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秒必爭
DETAIL


劉元凱 2018/4/4

曾為台灣男子100公尺記錄保持人的短跑傳奇劉元凱,與你分享這紀錄的世代傳承,以及對台灣田徑訓練的省思、建言。

 

  做個實驗吧!拿出手機,打開你的碼表。用你最快的速度連按兩下「開始/停止」鍵。大部分人會得到0.20秒左右的數字,而若你速度快,在練習幾次之後有可能把時間壓到0.15秒。

  而這是另一組數字:2006年我以10秒29成為台灣百米最速男、易緯鎮於2012年以10秒28超前、去年我訓練過的學生楊俊瀚在全大運與世大運再分別以10秒22、10秒20兩創新猷。

  這之間的差距是0.01、0.06、0.02秒。

 

「在你按下的兩聲嗶嗶之間,是你難以意識的剎那、是我們的一整個世界。身為短跑選手,我們天天年年追逐著彷彿永恆的瞬間。」

 

(圖片來源:本人提供)
 

  2006年的全大運,一如往常的比賽習慣,穿上運動廠商贊助的全新裝備參賽(這麼做總是能讓我比賽心情很好)。參賽選手中沒有人成績比我好,所以心態是放鬆的,只想著要為自己的學校爭光。而或許也是這樣放鬆的心情,讓我不只拿下百米金牌,更以10秒29一舉打破了全國百米的紀錄。

  

  「台灣最速男」的封號在往後的六年跟著我,是種榮幸,但也是一種壓力。參加比賽時,自己常常是最受關注的焦點,成績也會被放大檢視;更重要的是,自己擁有這樣的紀錄太久,也不免擔心這代表著台灣的田徑進步緩慢。因此當易緯鎮在2012年台灣國際田徑錦標賽以10秒28正式接棒這個封號時,自己除了為他感到開心,還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呢!而在同年的全運會,當大家的目光焦點都在易緯鎮身上,放鬆許多的我反而贏過他,完成全運會百米六連霸。

 


(圖片來源:本人提供)

 

  而身為終其一生求快的短跑選手,往往我們連結束生涯的時間,都比別的運動還來的快。

  傷痛是運動員最大的敵人,在短跑這高強度運動中,最常見的便是大腿前後強度不平衡造成的腿後肌拉傷。我也是到年紀稍長時才開始有危機意識,重視身體在訓練後的放鬆恢復,包括冰水療、找防護員按摩、伸展。年輕選手--包括年輕時的我自己往往容易因為身體機能好、恢復代謝較快而忽視這些訓練後的保養;但其實良好的恢復也能幫助年輕選手以更好的身體面對訓練,這當然也是自我突破的關鍵。因此當我在國訓隊擔任教練時,都會緊盯每位選手去和防護員做放鬆治療,完成並點名簽到後,一天的訓練才算數。

  

  對運動員而言,另一項不亞於傷害預防的挑戰就是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畢業之後長期待在左訓、只有假日能回家,若是出國移訓或是比賽,更是常常一個月都無法回家。從我女兒出生到我離開左訓的八年間,我完全就是個「假日爸爸」。孩子成長的黃金階段正好是運動員生涯最寶貴的幾年,也算是有點無奈的地方吧。幸運的是現在科技發達,即便無法見面,我們每天還是能用視訊連絡感情。之前聽一些前輩說自己因為忙於訓練錯過陪伴孩子成長的重要時期,導致孩子在長大後和自己比較不親近。那絕對不是我想成為的樣子。好消息是現在我已經回到故鄉彰化的員林農工擔任教練,每天都能回家和一家人團聚,這是再好不過的了!

  

  12年過去了,台灣在百米紀錄上往前推進了0.09秒,同時我們周遭的中國、日本在田徑上也有長足的進步。他們導入科學化的訓練,依照年齡適性地建構選手能力,也有著優於我們的表現。關於國家培養運動人才,我常說的一句話是「有錢就沒有極限」。如果肯投資,我們可以帶回國外最新的訓練觀念、訓練器材、偵測選手身體的儀器等軟硬體,這些都將能幫助我們在現今分毫必爭的田徑場上更有優勢。

  

  而除了金錢投入外,我更在意的是國家是否有計畫地將最新的訓練知識落實於基層實地教學?是否定期對基層教練進行增能的培訓?我認為運動科學研究圈與第一線的競技運動圈之間缺乏溝通的管道。國外很盛行、甚至國內也有幾所大學都有許多具水準的田徑訓練研究,但我卻都沒有感覺到這些研究成果被應用於基層的教學中,這難道不是很可惜嗎?如果無法透過定期舉辦並強制各基層教練參與這些最新觀念的講習、培訓,現在普遍、也勢必持續的問題就是選手從小被以土法煉鋼的方式練到大、之後轉任教練繼續用這套土法煉鋼操練他的選手。

  

  最後舉個例子:我在歐美也好,中、日也好,看到他們非常有規劃地給予選手階段性的訓練:好比國中小時主要練跳躍、敏捷、核心控制這些。為他們的技術打下很好的基礎,高中大學練習量加上去之後進步的自然快。然而在建構基礎的同時、他們在國中小當下的競賽成績比起一直操、一直跑的練法,可能就不會那麼突出。而我們有沒有那樣的遠見和信心,放棄短期表淺的成績,去做一件對的事情?有沒有那樣的覺悟,不在果實青澀未熟時強加採收,耐心地澆灌等到它豐碩甜美?

 

  態度決定我們的高度,而看待問題的高度,決定了台灣在跑道上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