,那是一場很緊張的比賽,對手是穀保家商,雖然有曾祥鈞但他那個時候還沒那麼猛,儘管如此上半場還是因為失誤被快攻還有三分線失守,分差硬生生被拉開到了九分。那場比賽有很多人來看我們,來加油的人潮幾乎塞滿了半個板橋體育館,有校友、學長、同學,甚至彰化其他高中、高職都有人來幫我們加油, 整整包了三台遊覽車。或許是大家的力量,讓我們最後以小分差成功逆轉,我記得奪冠瞬間我從球場的一邊跑到球場的另一邊,停下來以後開始哽咽,看到其他學長一直哭,讓我好感動。


  暑假到了,學長們畢業離開了,我接下了隊長的位置,但說到下個賽季要衛冕......我根本想都不敢想。西湖國中每年暑假都會辦比賽,高二時去打都會贏,但現在我們卻一直輸球,情況也一直沒有好轉,讓我很緊張。晚上睡覺前我會一個一個傳訊息給學弟鼓勵他們,挑假日有空的時間找大家出去看看電影、去台中玩,凝聚向心力,不像高一高二練完球都直接跑回宿舍讀書。



  高三了,學測的壓力離我越來越近,又要練球又要唸書的生活真的很辛苦, 看到很多同學從暑假就開始衝刺唸書,而我還是星期一到五都得練球,回到家又晚又累,幾乎沒有辦法認真讀書,這讓我開始沒辦法拿捏籃球跟課業之間的平衡。教練規定我們一定要每天去晚自習,但有的時候還是會自主訓練過了頭。每天團隊訓練到七點多,我跟振原會想繼續留下來「加強訓練一下」,我們互相幫對方撿球,每個點二十顆三十顆這樣投,一個不小心就超過了晚自習的時間。


  壓力真的很大的時候我會到操場去跑步,跑完就躺在操場上看月亮,這是我唯一心情放鬆的時刻,就這樣硬撐著到了球季的尾巴,球隊跌跌撞撞進了四強拿下第四名,我也考完了學測。


  想起高二那年暑假跟台灣大學校隊打友誼賽的情況,當台大的球員走進彰中體育館的時候我就想:「這些人看起來都是書生啊!」讓求勝心很強的我心裡頭燃起了有機會幹掉大學球隊的烈火:「等等一定要把他們幹掉!」。結果一開打發現身體強度的差距隨著比賽時間流動變得越來越明顯,到最後我們完全被台大打爆,最扯的是儘管他們身體強度遠遠高出一節,卻也不是靠這點在輾壓,而是用戰術系統徹底擊潰我們。

 



 

  當時的我對球賽的理解還不夠好,也不大懂戰術這種東西,賽後我把比賽影片反反覆覆看了三、四遍,就是沒有辦法分析出台大球員在球場上移動的路徑跟動作,總覺得他們在場上都是很自發性地去擋人、卡位,非常聰明。後來進到台大才發現原來那是一套戰術,跟高中時打HBL差很多,戰術往往侷限在發球後幾秒鐘,之後就回到開放的陣地戰,台大的戰術設計則是從發動開始一直到出手,一體連貫。


  那場友誼賽輸了四十幾分,對剛拿下HBL乙組冠軍的我們來說真的是一個非常意外的經驗,台大當年甚至只是一支進攻大專盃甲組失敗的球隊。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台大的控球後衛劉以仁,穿77號,投籃的樣子有點怪怪的,但就是好準。 那是一支打球非常聰明的球隊,戰術的執行力跟RY教練(前台大男籃教練 楊智寬)的帶隊方式讓我大開眼界,從那個時候我就下定決心有機會一定要去台大。


  學測成績出來了,說實在我很不滿意自己的成績,本來打算要重考,但因為真的很欣賞RY教練的執教方式跟台大的籃球哲學,所以還是決定先填填看再說,最後申請到台大森林系,是我的第二志願,也是我非常有興趣的科系。這時候看到RY教練臉書po文祝賀,恭喜我有機會可以跟他一起合作,也得知台大主力劉以仁跟劉人豪兩位學長都會再打一年,讓我毅然決然放棄了繼續拼戰第一志願的想法,從此開啟了我在台大校隊的球員生涯。


  後來很可惜,RY教練因為某些原因沒有繼續在台大執教,教練跟我加了LINE,把隊長小董(前台大男籃隊長 董中漢)的聯絡方式給了我。RY教練很照顧我,把我介紹給台大再前一任的總教練朱老師(前台大男籃教練 朱永弘),讓我暑假的時候可以跟他學習,那個夏天真的獲益良多。


  開學了,進到台大真的有些不適應的地方,在彰化高中的時候可以隨時想練球就練球,球館隨時會為了我跟振原還有其他球員開著,但台大沒有這樣的球館,校隊練球時間很固定:幾點到幾點借用場地,超過時間就必須離開球場,就算狀況不好也沒有辦法繼續加練。我都會自己晚上去中央球場、地震中心籃球場或師大分部練投,在這三個地方輪流跑,但在室外球場練球的感覺還是跟室內球場有差。除此之外,高中的時候很習慣整天都在練球,團隊訓練結束會繼續留下來做個人訓練,練球頻率變低有時候會讓我覺得有點孤單,跟籃球、隊友不能時時刻刻處在一起。


  大一大二球隊都在四強賽止步。對上萬能科大的比賽是我大一印象最深刻的一場球,那場比賽我打得很爛,整場比賽速度、體能跟不上對手,思維也不夠好,完全被壓制著打。我覺得控球就應該出來頂下責任,所以那場比賽輸掉的時候很自責,覺得自己沒有做好才讓球隊輸了12分。賽後我在球場上哭了,我聽到裁判鞋「叩叩叩」的聲音,走出球館又走進來,最後停在我面前,一個裁判老師拿衛生紙給我要我別哭了。那天我整晚沒睡,隔天很快就投入訓練,補足自己不足的東西。

 


 

  剛結束的大二賽季,球隊狀況一直沒有那麼理想,輸給了很多不該輸的球隊,但今年不同的是大家對比賽的理解度更深了,輸球時可以準確的知道該怎麼補強,雖然還是會難過,卻沒有大一的時候那麼崩潰。今年的團隊也很有向心力,賽後吃飯時大家都會互相鼓勵,在球場上很少怒罵指責隊友的失誤,多了更多溝通,沒有因為輸球就分崩離析,仍然是一個很棒的團隊。這個賽季每一場比賽我都非常有感覺,像是對上日本天理大學的友誼賽、跟政大雄鷹的友誼賽(有振原當然一點也不想輸!雖然打了三場比賽從來沒有贏過哈哈!)、四強賽輸給超強的大魔王世新大學,那天晚上我把影片看了又看,一個人縮在牆角檢討。可能因為求勝心很強的關係,遇到隊友沒有準備好我就會罵人,而且罵得很兇,我自己也覺得這樣不好,要改掉這個壞習慣......


  畢竟接下了隊長,各方面都必須更成熟才行。


  我慢慢適應了在台大的生活節奏,到了大二我也開始把部分心力投注在不論職涯方面、學習方面的事物,開始多體驗球場外的東西、多為自己的未來規劃。畢竟我們這種乙組球員的身體條件跟技術也沒有到職業球員那麼純熟,主要還是享受打球的過程,盡全力在球場上揮灑,為籃球難過、為籃球痛苦、為籃球興奮、為籃球快樂。但還是會希望可以帶著球隊進到更高的殿堂:打進大專盃甲級聯賽。


  今年好多學長都要離開,雖然知道打進甲級這個目標有點遙遠,還是想盡全力拚上去。 我希望暑假的時候可以把球隊的氣氛建立起來,讓球員們對團隊更有凝聚力,願意花時間去精進自己、看影片、檢討等等。其實我也不敢想太多,就是一步一步來,也許大家不看好下一個賽季,但我不會認輸。


  其實來到台大,可以不要打籃球,明明可以好好讀書、找實習,讓未來工作、出國更容易,但我覺得,來到球隊學東西,不僅僅是籃球,也許可以學到某些以後可以應用在自己面對困難時或是工作時的特質:在失敗時怎麼去面對?怎麼透過溝通讓團隊的氣勢反彈回來?我認為這些特質不一定可以透過學業或是實習學到,反而是跟著一群有衝勁的人一起做一件事時,才可以感受到這樣的感動。


  台大男籃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下個球季我們還要繼續保有這樣的熱忱,繼續燃燒「不為了什麼」的價值。

 

 

 

 

 

 
 
 
 


你可能還會想看

冠軍後場:王振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