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出發
DETAIL


林志祥 2019/6/15

離開統一獅、離開職棒舞台的前最佳十人林志祥,在業餘的崇越隼鷹重新找回屬於自己的地方。



 
「想開一點啊。」


離開統一獅之後,好多人跟我說了這樣的話。我也幾乎每天都這樣告訴自己。但真的沒那麼容易,有好一陣子心情真的很亂,也不知道未來該怎麼走。雖然已經收到崇越的邀請,也有人建議我能試試看旅外。雖然很感謝崇越馬上就要我,但是那時鬱悶到連球都不想碰,又怎麼能馬上做出什麼決定。想不開,想不開怎麼辦?


  那只好想遠一點吧,為了家人,為了身邊的朋友。「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我告訴自己。隨著時間過去,好像比較豁然開朗了。於是在這麼多可以做的事情中,我又選擇了我最拿手的一件事。棒球這條路,我絕對不能放棄。離開待了好久的台南,我決定回到台北到崇越打球。


  加入崇越之後,我才發現生活可以這麼不一樣,在台北的日子裡白天似乎特別的長。早起練球,到中午結束。如果有重量訓練的話,頂多也是到下午一、兩點。下午的時間裡,我就到岳母的餐廳幫忙。打棒球是很累的,因為你需要長時間保持專注,讓身體去反應那個瞬間的動作。但在廚房幫忙是另一種累,忙起來沒得休息的那種。只要一直有客人,你的炒鍋就不可能停下來。和棒球不一樣,很長的時間內都沒辦法停下來。我想,這樣子的一天已經夠充實了,晚上的話,還是早點休息吧。


  從文化畢業之後第一次回到台北生活,現在能真的理解在台北的辛苦了。現在的作息裡面,最重要的一餐就是早餐。台北的早餐要吃到會飽就差不多要一百塊了吧。另外一個離家打拼的辛苦,就是看不到家人。只能有空就跟小孩子視訊、看看家裡。不過現在六日不太會有比賽,不管是他們來台北或是我回台南,我都會和他們出去走走,好好陪陪他們。


  除了要適應在台北的新生活,我也得適應崇越這支新球隊。學弟都好年輕,一開始找不太到什麼話聊,真的已經有代溝了。不過大家都是打球的人,至少還可以聊棒球。日子久了之後,也可以跟他們鬧來鬧去了,而我感覺球隊的氣氛也有所提升。

(圖:林志祥入選中華隊。來源自TSNA)



  在業餘的比賽和職棒也很不一樣。剛來台北的時候,除了受到心情還在低潮的影響,也因為不太適應業餘比賽的關係,狀況超低落,陷入一個大低潮。比如說,職棒的比賽有中場休息,但業餘是沒有的,有時候局間節奏也比較快,這樣九局連打下來是會累的咧!還有有時候排比賽,今天早上打,明天下午打,中間隔不到24個小時,整個行程匆匆忙忙的,有時候身體都還沒恢復好。那更何況是今天打下午,明天打早上!早上的比賽通常5、6點就要起來了,前一天又是下午比賽,這樣根本睡不到8個小時呀。


  至於業餘的休賽期也蠻需要去習慣的。在職棒頂多就是休一個明星周,但業餘在各個盃賽中間就也會有說長不長,但是仍然會讓手感稍微跑掉的短休賽期。而且在職棒的時候每天可以一直打,如果陷入低潮,隔天還有更多打席可以打,或者去嘗試一些新的打擊觀念、姿勢。打盃賽的話就幾乎沒有這樣的餘裕了。


  第一次在崇越比賽的時候,雖然可以預期,但還是覺得,哇,太安靜了。沒有球迷的加油、應援團的聲音、音樂、鼓聲等等,什麼都沒有。這樣子幾局進行下去,狀況不好的那幾天,還真的有可能打到睡著!後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開始試著在場上找點樂子。有打球的人一定知道喊聲,在場上喊聲真的是一個很好把注意力集中的辦法。第二個就是和隊友聊天,對,在場上聊天。當然不會聊到分心那種啦,但是只要有在講話就比較不會沒精神。後來有時候也開始換學弟喊聲,負責去吵大家,球隊的氣氛就帶起來了。放音樂、喊聲這些事情,除了讓球隊的氣氛嗨起來,我的心情也能多少在其中得到釋放吧。


  漸漸的,我慢慢融入球隊,狀況也得以拉抬起來了。之後我開始去觀察隊友,有一些比較年輕的學弟,他們很有天分,但在場上卻不太能發揮。身為球隊裡比較有經驗的人,我想我也應該試著幫幫他們。我發現他們的問題幾乎都在於:不會想,不懂得用頭腦打球。以一個打者來說,要看狀況做該做的事。像我自己,我的屬性就是每次都要試著上壘,讓隊友把我打回來。像這樣設定一個結果,然後去調整你的攻擊欲望、想打的球種、位置,對於打者來說是很重要的。

(圖片來源自TSNA)



  投手的話,雖然我自己不是投手,但是我還是知道一點的:不要急。有一次協會盃的時候,有一個學弟第一局解決掉第一棒之後,對第二棒開始投不太進去,保送了他。再來,他好像很拼命想趕快結束這個壞球的循環一樣,很想趕快投下一球。壞球、壞球……,拿到球就投,回神過來已經滿壘了。我走上去跟他說不用急,慢慢來。旁觀者清應該就是這樣,投手身邊的隊友就要負責上去叫醒一下他。後來學弟回穩投出兩K,沒失分結束了這局。


  雖然現在已經算看得很開,也適應了這邊的比賽了。但是有時候還是會想回去職棒。我想人正常都會這樣吧,會去嚮往。尤其是想到以前立下的一些紀錄,偶爾也替自己感到可惜。舉例來說,以首打席全壘打來講,就希望能夠再多打幾支。還有好多想達成的成就,現在也只能放心底。


  回台南的時候,有時候也會去見見以前統一的隊友。除了關心一下隊友們的表現,有時候會跟不上他們話題了,畢竟也不清楚球隊現在發生什麼事嘛。但就只是聽聽他們聊天也不錯,年輕的學弟總是在想有空要去幹嘛幹嘛,30幾歲的球員稍微有點在想未來了,至於快40的學長,卻都已經看得很開了哈哈。和他們相處的時候,也就回想起來在統一的時光。統一真的是一支很好的球團,很謝謝他們給我了成長、發光發熱的機會。

(圖片來源自TSNA)



  會不會回到職棒,我想那決定權不在我。最重要的是先表現好自己,讓其他人去作這個決定吧。如果回不去,那也沒關係,我就在崇越拚。很多人跟我說要加油一點,要是再打出成績、中國手,那就太好了。現在我在業餘的理想就是打好成績,一邊傳承給學弟,然後走完我的棒球路。在棒球之後有什麼等著我我不知道,但我曾經想過可以去當導遊、或是坐辦公室,似乎都很有趣呢。


  就看遠一點吧!給自己的未來多一點可能,隨時可以重新出發。

 

 

 

 

 

 

 
 
 
 


你可能還會想看

彈指人生 | 蔡易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