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我選的路
DETAIL


黃宜瑾 2019/12/14

從意外接觸到全心投入,一起來看看黃宜瑾是如何一頭栽入定向越野的世界!


 

 「定向越野就像是尋寶遊戲。」

如果要我對第一次接觸定向越野的人介紹這項運動,我可能會這樣解釋。然而對我來說,定向越野的世界其實非常廣闊,絕不是簡單的一句話可以囊括的。



從意外接觸到全心投入
一開始接觸定向越野算是個意外,我從以前就喜歡運動,大學時是女籃校隊。畢業之後也都有持續運動,有個喜歡嘗試多樣運動的球友常邀我去參加各種活動,比如說抱石、征服障礙賽等。2015年,他找我去參加日月潭的定向越野。


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什麼是定向越野,去上課了解規則、正式體驗一次之後,我就覺得這個運動很有趣,也很像我平常騎單車的感覺。因為我通常都一個人騎車,在出門之前自己看地圖,先規畫好路線,再去實現它,所以我本來就對地圖不陌生。因此接觸擁有相同原則的定向越野後,滿快就上手了。

 

第一次接觸定向越野(照片提供:黃宜瑾)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常參加定向越野比賽,每次都有拿到前幾名,就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滿適合這項運動。也因為成績不錯,剛好朋友的朋友是培訓隊教練,他就問我要不要跟培訓隊一起練習。跟他們一起練習之後,我增加很多經驗,大概半年過後,我就決定要繼續跑下去。


那時候我原本的工作也遇到一些狀況,讓我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涯規劃,同時對定向越野的喜愛越來越深。在不太需要顧慮經濟的條件下,我決定辭掉工作,全心投入這項運動,有比較大的自由可以參加訓練和比賽。我知道不可能每位選手都跟我用一樣的模式,而訓練的收穫也會是在我自己身上,但我很樂意,也覺得這是一種責任,要把我的心得、經驗分享給其他人。後來我跟其他選手一起創辦了定向越野的社團,想幫忙培訓菁英選手,希望他們有更多訓練、有更好的成績。



學習製圖、賽程設計新技能
我一開始覺得可以參加定向越野就很開心了,也沒想太多,但隨著經驗的累積,我發現可能同一年的比賽就拿到重複的地圖,才知道台灣的定向越野地圖真的太少了。雖然可以藉由賽程設計,調整比賽內容,但拿到重複的地圖就代表著挑戰性降低,因為參賽者已經熟悉場地,甚至不是運用地圖去辨認位置和方向,而是依靠腦袋裡的印象。這其實有點背離定向越野的意義──讀圖與路線規劃能力是決勝的重點,但如果參加者對場地熟悉,那就只是考驗誰的記憶力和體力比較好。
 

D:\工作\MyVoice\05黃宜瑾\照片\67964799_10157681791427577_6219702798884274176_o.jpg

                                                     定向越野比賽需要一邊跑步一邊看地圖(照片提供:黃宜瑾)



所以我就想要製圖給大家跑,便向當時國家隊的莊珮琪教練學製圖。繪製地圖其實沒有很困難,有軟體可以運用,但還是要去場勘,而且至少要去三四次,沿途錄影,回家再花好幾天慢慢繪圖,絕對不是待在家看Google maps就好。


畫地圖另一個要花很多心思的地方就是需要篩選資訊。我覺得要成為產出高品質地圖的繪圖員,本身應該要有參加定向越野的經驗,因為真正使用地圖的人是跑動中的選手,有了比賽經驗,才會知道選手需要什麼。地圖在定向越野中是協助者的角色,地圖要畫得清楚,讓選手可以評估哪條路徑對自己最有利、該在哪裡轉彎、打卡點在哪,但也不能把什麼東西都畫上去,對選手而言反而會是種干擾。我一開始學畫地圖的時候,不太會拿捏這個平衡,地圖上常充滿不重要的標示。但這三年來自己的比賽經驗越來越多,加上會請選手給回饋,慢慢調整後,現在的作品就看得出來有進步。


除了畫地圖之外,籌辦訓練賽的另一項重要工作就是設計賽程,也就是要規劃打卡點的位置以及順序。賽程設計是決定比賽趣味性和挑戰性的關鍵,好的設計就是點和點之間不只有唯一解,而是有多種可能路徑。參賽者必須要評估到底有哪幾條路徑、哪條的距離最短,以及怎麼走最適合自己。例如雖然有距離比較短的路徑,但是很多轉彎,直線加速比較厲害的選手可能就會改跑轉彎較少的路徑,以維持速度。


「這是和參賽者鬥智的工作。」每次訓練賽結束之後,我都很期待聽到參賽者討論,如果選手走了我沒想到的路徑,我還會特別開心。這也是我喜歡定向越野的其中一個原因──腦力和體力同樣重要。也因此這項運動吸引了一些不太會跑步的人來參加,因為他們可以運用讀圖和策略思考,藉此或許能跑贏那些體能比他們好的人。所以我在做賽程設計的時候,會盡量避免唯一解的路徑,讓不同類型的參加者都有機會獲得成就感。

 

                       

設計出有四條可能走法的賽段(圖片提供:黃宜瑾)

 

還是最享受當選手
雖然我會製圖也會設計賽程,但這絲毫沒有減損我身為選手參與比賽的樂趣。定向越野其實很累,因為跑步的同時要不斷思考路徑、全神貫注確認位置,所以耗體力也耗腦力。在分秒必爭的競賽中,多思考一秒或許可以找到少跑五秒鐘的最佳路徑,但頂著時間壓力冷靜分析真的不是簡單的事,這也是我為什麼喜歡這項運動。


每次比完賽,我都會和其他選手一起討論剛才所選擇的路徑。雖然選手間的競爭很激烈,可能幾秒之差就相隔好幾個名次,但選手們都很樂意分享,即使互相不認識,大家也不會藏私。我發現賽後檢討有個有趣的現象:包含我在內,很多選手都喜歡說自己失誤時的內心小劇場,跟其他人分享剛才為什麼會做出錯誤判斷,以及找不到方向、轉錯彎的糾結情緒。


定向越野有短、中、長距離各種類型的比賽。一般人聽到定向越野可能就想到是要去山裡跑,覺得很遠、難度很高,但其實短距的比賽就在你我身邊,場地就是日常接觸的街道巷弄。像是西班牙、葡萄牙和義大利的短距比賽就常辦在擁有幾百年歷史的古城,選手們就在蜿蜒的小巷、階梯或是城牆上奔跑。而且除了有名的城市外,很多比賽也會辦在非熱門觀光景點的小鎮,可以從不同角度感受當地的人文風情。

 

                                    

           在西班牙Solsona的定向越野比賽(照片提供:黃宜瑾)

 

正式的中長距離競賽就幾乎是在山林裡比賽,台灣雖然山林不少,但都不是可以簡單穿越的森林,有很多草阻礙通行,我們移動速度就快不起來。然而,定向越野的重要元素之一是「競速」,也或許是因為這項運動在歐洲比較盛行,所以中長距離的重要賽事幾乎都辦在歐洲中高緯度的國家,那裡的森林植物比較單一,很好穿越、加速,而且沒有太多人造物可以幫忙判斷方向。所以我除了平日的體能訓練,每年還會去歐洲參加比賽,通常一待就是一兩個月,一趟出去就參加四五十場比賽,以賽代訓,去那裡適應國際賽事的環境。


但因為出國比賽時,可以互相深入討論盲點與策略的只有另一個實力相當的台灣選手,沒有擁有更高視野的人可以提供指導,所以一整年下來,我進步的幅度只有一點點。為了克服這個問題,我到日本接受移地訓練,因為日本地理環境和歐洲比較像,也是亞洲定向越野發展得最好、最穩定的國家,去那邊得到教練的一些提點之後,我就明顯感受到自己的進步。


五年下來,比了大大小小幾百場比賽,每一場比賽其實我都還有印象。如果真的要選一場印象最深刻的比賽,應該是今年的O-Ringen。O-Ringen算是定向越野界的嘉年華,每年有上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選手去到瑞典參賽。今年台灣總共有15位選手參加,是有史以來最多台灣參賽者的一次。賽期總共五天,雖然沒有跟每個人都很熟,但那幾天我們就像一個大家庭。早上一起去會場,看著彼此出賽、完賽,晚上一起吃晚餐,然後開始兩三個小時的檢討,大家互相交流,各自休息之後,隔天再一起去比賽,我很喜歡這樣的氣氛。

 

2019 O-Ringen台灣參賽團



我現在的目標是希望自己的競賽成績和排名可以慢慢爬到亞洲的頂端,雖然目前還有一段距離,但這是看得到的目標。即便我現在的年紀在台灣定向圈裡算比較大,可是我沒有覺得自己的身體狀況有因為這個數字而受限,反而覺得自己的訓練量還不夠。我一直相信如果想要有一百分的表現,就要有一百二十、甚至兩百分的準備,因為出去的表現永遠都會打折。如果只做了一百分的準備,就算有奇蹟,表現也只會在這一百分以內。我對自己的表現還沒有很滿意,那代表我付出的努力還不夠。「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所以未來就繼續訓練,成績才可能提升。


我同時也希望台灣有更多人接觸定向越野,這項運動非常適合喜歡挑戰自己的人,特別是熱愛學習、旅遊、歷史人文或大自然的人。我們社團現在也從培訓菁英選手,慢慢轉型為以推廣為重,我們會在台灣各個城市舉辦短距離定向的體驗活動,期待未來有越來越多人知道並愛上這項運動。

 

 
 
 
 


你可能還會想看

兩分砲 | 林加祐


棒球對我的意義 | 張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