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滾動人生
DETAIL


王慶祝 2018/6/2

擔任多年基層籃球教練的王慶祝,始終心繫學生們的發展,這是他多年歷練後最真摯的諄諄教誨。

 

  球將近三十年了,看著一手建立起的新民國中籃球隊、南湖高中男女籃球隊,我最在乎的,始終是那些我教過的學生有沒有走上順順暢暢的路。

 
  說起我為什麼會開始打籃球,這一切是非常偶然的。現在普遍的籃球員都是國小、國中到高中一路都在打球。與他們不同,我國小和國中時,其實都沒有接受過正規的籃球訓練。一直到了升高中的暑假,我在場邊看著赫赫有名的飛虎籃球隊練球,當時鄭正男教練看上了我187公分的身材,便邀請我入隊一起打球。秉持著好奇以及熱愛運動的心,我就這樣加入了。以前也有許多知名的球員打過這支球隊,像是程偉、洪濬哲和唐志強等等。打著打著,高三那年我當選了亞州青年盃的國手,當時我們飛虎球隊和中興中學聯盟參賽,跟我同期的國手還有蔡世垂、許榮春、程嘉寶、洪濬正等名將,那是我第一次站上這樣的舞台。

 
  榮獲亞青盃季軍的我們,獲得了保送甄試的資格,我考上了當時體育科系裡的第一志願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從那時候開始,我便決定把書唸好,將來以老師為一生志業,不再把重心放在打球上頭。但顯然我與籃球的緣分未斷,大一時師大和裕隆籃球隊打友誼賽,那場球讓裕隆隊的教練看上了我,力邀我加入,後來我便以裕隆隊的身分代表國家參加威廉瓊斯盃,這也算是個無心插柳的結果。



  師大畢業之後,我分發到了南港國中任教,課餘時在裕隆打球,接著擔任助理教練。一直到中華職籃CBA要開始的前兩年,我必須在教職與加入職業籃球之間做出選擇。當時,作育英才的使命感遠遠壓過了高薪的誘惑,加上職籃南北跑透透的生活也不是我所追求的,是以,即便有機會接任裕隆職籃隊的總教練,我還是毅然決然地選擇留在教職。

 
  民國80年,受到北投新民國中謝應裕校長的邀請,我回到家鄉任教。86年時,有一群熱愛籃球的北投國小畢業生,希望能夠延續他們的籃球夢,家長們拜託我成立新民國籃球隊。然而當時教師兼任學校生教組長的我非常忙碌,實在分身乏術,但擋不住家長們的盛情央求以及自己心中對籃球運動無法澆熄的熱情,一咬牙,我就在資源十分缺乏的情況下,勉強催生了一支球隊,用課餘時間練球,這便是新民國中籃球隊的開始。從第一屆的洪志善、第三屆的左從凱、簡嘉宏等,新民陸續招收了許多優秀的球員,也在國中聯賽繳出非常亮眼的成績。四年後更建立了體育班招收運動專長學生,後來這些球員也多半都進了現在的SBL(超級籃球聯賽)。在這樣從無到有的過程中,十分感謝那些學生家長的資助和學校的支持,漸漸地我們有了室內場地,也買了新的球框、球架。回想那時一面負責行政工作、一邊帶體育班、球隊訓練和四處征戰,只能以心力交瘁來形容。


 

  民國95年退休後,除了繼續在新民國中幫助球隊訓練發展,也到處打打比賽以球會友。一年後,在已榮升南湖高中校長的謝校長再次盛情邀約下,我來到南湖高中擔任教練,將原先的男乙組球隊,升格為甲組。幾年後,更參與了女甲球隊的訓練並擔任男女籃總教練。但漸漸地,培植後進、提升教練素質,以期台灣籃球運動向上發展向下紮根的情懷在我心中益發強烈,因此想退居幕後,也就先後扶植交棒給了廖覎鋕、王灝宇、孫韻荃、張益銘幾位年輕教練,自已專注於策畫訓練、平日演練以及給予球員技術和觀念的指導,到了比賽時則擔任助理教練和顧問。

 


(圖片來源:由籃球筆記提供


  身為一位老師跟做為教練有很大的區別。教練,專注的是對球隊戰績負責,注重眼前這三年有沒有打出成績做為學生升學的優勢;當老師,則要對學生的生涯前途負責,引導他們的未來,從教育的角度來教球、教品德以及到了社會上的謀生能力。在我心中,我更珍視自己做為一位老師,而不只是教練。曾經有位學生的家長問我,他的小孩有沒有機會打職籃,我聽了便回答:「當然有!」但接著便提醒他職業運動生命的短暫。相較於美國等國家,台灣的職業運動發展尚未成熟,我們的職業選手常常在運動生涯結束後生活沒有保障。因此,我會為選手們分析各自的條件,給予適當的未來建議。希望他們選擇的是終身職業,而不放棄終身興趣,不要太早扼殺了自己未來的可能性。

 
  這裡要跟大家分享一個教球這麼久以來看到的有趣現象。以往當孩子們在品行或成績方面表現不好時,我會停練三天以示懲罰。那時候,喜歡籃球的學生可是會掉眼淚的,為不能練球感到難過。不過近期有些孩子的反應卻是 :「 耶!我們簡直是賺到了,可以休息啦。」



  我一直在試圖扭轉年輕選手的觀念,期許球員不因自己身為體育班的學生而畫地自限,學生是因為有籃球的專長所以打球,不是因為打球而當學生。還是得以學生的學習為本位,才不會本末倒置。唯有透過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三方面的相輔相成,才能塑造出學生運動員該有的態度,以及在求學的過程中給予正確的價值觀。這就是我常說的:「球技跟學業並重,品德教育則要第一。」



  現在在富邦勇士隊的洪志善,是當年我在新民國中帶的第一屆學生。那時就可以看出他的領導能力,能夠面面俱到、察言觀色,也難怪他在新民和再興時期都是隊長。而之前效力台啤的左從凱,則是一個循規蹈矩,很認真的球員。看著這兩人的發展這樣順遂,我滿是驕傲與欣慰。


  隨著時代的改變,HBL(高中籃球聯賽)的發展在我看來對球員、教練、甚至是觀眾們都帶來了正面的效果。對球員來說,它開放了很重要的升學管道。以前優秀的籃球運動員就只能就讀大學的體育科系,現在則有比較多元的選擇,讓球員培養不一樣的專業。像洪志善到台北科技大學土木工程系,耿少宏到台灣科技大學,他們都是我覺得在打球以外,也認真唸書,後來在這個制度下有不錯的升學結果的球員。對教練而言,則提升了籃球競技的交流水準,場邊的加油吶喊、電視的轉播,讓教練更有動力和目標去帶領球隊,對於技術和觀念的精進有很大的幫助。另一方面,現在的HBL場邊加油團一屆比一屆還要熱烈,不僅是給予學生運動員很大的動力,對觀眾而言,那些同學們即使平時不打籃球,也能在加油的過程中認識這項運動。

(圖片來源及說明:王慶祝教練與南湖高中女籃教練孫韻荃,由籃球筆記提供


  自從去年正式離開了南湖高中,我還是持續關心著這兩所學校的發展,也要給年輕教練們一些建議和提點。千萬要懂得承擔責任,不只是贏球輸球的責任,而是對球員生涯的責任。為了比賽的輸贏拼命,我們在爭的不只是戰績這麼單純,球員的升學保送權也是非常需要注重的。為了讓我們的學生在國高中畢業後,能夠繼續往上成長,身為教練一定得付出心力栽培。最早以前,我擔任教練時,單屆絕對不會收超過10個球員,會收進來代表對他們的認可以及期許,想盡辦法也得將球員訓練到能夠上場比賽,而不是讓球員進到了球隊中,卻得乾坐板凳,自然淘汰。


  如何塑造一名球員,並在三年內給予他或她舞台表現,這是身為一位教練應該要承擔的責任。永遠記得時常自我檢討、期許,輸球時承擔責任並從中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