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後再綻放
DETAIL


李奇勳 2018/7/27

在高中時期曾是三民五虎得分主力的李奇勳,和你聊聊受傷如何影響他的籃球生涯,以及他如何走出與別的籃球員完全不同的另一條路。

 

    我國小的時候其實是打羽球的。一開始也沒特別喜歡籃球這項運動,只是跟其他男生一樣喜歡運動,什麼球都打,那時候剛好聽說七賢國中籃球隊在招生,才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拉著田壘一起去考,也很幸運地收到錄取通知。


  在那裡認識了永仁、士淵、曉文他們,七賢男生籃球隊的成績一直都沒有很好,是等到我們進去之後才拿了個全國冠軍,雖然說拿了個冠軍,但對未來其實我們幾個根本一點想法都沒有,甚至連三民家商我們都沒去想過,更別提職業隊了,雖然在每個球員心中都會有打職業隊的夢想,但國中時期我從來沒認真想過未來要當職業選手這回事。國中畢業後,永仁、田壘他們本來要去南山,我則是想去屏東高中。但可能是因為爸媽都捨不得吧,又都希望大家還能聚在一起打球,我們幾個才會又繼續在三民家商當隊友。

(李奇勳於三民家商時期,照片由本人提供)

 

  進入三民家商後,第一年雖然沒拿到冠軍,但等到第二年士淵、曉文他們升上高中後,我們連拿了兩個冠軍,奪冠之後我們幾個漸漸收到職業隊的邀約,在那之後我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可能真的有實力打職業隊。


  家裡面其實是沒有很支持我以職業隊為目標發展的,在高中以前家裡會支持的原因是因為我爸年輕的時候也很愛打球,也認識一些他那個時代的職籃選手,所以他明白台灣的運動環境一直都不是太好。他希望我就算打職業隊也不要打太久,打個幾年後就該去學個技術,為沒有籃球後的將來做打算。


  高中畢業我進入台藝大,打了幾年後真的就順利進入了職業隊,但沒想到,才打沒多久,我就遇到了職涯毀滅性的傷勢(膝蓋半月板撕裂),剛受傷的當下我只想說應該是小傷,自己甚至能自行走下場。但沒想到坐下休息一陣子後,膝蓋慢慢腫了起來,到最後甚至沒辦法走路,我才意識到,事情可能真的大條了,去醫院做了檢查才發現傷是如此的嚴重,檢驗出爐當下感覺到非常徬徨,我也從來沒想過膝蓋受傷這件事情會發現在自己身上,除了籃球,好像自己也不會什麼其他的東西,高中、大學也沒有出去工作、找打工過,人生大多數的時間,都是抱著一顆籃球去找尋機會,突然之間,這個機會沒了,一時之間會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才好。


當然,對一個運動員來說,受傷是無可避免的事情,所以當時就算知道傷勢不輕,也是想要趕快開刀、復健後重返球場,畢竟自己也從國中就投入在這項運動、為籃球付出了很多時間、心力。回到球場之前,為了服替代役,我曾經擔任教練,但又有職業隊來聯繫我問說有沒有興趣回去,那時候想打球的心還是有的,只是不知道身體還跟不跟得上球場上的節奏,但終究還是答應了。然而,回去之後發現身體已經大不如前,運動員開了刀之後,場上的表現跟以前相比,真的會退步不少;身體也休息了將近兩年的時間,對於球場上的狀況、感覺也會差非常多,再加上那時候覺得職籃的生態已經沒有當初那麼好了,於是我便決定暫別陪了我十多年的籃球往別的路發展。


  退役的時候我才27、8歲,人生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在選擇自己之後要做什麼的時候考量到的點是自己能不能去掌控、經營這條路,那為何我選擇不與其他退休球員一樣繼續從事籃球相關的產業呢(如球評、教練)?因為那些工作的位置為數不多,相對來說自己的機會就不是那麼的大,再加上我家本來是賣吃的,從小我爸就一直跟我說要學個技術,將來才能開店,又很剛好,我妹是在做理髮相關產業,當我退休時她也問我要不要試試看,才因緣際會接觸到設計師這個職業。


  開始的時候我是跟著一個日本人,我覺得剛開始接觸的那個人很重要,因為日本人做事就比較細膩,我以前又是球員,個性也比較活潑、大喇喇,理髮很需要耐心、必須注重細節,開始接觸理髮業那陣子我調適了好一段時間。做了一陣子之後,他也滿鼓勵我出去看看,這個產業流行的東西一直在變,在店裡學習到的東西很有限,他也知道我年紀也不小了,很想趕快出來做設計師,再加上我那時候晚上也花了很多的時間練習,所以往設計師發展這方面他滿支持我的。非常感謝他,跟著他這半年也讓我之後在看事情、做事情方面我變得比以前細膩很多。


  一開始跟朋友說自己想要從事理髮業,大家都不相信我可以堅持下去,因為我是一個比較難專注在一件事情上很久的一個人。但我想說自己也不年輕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麼或適合做什麼,如果又花個三五年單純去尋找自己想要的,時間又這樣浪費掉了,因此在心態上有改變了許多。但因為我起步得比別人晚的多,別人都是16、7歲上學時就開始練習,我是27歲才進入這個產業,一開始進去當助理的時候溝通上因為年齡差距就會有點對不太上他們的tone;理髮業的工時又很長,一開始自己覺得當過運動員應該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實際去做之後,發現久站、幫客人洗頭、又有很多東西要記,一整天下來身體其實是很吃不消的,常常晚上回家後腳酸、手酸甚至抬不太起來;助理的薪水跟職業球員相比也差了一大截,,還好那時候我老婆在日常生活的開銷幫我很多;在準備要做這門生意時,我跟永仁聊了很多,也一直跟他說我的想法,他也給了我很多建議,甚至在開店時也幫了我很多忙,在我退役到開店這段期間,他們兩個幫了我很多,也非常感謝他們。

 

(李奇勳與吳永仁,照片由本人提供)

 

  要開店前,我想了將近快要一年,我覺得台灣的理髮店風格都很像,所以我想要做一個風格跟他們都不一樣的店,剛好我以前又是個球員,Nike、Jordan這些品牌都是從小穿到大的,所以我想把這些元素加到我的店裡;至於為何要叫classic則是永仁想的,他覺得經典代表的意義能有很多:這種風格台灣其他地方沒有,這是種經典;開店的人以前都是球員以前都是同隊,這也是種經典;進來的人可能是以前的國手;這一樣是種經典。
 

(李奇勳於店裡幫OJ Mayo設計髮型,照片由本人提供)



  『重點不是現實打擊你多重,而是你如何看待他並一步步爬起來』,這是我之前看一部拳擊電影聽到的一句話,這句話從很久以前一直都放在我心裡到現在,我們在生活上一定一定都遇到挫折,任何打擊對我們來說都是一種考驗、成長,究竟有沒有爬起來,或是被他打倒,這才是我覺得最重要的事。

 
 
 

你可能還會想看


從乙組到SBL | 林郅為


這一切都是意外 | 李亦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