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練出來的冠軍
DETAIL


萬小華 2019/6/29

全運會韻律體操五項金牌得主萬小華老師,靠著毅力和熱情,徹底實現了「成功裡面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


 

    十歲的時候接觸體操,已經是好久以前囉!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當時我就讀彰化民生國小,學校有體操代表隊,我每天放學經過練習場都會看到學長學姊在吊單槓、壓劈腿、翻跟斗。才國小二年級的我非常震驚,覺得他們怎麼能那麼厲害?於是我每天放學經過練習場都會羨慕地停下腳步看一看,到最後我直接蹲在旁邊看到訓練結束。


  有一天我也要成為代表隊的其中一員,我也要像學長姐一樣成為體操選手!


  三年級生才可以參加體操代表隊的選拔,我真的好想被選上,所以我問學姊選拔前我有沒有需要先練習什麼。學姊叫我回去壓柔軟度、練劈腿、練橋型,先稍微訓練一些基本功就能被選進代表隊。於是我回到家很認真地練柔軟度,每天訓練劈腿、把骨頭壓得非常柔軟,只為了獲得參加代表隊的資格。終於努力到了選拔當天,選拔項目竟然是跳箱,當下我臉都綠了。


  因為我很瘦,跳箱對我的體型來說實在太大了,雖然我心裡知道自己跳不過去,但我還是不斷插隊,讓自己一直排在隊伍的最前面,因為只有跳過去才能被選上。我第一次跳的時候撞箱,第二次只跳了一半、第三次、第四次......我一直插隊一直插隊,急著想要跳過去,我總共跳了五次,但一次都沒有成功。我就這樣被淘汰了。


  「就算沒有選上正式隊員,我也可以當候補啊!我願意每天來看大家訓練,絕對不會影響到大家,只要能讓我跟著學就好了。」我這麼跟老師說,希望老師能給我一個機會,於是我就從候補選手開始跟著體操隊訓練。


  當跟著代表隊出去比賽,看到學長姐們得獎,把一塊很大的獎牌掛在胸前,那真的非常吸引人。那塊獎牌對小小的我來說代表著驕傲跟榮耀,我非常想要那個獎牌。為了拿到那塊獎牌,我很努力地訓練,想著如果能把獎牌帶回家給媽媽當禮物,她一定會非常開心!五年級比賽我沒有拿到獎牌,我告訴自己下一次一定要拿一塊獎牌驕傲地回家,到了小學六年級,我成為學校代表隊隊長,還拿下中部五縣市冠軍。


  如果我比任何人都想要成功,那我就會比任何人都更努力去學習,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上了國中,換了一間沒有體操代表隊的學校。那個年代班級分得很清楚,男生女生分開、好班壞班分開,我被分到女生班之中的好班,這也代表我會被老師打死的意思。當時老師對功課要求非常嚴格,國文英文數學差一分就要打一下,國中就這樣被打了三年,最後我變成一個叛逆的小孩,老師越打我就越不願意讀書,再加上我本身有著運動選手吃軟不吃硬的個性,老師越強硬我就越擺爛,到最後完全不讀書了。


  老師非常生氣地質問我不讀書以後會有什麼前途?能考什麼好學校?

「我要考體專!」我說。

「你憑什麼考體專?」

「我會體操。」

  但因為國中荒廢了正規訓練,實力已經大不如前,我的基礎條件變得非常差。我問台中體專的教練能不能跟他們一起練習,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真的蠻勇敢的,教練沒有拒絕我,因為三十幾年前體操還很少人練,他們也希望可以推廣讓更多人成為體操運動員,教練只是說必須要在安全、教練在場的情況下才可以跟著一起訓練。就這樣,國三的時候我常常一個人背著包包到台中體專,利用假日的時間跟體操隊一起訓練,請他們教我新的東西。這些學長姐真的很厲害,實力跟小學時仰慕的學長姐比起來完全是不同的檔次,於是我又想:我也要變成那樣!


  我沒有報名聯考,只報考了各家體專,我的心裡不斷告訴自己:我一定要考上!我一定要考上! 如果沒考上,就重考!

  後來我沒有考上台中體專,卻考上了台北體專,以我荒廢多年差勁的程度來說,實在是不可思議!後來我才知道當時台北體專的蔡宜郎教授,是台灣體操界非常有名望的前輩,雖然我的基礎不夠好不夠扎實,他卻在考試的過程中看到這個中部來的小女孩不認輸的個性、從我的眼神跟態度中看到「我一定要」的決心!於是蔡老師把名額賭在我身上,破例讓一個基礎不好、國中沒有參加體操代表隊的中部女生進了台北體專。


  我非常感激蔡老師。他曾經告訴我:「時間花在哪裡,成就就在哪裡。如果要比別人都優秀,其他人在休息、看電影、出去玩的時候就是你練習的時候。只要你練的時間比別人都多,老師相信你一定可以跟上進度。」這段話讓我一生受用不盡。


  當時的訓練實在非常殘忍,每天都練得很晚、很累,回家都快要用爬的,走樓梯腳也在抖。 因為頻繁地吊單槓, 我的手上總是一個洞一個洞,痛到不斷發抖,在練單槓的時候手上的肉會有一絲絲捲上來的感覺,磨得整個都是血,甚至讓我沒辦法洗衣服。


  進體專前我根本不知道正規訓練那麼辛苦,真的好想回家,但是一想到剛考上的時候那麼驕傲,媽媽那麼以我為榮,就這樣放棄回家不是很丟臉嗎?所以很委屈的時候只能自己在宿舍哭,收假的時候雖然很不想回體專訓練,但媽媽還是把雞肉、雞湯都準備好一路從家裡把我推上火車。一上火車我眼淚就滴了出來,但是再苦也不能放棄,還是得咬緊牙根撐下去。


  在體專訓練的過程中,發現「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小時候以為中部五縣市冠軍就很了不起了,來到全國等級的比賽才知道自己根本不算什麼東西。


  競技體操非常要求選手的身體條件,因為要做出「空翻」的動作,競技體操選手必須矮、壯、肌肉力量強,翻的時候才能快、才能完成連續翻轉兩圈、三圈的高難度動作。很多人以為練競技體操會變矮,其實身材相對較高的選手在訓練過程中就被淘汰了。經過三年的體專魔鬼訓練後,由於我身材瘦長、肌肉長不出來的關係,教練終於判斷我不適合走競技體操這條路,儘管我的意志力很強,先天上就不是練競技體操的料,最後只能轉練韻律體操,韻律體操的精髓分為「繩、環、球、棒、帶」,搭配上音樂,運動員必須對音樂有感覺,有一點像舞蹈。


  台灣區運會第一次引進韻律體操是民國74年,那年我的故鄉彰化縣第一次舉辦區運會,場面常盛大。當時我還沒開始練韻律體操,彰化縣想替我報名,但我拒絕了,身為一個彰化人,在賽場上表現不好,豈不是丟盡家鄉的臉?那次區運會我沒有上場比賽,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好後悔,要是能早點準備好,在第一次引進韻律體操的彰化區運會中拿下冠軍,一定會超酷的!真的好可惜!


  1980年代韻律體操正式進入奧運比賽項目,分為「繩操、球操、棒操、帶操、圈操」五個項目,台灣也開始發展韻律體操,引進外國教練選拔、訓練第一批國家代表隊選手。由於世界盃在即,必須選大約17、18歲有體操基礎的青少年。我剛好符合那個年紀,又有競技體操跟舞蹈的基礎,天時地利人和具備,我只需要訓練手具的操作就可以參加比賽,於是我立刻轉練韻律體操。


  1987年,我代表國家參加保加利亞第十三屆世界錦標賽,保加利亞是韻律體操王國,我是台灣第一批代表隊成員。那次去參加比賽發生很多很好笑的事情。記得當初我們代表隊要出國的時候,官方連國旗都不讓我們帶,因為保加利亞附近沒有我們的邦交國,大陸隊也會參加比賽,要是出了問題會孤立無援,我們只有四個選手加兩個教練總共六個女生,還轉了好幾趟飛機才終於到達目的地。


  「去學經驗,不要惹事,國旗也不要帶。」當時官方這樣告訴我們。


  到了現場,每個參賽國家都把國旗升到旗杆上,只有我們沒有,大會派人用英文跟我們講這件事,六個女生一緊張起來以前學過的英文通通忘光光,什麼都聽不懂!後來大會找到我們國旗的圖案,問我們中華民國國旗是不是這一個,我們連忙點頭說是,主辦單位以「政治不干涉體育」為由幫我們做了一面國旗,堅持要把他升上旗杆。第二天大陸隊馬上就抗議了,大會只好無奈把國旗撤下來。


  保加利亞人的鼻子都很挺,當時沒有網路,他們從來沒有看過鼻子扁扁的亞洲人,覺得我長得很新奇很可愛,很像洋娃娃,於是我在保加利亞非常受人喜歡,身上隨便一個臺灣的小東西像銅板什麼的都可以跟他們換手鍊、戒指,最後我帶著一個寶箱回國,真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經驗。雖然因為食物不適應第二天就腸胃炎沒辦法上場比賽,但能在後台看到世界級的體操明星還是讓我非常興奮、非常開心。


  這趟旅程,讓我發現世界真的好大,真是不可思議。


  回到台灣後我開始正式參加比賽,民國78年區運會在我的母校台北體專舉辦,經過四年的訓練,我如願參賽。最後拿下韻律體操五項目所有金牌,我在成績最高的時候宣布從運動員生涯退休。

(圖片說明:MyVoice專欄與萬小華老師)



  小學的時候我從後補隊員一路追趕,最後當上隊長。在台北體專五年,我從一個最後一名進入體操代表隊的國中畢業生,追到成為全國韻律體操五金冠軍。


  結束運動員生涯後我開始在彰化擔任教練,我把所有的心力投注在選手上。我對我自己很殘忍,我對我的選手也很殘忍,我的選手跟著我沒有休息、也沒有假日,每個禮拜一讓選手讀書調整身體,星期二到星期日照樣訓練,我的一生沒有假日,我的選手一樣沒有。任教三年後,每一個我教過的選手出去比賽都是冠軍。


  體操是非常殘忍的運動項目,訓練時受傷層出不窮,後跟腱斷裂的、手臂骨折的都有看過,「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運動員為了成績跟榮耀所吃的苦是一般人所不能想像的。我現在自己創業,很多人會問我為什麼那麼成功,我說我都還沒拿出當運動員十分之一的力就能成功了,坐在辦公室吹冷氣工作、穿得漂漂亮亮有什麼好辛苦的?


  曾經有個記者要我給自己的教練生涯表現打一個分數,我說我沒有資格給自己做的任何事情打分數,分數是留給其他人打的,但如果可以再重來一次, 我知道自己做出來的成績沒有辦法再更好了,因為我每天都很努力,這已經是我的能力所能做到最好的了,我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力量。


  「時間花在哪裡,成功就在哪裡。」尤其在運動員這塊,沒有天才的冠軍,只有練出來的冠軍。我不是一個天才選手,我只是一個非常能夠吃苦能夠努力的選手。


  在運動界,每一個為了實現夢想不斷努力的選手,都值得我們尊敬跟支持。就算你明明知道他走運動員這行可能沒有未來,這還是他人生的一個階段,是他願意為了夢想全力以赴的階段。就算在這個舞台沒有達到高峰,這仍然是一個運動員人生中一個與眾不同的故事。

 

 
 



你可能還會想看

This Is My House! | 蔣淯安



致 有籃球夢的你 | 蔣淯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