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物治,你知道嗎?
DETAIL


呂季鴻 2018/5/23

呂季鴻,現任物理治療師、體能教練。讓他來帶你認識物理治療,以及在看盡體壇現狀並從事體改的殷切期盼。

 

  一直非常喜歡各種運動,尤其熱愛排球,更是嚮往、夢想成為台灣最棒的排球選手,進入國家隊為國爭光,多麼風光啊!漸漸的,隨著升學與成長,我發現運動員不是人人都能當,但我從未放棄在運動場上工作的夢想,於是改變方向,決心要當台灣最棒的選手的物理治療師!因此,大學主修物理治療,我也因此走入這個行業,擔任國家隊的物理治療師,也算是另類的「國手」吧!

 
  一個專業的運動團隊,除了選手本身以外,應該還要有許多從旁協助的角色,包括技術教練、體能教練、物理治療師、營養師、醫師、運動心理諮商師。有了這些角色,提供運動技術上與生、心理上的各種支持與幫助,才能幫助選手擁有出色的表現,對他們的運動生涯發展,也才能更加健全、完備。

 
  早期,台灣運動圈幾乎只有選手與技術教練。以籃球來說,技術教練能教球員打籃球所需要的技術與觀念,例如運球、投籃、跑位或者戰術的執行等等;而籃球所需的速度、爆發力、身體的衝撞性等等,則屬於體能教練能提供幫助的範疇。傳統上,台灣的技術教練為了要提升選手的體能,不太清楚該怎麼做,只能叫選手不停地跑步,照三餐操練,把他們操到吐,就覺得有練到了。受傷了,就帶選手去坊間接受民俗療法,或依循教練以前的復健方法來做。更別提營養師與心理諮商了,通常教練只會吿訴選手,吃多一點,不要想太多,練就對了!

 (圖片來源:由本人提供)


  幸好,這個狀況漸漸地在改善,現在越來越多人了解運動團隊不該只有選手與技術教練,也對物理治療這個領域有些基本的認識。NBA球星Kobe Bryant和台灣隊知名舉重選手郭婞淳,都曾公開表示物理治療師對於自己運動生涯的重要影響。有了這些傑出運動員的成功案例,相信大家更能體會物理治療對於運動員的意義與重要性。

 
  不過,若要我來談談什麼是物理治療,我會說這個專有名詞,翻譯得並不是很精確。物理治療原文為“physical therapy”,physical一詞的意義並不侷限於「物理」,而是指「身體的」,就像體育PE的原文為“physical education” 一樣,所以physical therapy(PT) 指的是身體的治療。這一行業當時在一戰結束後開始被重視,當時美國要安置大量受傷的士兵,因而產生PT這個行業,教導士兵斷肢處理、傷後處理與身體功能的回復。現今,物理治療分為五大領域:骨科、神經、小兒、心肺、運動員。專門研究人體組織怎麼「動」,進而恢復日常生活功能。

 

  以運動領域而言,我們則要負責引導運動員,受傷後如何復健、練習,回到以前的好身手。又或者,我們也能協助沒有受傷、但表現不理想的運動員,利用綜合評估、動作與肌力上的觀察分析,找出表現不佳的原因,再透過改變施力方式與部位等等,讓他能表現得更好。

 

(圖片來源及說明:由本人提供,Fair Game!TAIWAN!體育改革聯會團體合照)


跟隨著運動員四處征戰訓練的過程中,我發現台灣運動員與教練對運動科學知識的不足。打個比方,如果世界上公認有一百件事情是運動員應該要做到來增強表現的,這一百件可能包括訓練、飲食、坐姿、心態調整等等細節,時時刻刻,每一件事都要做到一百分。台灣的運動員,可能只知道這一百件事情中的三十件,而且也沒有人幫助他們做的很徹底,這三十件都差不多地做到七八十分。說來令人敬佩也覺得可惜,佩服的是他們沒有這些科學知識,卻也能站在國際舞台上,跟那些把一百件事情都做到一百分的人競爭。可惜的是,要是選手們都有著足夠的運動科學知識,或許有更多人,能夠表現得更好,或者是能夠省去很多沒用的訓練、避免很多不必要的受傷吧。

  這樣講起來可能很抽象。就拿前些日子我和兩位選手一起到澳洲移地訓練的例子來說吧(移地訓練對來說選手是很重要的,換換環境、並且跟國外的教練學一些不一樣的東西),選手在那邊學到游泳賽前可以補充小蘇打,因為碳酸氫鈉能提供血液更多平衡酸鹼值的緩衝物質,中和肌肉劇烈收縮所產生的氫離子,讓選手在競速的時候,不會感到那麼酸痛疲乏,大腦能夠告訴身體撐下去!這種知識,可能在澳洲的週末游泳俱樂部中,是人人熟知的,但我們的國手卻是第一次知道。再舉一個例子,現在健身很風行,很多人因為興趣而上健身房,想把自己練壯一點;這些健身玩家都知道重訓完要立刻補充蛋白質與醣類來增加肌肉量,但我們在左訓中的國手可就不一定知道了(教練可能只會告訴選手練習完去吃茶葉蛋吧)。搞不好要像舉重隊這種非常相關的項目,才會知道這些觀念與技巧。
 

(圖片來源:由本人提供)


  你說台灣真的沒有運動科學的人才嗎?也不盡然。國內一些營養師,或保健科系的學生,可能都知道游泳前吃小蘇打、重訓完補充蛋白與醣類等觀念,但他們有辦法告訴這些國家隊的選手嗎?大概很難吧。台灣的體育圈很封閉,也沒有足夠的專業人士能夠進入圈子裡協助選手們;我們的運動團隊還不夠完善,如同我一開始所提到的。這也是我做體育改革的原因之一,希望能把運動科學知識,很友善地帶進體育圈裡。



  另一個我做體改的原因,則是因為台灣的運動員,受到許多不公平的對待而不自知。體育班的學生不覺得他們因為訓練,而忙得沒時間讀書有什麼不對的;有些國手甚至不知道受了傷、沒有接受適當的治療,還得勉強上場比賽有什麼不對勁。這些不可思議的現象從未停止發生,因此我和夥伴們的具體作為,就是推動了國體法修法,促進全民參與,讓運動圈有一些鬆動,並創造社會氛圍,重新喚起大家對體育環境有問題的意識。希望有更多覺醒之人,能夠用知識、環境轟炸運動員,讓他們發現並正視他們所處的環境是有問題的。


  體育改革的最終目的,是要由下而上地改變台灣的運動環境,提高台灣的運動風氣。我,一個年輕的物理治療師,盡我所能轟轟烈烈地推動國體法修法通過了;現在則退居幕後,專心擔任物理治療師與體能教練的職位,利用專業協助選手有更好的表現,並帶給他們正確的運動科學知識。近年來,我很樂見台灣的運動風氣逐漸提升,參加各種球隊、或者有上健身房習慣的人越來越多了。但這些都只是開始,台灣要成為運動之島,大概要是每個人的興趣列表中都有一項體育活動、而且,全台灣所有國中小老師都不再借體育課考數學的那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