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史首冠 : 老驥伏櫪
DETAIL


蔡文誠 2019/9/7

本土洋將來啦!MyVoice 與 Fubon Braves 富邦勇士籃球隊合作的「隊史首冠」系列,由蔡文誠打頭陣,首先分享自己的故事。

 

    跟(岳)瀛立是大一同學,球隊(彰師大籃球隊)在我們加入後去打甲三每場都贏三、四十分,學長都說:「你們還沒來之前以前我們出去都被電很慘,顧爸(註:當時彰師大籃球隊的指導老師)都不會來,連看都不看就直接放棄我們」,因為那時候甲二是先打中區預賽,晉級的話就再去全國打,然後顧爸預賽看我們都贏三、四十分,他可能就覺得「哇很有面子」這樣子,所以就後來都會來看。預賽通過後我跟瀛立可能也是因為這樣(贏太多),被檢舉說體育系不能打甲三,結果預賽結束我們的大一賽季也就結束了。瀛立讀完大一上學期之後就轉去台師大了,因為他那時候就已經決定要打SBL了,但我那時候沒有跟他一起上來台北打球因為也沒有認識的人嘛,後來大三升大四的暑假是有上台北去台銀測試啦,但沒有通過所以就還是繼續留在彰化讀書,所以從我一進去就沒有想說要上來台北讀書打球,

就想要當體育老師而已。


  隔年就從甲二開始打起,當時只有指導老師沒有專門的教練,就變成是學長一個禮拜安排兩到三天的訓練時間,然後學弟配合這樣,其餘時間就看個人了。其實在大學時期並沒有想要走打球這條路,所以不像現在是每天很規律、有計畫性的訓練,畢竟球隊也只是社團性質,所以會去練球比較不是因為球隊的規定,或是想繼續走打球這條路而去精進自我,主要還是因為自己的興趣。那其實我們收的球員也沒有很差,像我下一屆就開始收HBL甲組的學弟,有宜中阿、新榮阿和高苑,但因為籃球不是我們的重點項目,保送甄試的名額也就一到兩個;也有以前是打甲組,後來變聯考生進來,但他專長就是籃球。所以我們人數雖然不多也沒有練得很勤,但底子都是好的,算一算也有五、六個前HBL球員,所以學弟進來後我們在甲二的成績都有八強。


  大四的時候因為準備要畢業了,要找之後實習的學校,然後自己本身還要打工,球隊練習的配合度就沒那麼高,隊長也都交接給學弟了。結果剛好有個比賽(聯電盃)邀請我們參加,又有獎金,獎金多少我也忘了但大學生只要有錢就會比較看重嘛,所以學弟就找我們回去幫忙,那雖然自己那時候很忙,但比賽的時候還是會盡量排開事情,替學校去打這個盃賽。聯電盃邀請的學校比較有名就是台北科技大學,他們也是唯一的甲一,其他學校就都是甲二甲三的。我覺得能贏北科的關鍵是因為在學校(彰師大)打,同學、學弟妹都有來加油,整個感覺就很好。當時冠軍賽是打兩場,然後分數累加,後來第一場大概贏五分以內吧,第二場平手所以第一屆冠軍就是我們的了。



  也是因為聯電盃這個契機被許教練(許晉哲)看到。

  他問我要不要上台北打球,我就趕快跟家人討論,爸媽當然就很不能接受阿,因為國中畢業考上基隆商工體育班後,姐姐是用「之後可以考體育系去當體育老師」來說服爸媽讓我去讀,結果都已經大四,準備畢業去實習當老師了,突然說要繼續打球,而且是一件從來沒有提過的事,所以最後也是鬧很久。但就喜歡打球所以還是堅決的請顧爸把我的專長當掉,辦了延畢上台北打球,後來練一練許教練也覺得可以留在球隊,所以就正式踏出職業的第一步,爸媽可能想說有薪水就沒再說什麼,因此就把當老師這條路先往後延了。所以說因為有這個舞台(聯電盃),媒體有去報導,才會有現在的我。


 
球員生涯印象最深刻的還是(2013年)亞錦賽打中國那場。



  那時候(林)志傑腳扭到,從瓊斯盃那時候就不舒服,但就一直撐、一直ㄍㄧㄥ,結果當天賽前訓練完在餐廳的時候,教練就說:「志傑腳不舒服沒辦法上那麼久,文誠今天你先發」,我就想「喔好,反正也跟這群人從五月集訓到八月,應該是沒什麼問題」,其實當下真的不覺得說壓力很大、角色很吃重或是說要扛起球隊,反正有Q(Quincy Davis III)、(田)壘哥、(曾)文鼎和阿敏(楊敬敏)在嘛,不需要害怕;然後反正我也不是志傑,不會說要去做他的工作,就算我先發,我一樣是在做我替補會做的事情。開打前一天許總有把全隊集合,說:「打誰都一樣,打中國還比較輕鬆」,因為觀眾都覺得我們會輸,然後也有請當時在CBA打球的球員跟大家分享大陸的打法。剛開始也輸很多啊,感覺又要跟之前一樣,結果小胖中場前那個三分追到10分左右,Q那天狀況也特別好,加上易建聯那年好像受傷狀況不好,我們下半場也越打越High,到分數超過去後就High到不像話,場下的手都握在一起然後場上的也是一直拚,換誰上去也都一樣拚,就開始覺得這場可以贏喔!隨著領先越來越來多 ,大家也越來越確定會贏,所以最後也沒有特別說什麼,就一起享受這場的樂趣這樣子。


 
其實對拿冠軍這件事不會感到疲乏。
 

(照片由富邦勇士粉專提供)



  因為每次拿冠軍那種感覺、氣氛都很好,包含拋彩帶阿、噴香檳什麼的,大家都會很High、很融入整個情境,這些都是你要拿冠軍才會經歷過的。而且不同球隊嘛,當初Chris(蔡承儒,富邦勇士領隊)來找我時我大概二十八、九歲,目的是希望可以來幫忙帶(新人),雖然說富邦前身是台灣大,但較有經驗的球員幾乎都走光了,富邦說真的就是比較年輕的,像(楊)興治、(林)孟學和(蕭)順議都是那時候剛選進來的,所以就希望我可以帶這些學弟成長然後拿下冠軍。所以這次的富邦首冠對我來講,除了說達到當初設定的目標,整個角色也跟之前拿冠軍(璞園四連霸)不一樣,以前在璞園我只知道說一直練球一直練球,最終的目標就是拿冠軍,不會有人跟我說「希望你能帶領學弟、球隊拿下第一次冠軍」,所以那整個感覺是不一樣的。


 
跟了許(晉哲)教練這麼久,

照片由富邦勇士粉專提供

 

 其實他每個時期給的不太一樣。他以前在璞園很嚴格,因為剛從高中隊跳到成人隊,完全把操高中生那套帶過來,所以我們一開始很怕他,而且比賽完通常隔天會休息,但如果我們前一天打不好或內容太難看,他是會取消休息的那種教練。 所以以前我們練球是很戰戰兢兢、一板一眼的,因為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生氣,也有可能達不到他的要求,他就全部停下來然後開始操體能。我們那時候就很反抗,但不是擺爛那種,是「你越罵我,我越要證明自己」那種。後來拿冠軍之後可能壓力比較小了, 許教練帶法就改變了,比較不會一直操我們體能,就有比較多體力是花在球場上,那因為我們也配合很多年了,默契比較好,打起球來就變得很享受了。


  再到富邦,教練從CBA回來又生了小孩,我覺得他的要求變越來越低,譬如說以前在璞園可以輕鬆達到的標準,到富邦可能就要做兩三次才行,或是說以前就算跑到死都要到,不然教練就不會換項目。但他現在就是安排好什麼時間要練什麼,沒達到他可能就罵一下,但就還是會換下一個項目,所以說現在自己的時間較多,可以去做自己想加強的部分,例如做重量阿、投籃或伸展放鬆。所以要鼓勵(富邦勇士的)學弟不要像我們以前一樣怕被(教練)罵,彆手彆腳下你打出來的東西反而不符合你的實力,要果斷一點。像(張)伯維他是非常認真的球員,連吃都很要求,但是他需要去了解教練要的是什麼,在球場上才不會慢半拍;(賴)廷恩也打很好,才打一季的SBL就能入選中華白,但他同時也要去想,如果要進入中華藍自己還要增進哪裡,畢竟( 中華 )白藍的對抗性還是有差,而且不只打瓊斯盃,多打國際賽會讓他成長得更快。


 
家庭對我的球員生涯幫助很大。

  讓我不會覺得是負擔,因為我本來就是喜歡一整天待在家裡的人,覺得家人可以讓我放鬆, 譬如說可以跟小孩子玩,那種獲得的樂趣比起在球場上,或是說跟朋友出去來得多很多。而且家人對待你是100% 的純真,像球員其實時間不固定,常常出國比賽,他們也都在家等我回來,對待你的方式都不會變,讓我覺得很感動,很貼心。所以之前璞園合約到的時候,就在考慮要來富邦還是CBA,其實有去大陸測試,但就考慮到(小孩)大的才兩歲,小的準備要出生,太太也沒辦法好好照顧,然後一去就四、五個月,球季結束才能回來。我自己個性是會想很多的那種,去了(CBA)也可能沒辦法專注,或是只是去短暫的一兩季,這不是我跟家人想要的,所以還是決定待在這裡(富邦勇士)。那未來就不確定啦,畢竟還有合約加上年紀也大了,可能過去(CBA)的機率就很小了。

 

(隨隊參加亞冠盃,照片由FIBA Asia Champions Cup提供)



  我的個性是不會放棄的,可能我不是科班出身的,我接觸的時間比別人短,但因為是我喜歡做的,不管是再累,還是說別人的看法什麼的,我就是堅持做好我自己,繼續在籃球場上付出我的百分之百。

 
 
 

你可能還會想看


棒球對我的意義 | 張泰山



2005 (上) | 林英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