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溉美式足球夢
DETAIL


陳冠文 2019/8/10

美式足球是一門極度複雜,需要隊友間高度配合的競技運動。在台灣,有一群熱血的人正在默默耕耘這塊運動領域。
 

    在幼稚園開始,我就開始接觸體育運動,國小開始加入田徑校隊,到大學時都是以體資優生的身分求學。大學時期專攻四百公尺,雖然基礎體能不錯,但在高手如林的大學田徑界,仍猶如滄海之一粟。當成績略有起色時,卻遭受一大挫折,就是身體因為訓練過度而積勞成疾,不得不離開田徑場一年,期間甚至考慮放棄選手生涯。但美式足球的出現讓我的生命露出另一絲曙光。


  同一時間,由於專題研究的緣故,開始認識到美式足球這個運動,當下覺得非常新奇和特別,並主動深入了解規則、戰術等細節。在朋友的輾轉介紹之下,開始和一群外國朋友打腰旗式美式足球(flag football) *1 ,漸漸地增加我的興趣。大學畢業後也被問說有沒有意願繼續從事這項運動,當下思考及研究過後發現日本的美式足球強度蠻高的,因此決定在2012年當兵過後前往日本發展。


*1:是一種美式足球的簡化玩法。其基本規則和美式足球職業聯賽的規則類似,唯奪旗式美式足球中防守球員以摘走持球隊員身上的旗子或布帶來停止一輪進攻,而非美式足球中的衝撞(節錄至維基百科)


  到日本之後的衝擊非常巨大。其一,日本的球隊屬於社會人球隊,並無給薪,因此必須興趣與生活間找到平衡。很幸運的是經由當地朋友的介紹任職於其公司,順利安頓生活,自己也能夠更專注在球場上。再者,不同於台灣的腰旗式,日本打的是全裝,身體對抗的程度完全不一樣,再加上球隊競爭非常激烈,有時一個位置可能會有十幾甚至二十幾個人爭二至三個先發名額,順利發展並不太容易。最後是語言與文化的不適應,美式足球很強調團體運動,尤其講究分工,所以溝通相當重要。三個因素累積下來其實第一年真的沒什麼上場機會,一路苦練後直到第二年終於獲得先發接球員(Wide Receiver)的位置,並一舉入選東日本明星賽。

 

圖片說明:陳冠文於日本打球時的剪影)

 

  然而,第二年意識到自己的腰椎傷勢越來越不對勁,檢查後評斷是要開刀的,因此只好忍著遺憾回台灣接受開刀治療。可能是因為年輕的關係,當下想法就是想要盡快回到球場,信心不因為傷勢而有所動搖,自己也還有很多的成長空間。開完刀後我會想去看更廣的世界、更高的層級,所以開始朝美國AFL聯盟 *2 為目標全力準備。


*2:美國室內美式足球聯盟,場地較一般美式足球場小,一隊上場8人於室內場地進行,以快節奏和高比分著稱


  後來我自我推薦去參加球隊測試,當時約有幾百個人參與,而我很幸運地擠進大名單,當下覺得非常不可思議。這裡打球更沒在客氣,肢體衝撞會更明顯,每一位選手都是競爭者。每一個比賽或練習結束都會有人走掉,像電視上看到一樣的殘忍,或是教練就會拍選手肩說:「等下去辦公室講一下」,然後就得簽名走人。職業的世界就是這樣,適者生存,本來前面我一直覺得有機會擠進開季名單,但聽到被淘汰時會覺得就差這麼一點但又不會認為很意外,自己也知道是身材和比賽經驗上的不足。


  2015年成立台北獵人前,曾在香港的隊伍待過一段時間,發現中國和香港在短短幾年間就發展出如此的規模和人數,當下感到非常震驚。再加上想要為台灣盡一份心力,想在這塊土地上把美式足球種子埋下去,希望哪天成為一棵樹,因此萌生創立台灣全裝備隊伍的念頭。回國後就和以前的隊友、朋友於10月正式成立,以全裝備做準備和練習,階段目標是有能力和香港的隊伍比一場正式比賽。


  台北獵人的困難一直都存在,包含資源取得門檻較高、球員心理上必須克服被衝撞的恐懼、甚至是場地的缺乏。一開始都在河濱公園附近練球,畢竟不是美式足球適合的場地,導致不少人受傷。此外,客場比賽的經費基本上是自行負擔,政府的補助也不算太多,對於球員又是另一種壓力,因此每次客場都讓球員留下深刻回憶。但好消息是目前場地是在北市大的人工草皮球場,較平坦、造成的傷害也較低,暫時解決了場地的困擾。


  剛成立的第一年,由於球隊需要有經驗的人領導,身為發起人之一的我就扛下這份責任,希望以自己的態度和技術做為球員的榜樣,球場上對自己要求高,同時也期待每一位球員自我要求高。後來中間又有一些家庭及個人因素不得不短暫離開,希望在球場上是心無旁騖的。當時就設立一年後要重返球場,期間無法跟球隊訓練,因此需要個人固定重量、體能訓練,不因為脫離球場太久而生疏。心理上卻是蠻折磨的,沒辦法回到自己最喜歡的崗位,沒辦法跟最相信自己的人打拼。回來後每一場比賽都盡自己的全力幫助球隊,也很感謝隊友的努力經營。


  外國球員的加入更帶領球隊至不同層級。長期待在台灣有經驗的外國人聽到台北獵人後有興趣想來看看,後來就有意願加入,為球隊增添很多助益。他們有人曾每周末從花蓮、台中來台北練球,真心想為球隊付出,也啟發我很多不同的概念想法。在去年時我們成功地獲得City Bowl聯盟(城市碗美式足球賽事聯盟)的B組冠軍,過程皆以大比分獲勝。今年開始我們加入強度較高的CNFL聯盟(華美橄欖球聯盟) ,目標當然也是聯盟的冠軍。

 

(圖片說明:台北獵人的隊員們)
 


  台灣的美式足球發展相較於中國擁有龐大的人口基數和國際支持補助,還在一個很起步的階段。目前只有台北獵人和高雄海神兩個隊伍,皆是社會人球隊,較少往下做基礎推廣。現在的情況就像是插了一兩枝株苗,需要灌溉、澆水,一路成長會很辛苦,也希望有更多的「第十二人」(即球迷,十二是因為一隊場上共有十一位球員)支持,現場的聲音就是種鼓勵。未來也想從事兒少球員訓練營做興趣培養,在閒暇之餘接觸到運動概念,也希望能傳達雖然美式足球有衝撞但還是有其安全性,經過基礎訓練其實不容易受傷的觀念。


  美式足球對我的影響和改變很大,我也會因為自己的影響讓更多人認識這項運動而感動。接觸到現在已融入生命中,讓我一直保持對於運動的純真,非職業球員更能體會勝負帶來的感動和傷心,追求的是成就感。當全隊為同一目標完成一件事情,一起贏球發自內心歡笑,很單純為了一份感動而努力,輸球時也單純為努力而無法達成的事去感受悔恨,但是持續變更強。在日本的某天於體育場訓練時,有位阿伯就問我從事什麼運動,介紹給他美式足球約一兩個月後,那位阿伯竟然說看過比賽覺得精彩也好玩,可不可以帶他認識更多,當下覺得相當感動,努力之外更影響到周圍的人。這些是我努力前進的動力,想讓更多人認識這個運動,讓埋下的種子發芽。






  

 
 
 

你可能還會想看


棒球對我的意義 | 張泰山



2005 (上) | 林英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