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自己對話
DETAIL


楊晴 2018/6/12

曾擔任2017台北世大運中華女籃隊長, 現在則是國泰女籃中鋒的楊晴,將述說面對龐大壓力、球隊氣氛低迷時,在她心中那段與自己的對話。

 

  球的當下,我沒有哭,但那不代表我冷血、我不感到難過。身為隊長的我,得告訴自己,我不能成為最後倒下的那根稻草。明天的我們都得抬起頭,重新振作,因為我們還背負著全台灣人對我們的期望,我們沒有資格低下頭喪氣。

 
  我是楊晴,兩年前的我叫楊蓉,因為一些因素跟家人討論過後決定改名,也希望能夠減少自己遇上的的職業傷害,人生能夠更順遂。今年是我打球的第十年了,不禁讓我回想起當初踏上籃球路的過程。

 
  我的家族裡,爸爸和奶奶過去都是網球選手,叔叔和爺爺過去則是籃球選手。國小的我參加過田徑隊(丟壘球擲鉛球),國中原本在桃園大有國中打校隊,後來因為到校外打三對三時,身高太顯眼(完全是家族遺傳),被當時是球探的汪蔚傑教練相中。短短的一個禮拜,我便辦好了轉學手續,直接入住國泰女籃。15歲的我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但在媽媽眼裡永遠就是個小孩,一個人離開家裡到台北打球唸書總是會有些不捨。媽媽載著我到國泰之後,準備要回家時,她是掉著眼淚笑著跟我揮手說再見的,那一幕我永遠忘不了。



  當時的我什麼都不懂,直到晚上躺在宿舍的床上我才慢慢意識到媽媽不在我身邊了,剛開始的一個禮拜每天晚上睡覺時都在哭,但我告訴自己我要堅強我要獨立。就這樣,從國二開始,我每天早上跟著兩個一樣從外縣市來的隊友搭第一班捷運到石牌,從晨操、上課、練球,到了晚上回國泰,還得上家教,每天日復一日重覆這些事情。剛進石牌的我就像一片白紙,體能不好、球技差、投籃亂七八糟、不會滑步不會防守…什麼都不會。經過兩年給汪教練和高教練磨練後,我就這樣每天設定目標、每天去突破,我的體能從最後一名跑到前三名,投籃和防守也都漸漸地有了點樣子。

 
  國中一畢業馬上進了淡水商工,開始接受陳美莉老師的磨練,美莉老師對我非常非常非常的嚴格,她不只磨練出我的球技,更磨練出我的抗壓性與意志力。在她的拉拔之下,高中HBL我打了三年的先發、入選了U16、U18、U19國手,從來沒出過國的我,高中三年跟著教練隊友們去了不少國家比賽移地訓練、遊玩,這些事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是多麼的珍貴,現在更是難忘的回憶。高中三年一轉眼結束了,上了大學又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對於我來說是籃球路上高了一個層次的環境和挑戰。





(圖片來源及說明:中華女籃於韓國移地訓練,由本人提供

 

  19歲那年的我,出了一場車禍。所幸,老天爺的保佑讓在那一切發生時還保有意識,很感謝當時身邊有學姐在。經過檢查後,除了右腳後十字鬆掉,其它皮肉傷沒有什麼大礙,看似小傷卻也困擾了我很久,我必須花更多的肌力訓練去穩定它,也因為這個傷帶出了其它問題,造成身體上同時有其它許多大大小小的傷痛。不過打籃球嘛,有些職業傷害是正常的,這都是要自己去克服的,好在球隊有很好的資源、很好的防護團隊提供照料,才能讓我的職業生涯能夠一直延續。




(圖片來源及說明:羅蘋、我(左二)、林育庭與鄭伊秀於廈門參加世界大學三對三獲得冠軍,鄭慧芸教練 / 攝



  高中曾是亞青選手的我,上了大學除了更增進自己的球技外,目標也就是要再努力點拚進國手名單,也就是大家都熟悉的世界大學運動會。因為慧芸姐的魔鬼訓練,自己也持續努力,最後順利地入選了2015光州世大運國手。即使當時因為身上的一些傷,上場時間不多,但我在那一次的集訓和比賽中經歷了很多,更讓我的人生,再畫上了一筆國際賽事的經驗。

 
  事隔兩年,2017年的世大運接踵而來,這一次的任務對我來說又是一個不一樣的經歷,因為角色不同,壓力也更大了。陣中幾乎半數都是跟我一起打球好幾年的姐妹,我與湘婷、維琳為同屆球員,我們三個年紀是最大的。還記得報到的那天,是我們第一次與外教(外籍教練)見面。那天,馬樹秀老師也直接就向大家宣佈:「楊晴,站起來,妳是我們這次世大運的隊長。」我當時非常錯愕、非常緊張,因為我沒有自信帶好所有的人,我的壓力突然胸湧而上,雖然在文化大學已擔任快兩年隊長,不過這是一個不一樣的環境,我要帶的不只是自己球隊的學妹,還要帶著來自各隊的學妹及同學。不過我看了慧芸姐一眼,彷彿看見她在告訴我,我可以做得很好,可以帶領大家一起度過這一次世大運的集訓。



  接下這個任務後,我告訴自己,即使能力不是最好的,速度不是最快的,但我的態度必須是最好的最積極的,因為後面有多少學妹在看著我。能不能讓大家對我心服口服也是我的一大挑戰,練習比賽中總是會有低潮、挫折,如何用自己正面能量去影響大家也是我一直在努力學習的。在這之中,與我同屆的湘婷和維琳也在我的左右給予我輔助,我很感謝她們。



  籃球是一個團體項目,每一個人都很重要,少一個都不行。在世大運開打前,我從沒想過我們會贏幾場或輸幾場,我只知道,我們大家集訓了一年半,為的不是別的,就是這幾場球賽,無論上場時間多少,上去就是拼,沒有自我,只有團隊,只有無私,才能強壯我們的凝聚力。因此,在進入銅牌戰前的預賽,我們每場都是當做最後一場球賽再打,無論對手與我們比分相差多少,我們都堅持到最後鈴響完的那一刻。


  對澳洲的那場球,我們輸掉了,大家心裡都有些難過和失望,輸球的當下,我很難過,我難過我們輸掉大家對我們的期望,看見我的姐妹們哭了,我更是心疼。但我不能哭,身為隊長的我,進到休息室,告訴我的姐妹,不哭,球賽輸了但我們也盡全力了,或許這場球賽的結果不是我們想要的,但不是一輸就一無所有,我們還有機會把銅牌留在台灣。今天的難過留在今天,明天我們都得抬起頭振作起來,用力的拼完最後一戰,因為我們還背負著全台灣人對我們的期望,我們沒有資格低下頭喪氣。


  而銅牌戰對上俄羅斯,我首節便受了傷退場,當時轉到腳的當下,我覺得自己完了,怎麼可以在那麼重要的比賽讓自己在第一節就受傷。下場經過醫療團隊的即時處理,讓我緩下了傷痛,當時坐在板凳上,什麼也沒多想,就是不斷的幫場上的隊友加油,無法出力,我就用力的出聲。直到第四節,教練叫到我的名字時,我準備好了,無論剩下多少時間,這是最後一場比賽了,上去就是盡全力做好自己的本分,為球隊出一份力。最後的那場比賽,我們也辦到了,在落後的情況下逆轉,那時候的我,感動無比。



(圖片來源及說明:與隊友們和外籍教練一同參加世大運英雄大遊行,由韓雅恩提供)

世大運時在小巨蛋滿場的球迷,感謝全台灣人的支持!



  經過2017世大運的洗禮之後,2018接著又有許多國際賽事,七月的瓊斯盃、八月的亞運。目前的我則被補進中華培訓隊,跟著來自各個球隊的學姐學妹一起訓練著,為未來的所有移地訓練比賽做準備。年底又是WSBL新的一個賽季的開始。每一年行程滿滿滿,很累很辛苦,但一切都是值得的,過著這樣充實的生活,我覺得我的人生很精采!


國泰女籃大大小小的成員們
每一位都是我的家人



(圖片說明:媽媽(左四)與支持了我八年的高中同學來到小巨蛋為我加油)


  個性隨和,但有時候又很固執的我,無論是跟自己的同學、老師、國家隊隊友都處的還不錯。身邊的學姐或學妹,都對我很好也很愛欺負我,我們之間相處的模式就是打鬧、互損,每一個學妹和學姐我都當家人在對待。 你問我有沒有後悔選擇走上這條路,我會說…...,因為我失去很多陪在家人身邊的時間。當我想放棄的時候,媽媽就不斷地把我推回來,她說了一句話:「這條路是妳自己選擇的,用爬的也要爬完。」一眨眼十年過去了,我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我的貴人。


  我沒有規畫什麼時候退休,因為我要打到不能打為止。打到跑不動,未來退休了,我有更多的時間,我想去學跳舞、學彈吉他、學彈鋼琴,現在嘴上說,未來也不知道會不會實現,但至少那已經成為我退休之後設定想做的事,我還想帶我媽媽出國遊玩,把過去無法陪在媽媽身邊的時間彌補回來。


  籃球,教會我很多,教我如何做人、教會我什麼叫做團隊、教會我無私、教會我禮貌、教會我互相體諒、互相照顧,更教會我如何分享愛。到現在都還在學習著如何用正向的能量去影響我身邊的每一個人,把正能量帶給身邊的大家。


  感謝拉拔我的周益生老師、汪蔚傑教練、高敏淇教練,還有曾經帶過我的錢姐,感謝從沒放棄過我的小洪老師、美莉老師、慧芸姐、萱姐還有枚芳姐,及身邊每一位學姐。對每一位恩師我都存著感恩的心,因為有他們,才能使現在的我更加成長、更加茁壯!!!


(封面照片來源:由Double Pump女子籃球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