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奧運選手村
DETAIL


程文欣 2018/4/28

參加過三屆奧運的羽球女雙選手程文欣,帶你走一遭奧運選手村,體驗奧運的日常。

 

  2008年北京,自己的第二次奧運。一直待在房間也無聊,我和幾個隊友就如常地在選手村內閒晃。選手村內有這麼一個遊樂區(像是台灣的大賣場常有的),一塊小小的空間,擺放著幾台投幣式的遊戲機台。「這些東西放在這是有誰會想玩啦……」,剛入村的我想。誰知道,這天當我們走到遊樂區時,卻看到一個高大壯碩的身影在玩那種前方有個螢幕、可以比賽的投幣式摩托車。他的旁邊跟著保鑣以及幾位圍觀的選手,以遊樂區來說算是不小的陣仗了。走進一點看才確定沒認錯,坐在上面玩的是Kobe Bryant。呃……沒錯,就是你們知道的那位Kobe Bryant……。

 
  不過Kobe才玩一下就膩了,他一下摩托車馬上換我興致勃勃地接著上去玩。

 

  奧運除了是競技運動的最高殿堂外,也是四年一度的全球嘉年華。自己有幸參與了04年雅典奧運、08年京奧、12年倫敦奧運這三屆,貫串了我的球員生涯,也留下許多有趣的回憶。

 
  參加奧運很酷的一件事是:你會以很親近的方式——大概就是大家都穿著運動服,最日常的樣子——接觸到很多國內、外在各自的領域頂尖的人。像是雅典那次跟隊本部,也就是所有的運動項目一起出遊,當時最紅的大概是曹錦輝,還有兄弟三劍客彭政閔、陳致遠、蔡豐安(王建民也在,但他是打完雅典奧運才紅的)。國外的巨星更不用說,例如04年時在選手餐廳遇到費德勒(他也是大概在那次奧運結束後開始締造他傳奇的生涯)、08年和納達爾、錦織圭一起排隊用洗衣機。





(圖片來源及說明:本人提供,圖為程文欣在參加奧運時,在選手村與費德勒(Roger Federer,右一)合影)

 

  這些大家搶著合照的明星通常也有一套熟練的應對方式。像是08年身為京奧地主的姚明,從一開始彎腰親切合照,後來表情越來越僵坐著合照,到最後直接不給拍。沒辦法,真的被拍到太累了。納達爾也是合照大熱門,要合照的粉絲多到讓他可以把房間走到選手餐廳五分鐘的路走成十五分鐘;只見他一邊走著、一般熟練的面對鏡頭、把臉湊過去、微笑、再面對下一個鏡頭,腳步幾乎沒有真正的停留,俐落的身手一看就是專業。順帶一提,納達爾本人真的比電視上帥,身材也要更好!喔,你問Kobe嗎?08年在遊樂區、12年在餐廳和夢幻隊做對面兩次看到他,身邊總是跟著個人保鑣,完全不給合照。(P.S. 但聽隊友說,他只是不跟男生拍而已,金髮碧眼美女那種絕對OK的,真相我就不知道囉哈哈XD)


  身為運動員,我從小卻也沒有什麼崇拜的偶像,對此我的想法是「你很厲害、但我也很厲害阿,我們都再各自的戰場上努力」。因此對那些所謂明星也都不大認識(像是費德勒、美國夢幻隊都是聽隊友講才知道那是誰,紅極一時的兄弟三劍客也不認得,我還問隊友蔡豐安是不是教練),也就沒積極地在賽事期間去跟他們合照。但後來覺得這樣也是有點可惜,在之後教書的時候少了些照片可以秀給同學看。


  至於大家常好奇的奧運選手村,其實並非許多人所想像的高級度假村。通常都是把剛蓋好的新建案用作選手村,在奧運結束之後如一般公寓、國宅按戶出售。像北京那次,我住的那間按格局來看應該就是之後做為廚房的空間吧!之中放兩張床也就成了我們的房間了。每一天、每張床都要算錢,若想加張桌、加張椅也得額外按時計算收費,精打細算的呢!可一點都不夢幻。


  此外,雖然是同一個國家的選手,但我們會因為各自不同的項目而有截然不同的行程。以我的羽球為例,賽程常常是從32籤、甚至64籤開始打,每天最多打一場,這樣即使是打到八強輸掉,都要花個三、四天。別的運動就不是這樣了,印象最深的就是04年雅典奧運,我們羽球隊要回台的那天剛好也是跆拳道的比賽日(只有一天)。我們經過一段飛行,在台灣降落時,就傳回我國體的同學朱木炎拿下金牌的好消息。等於是在我們的航程中他就完成了他所有賽程然後奪金了!朱木炎也常拿這件事虧我,像是02年釜山亞運他也是早早比完拿下銀牌,然後就都在開心的吃烤肉、出遊,還笑我說:「吼妳出國比賽在幹嘛啦,玩也沒玩到,閉幕也沒參加,整天關在選手村!」真是無奈阿。

(圖片來源:本人提供)


  喔對,參加了三次奧運、五次亞運、兩次東亞運,我卻只出席過京奧的開幕式。在唱名、觀眾歡呼、鎂光燈簇擁下,隨十幾萬名觀眾的目送緩緩走進鳥巢,那真是熱血澎湃、震撼的一刻!不過感動也僅限於此,身為第五個進場國,我們在入場站定之後,還要等兩百個國家進場……。此外,運動員是開幕的一部份,所以那些精彩的表演我們自己在退場後都看不到;晚上八點的開幕,我們在下午四點就要去準備,結束回到飯店時已經十二點多了。唉我說這真是太累啦,讓人不想再來一次。


  沒有比賽的時候,我們偶爾也會去看其他中華隊比賽、為他們加油。當然也不是只看中華隊啦,像是12年倫敦奧運的時候,戴資穎還化身小迷妹拉我陪她去拿票看那年很紅的德國體操王子Marcel Nguyen(應該是看人家帥吧,嘿嘿!)。

(圖片來源及說明:本人提供,圖為Marcel Nguyen比賽時所攝


  看比賽印象比較深的包括04年在雅典臨時搭建的棒球場,沒有遮陽棚的烈日下看了我們輸給日本那場。在要回台灣的時候,陳致遠和徐生明總教練還特別叮嚀我們說,「不要跟我們走太近,小心被雞蛋丟到」。那屆的棒球也是黃金陣容、奪牌的眾望所歸,輸球的壓力想必也很大,幸好回台灣的時候沒有真的被丟雞蛋就是了。08年京奧在宿舍看轉播,蘇麗文學姐在銅牌戰摔倒11次還屢仆屢起,帶著已經膝蓋韌帶斷裂的腳繼續奮戰。在電視機前的我看到一直哭,學姐被送回選手村時我起身要去看他,這時防護員卻跟我說,「別去了吧!妳哭得比她還慘」。只能說不是因為自己的實力不足、而是因為時不我予的傷痛輸掉獎牌,同是運動員最能理解這種難過吧!


  細數點滴,參加三屆奧運,其實並不是一開始的打算。從國體一畢業就參加04年雅典奧運,原本也打算打完這次之後就從羽球退休,走學術路線去讀研究所。但只差一步就要達成八強目標的不甘心,加上研究所老師的一句「書誰都可以念,但球不是大家都能打的!」又讓我拿起了球拍,這一打,又是十幾個年頭。


  因為自小爸爸就是自己的個人教練,羽球對我來說,不太算是一種選擇,更像是一種理所當然。三十多年來,打著羽球;羽球也打出了我人生的精采。十六根羽毛飛呀飛,帶著我飛到世界的各個角落,寫下一個又一個精采的故事。

(封面照片由本人提供,由攝影師唐詩所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