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自介:戴培峰
DETAIL


戴培峰 2018/6/17

今年從平鎮高中畢業,即將投入選秀的戴培峰,和你聊聊他打球的緣起、以及對未來的展望。
 

  年當學長成晉參加選秀的時候,我就也開始想自己畢業後的發展。那時候畢業投入職棒還只是一個大方向,不過高三這年自認能力上有還不錯的提升,就慢慢把目標明確聚焦在打職棒。在黑豹旗打完之後,表現不錯,就堅定自己把目標放在職棒選秀,專注志向,不想讓自己抱著「反正打不好還有大學讀」這種留後路的心態。的確有跟家人討論選秀的條件如果不滿意還可以念大學,但目前主要的心力就是放在選秀。沒有前兩輪的話就可能會去念大學。


  廖健富學長的驚人表現也帶給我們滿大的激勵;大家本來對高中生印象就是進去之後要養個幾年。但看到他一進去就這樣大放異彩,讓我們更想好好加強自己,希望可以向學長看齊,以較短的時間適應職棒環境。至於對自己的期許是希望在一兩年內可以常駐一軍,並且希望守備可以練得更純熟,因為捕手這個位子對守備的要求最高。自己的優勢就是在守備,希望可以靠守備提升球隊的價值。成晉、承飛學長休季的時候也會回來平鎮練習,指導我們要加強的部分。成晉說進去職棒很操,比這邊還累好幾倍。想到這邊已經很累了上去還要更累……嗯,我想我做好心理準備了。

 
  其實有國外的球隊和張滄彬老師提過旅外的機會,他們跟爸爸接洽,但開的條件也都不算令人滿意。唸大學、參加選秀或是旅外,這些選項各自的好壞,我都跟家人很認真討論了滿長一段時間。一路上這些重大的決定也幾乎都是家裡討論——包括當時要上來念平鎮。當時有來找我的學校有穀保、平鎮、興大、南英、高苑這幾所傳統名校。最後也是交給爸媽決定,討論想好之後才告訴我選擇和原因。



  喔,說到這個:當時選擇高中的時候其實很不想來平鎮……一來是覺得這邊很強,怕沒有上場空間;再來就是覺得這邊太強,比賽都一直贏,想看有沒有機會去其他學校挑戰打倒平鎮,阻止他們放肆哈哈。但現在回過頭看,很慶幸自己做了這個選擇,來這裡之後的高強度也激勵我許多。也很感謝一路上有個伴,跟古林*從國小、中山國中當隊友再一起來到平鎮。國中生看平鎮就像現在我們看旅外一樣,覺得好厲害、甚至有點遙不可及,何況在這之前也沒有中山的學長來到這邊。比起退縮,我們想的反而是:既然沒人來過,那我們來努力試試看吧!*註:古林睿煬

 
  記得高一剛進來的時候強度還跟不太上,常常想說自己真的有到這個水平嗎?這麼好的學校耶!當時的壓力來自:覺得自己都已經打不好了,還一直先發。高一的前半年到滿後面都打不好,好一陣子都練不起來,也會懷疑自己。當時真的是滿低落的,也想過放棄棒球。但爸爸告訴我說「才高一,想那麼多幹嘛!」國中的教練也鼓勵我不要急,他告訴我自己是有那個能力的,練就對了,能力一定會展現出來的!「如果都到谷底了,最差就這樣子了,接下來就一定是往上的。」心態慢慢調適,不心急之後果然就漸入佳境了。



(圖片來源:由本人提供


 

  能在高一就當上先發捕手,的確感覺自己是幸運的,但這時上場常常怕拖累投手學長們,怕不知道怎麼搭配。畢竟學長也在這裡兩三年了,也有他們各自的壓力。看著學長那麼想帶好我們,我很怕自己會扯他們後腿。但慶幸遇到的學長其實都很好,也都會鼓勵我別多想,就做好該做的事就好了。升上高三之後輪到我們當家時,伴隨著更強的責任心,我們會互相提醒要做好,因為有學弟在看。即使練到比較累,比較散的時候,我們都會互相督促要撐下去,當好學弟的榜樣。



(圖片來源:由攝影師Salada提供
 

 
  學長如果表現比較不好的時候,身為捕手的我要怎麼跟他說?這是一門大學問,對高一先發的我來說更是一個特別困難的任務。剛開始的時候戰戰兢兢,上去說的是「學長,你感覺這局不太穩喔,哪裡有問題嗎?」高二就比較好了,不至於那麼怕,敢指出學長沒有做好的地方,但也還沒到現在高三這樣敢跟投手開玩笑,現在叫暫停上去投手丘就都是「欸幹嘛啦~吼不要鬧了,很累了趕快投一投嘛!」但其實還是關心投手的啦:「手OK嗎?好啦OK就趕快投就好趕快下去了阿~在那邊那麼久~」像這樣換個語氣減緩嚴肅,讓投手輕鬆一點。

 
  平鎮三年下來,過去一年我覺得自己進步最多的是在場上的心態。二年級時上面還有學長扛,帶給我們安心感,身為學弟就是做好本分就好。到了高三換成我們帶學弟比賽,責任感重了許多。加上自己是捕手,要去帶領全場、帶領學弟。之前遇到問題的時候會覺得有學長在,但是現在遇到問題時,我必須頭腦動更快去想該怎麼做——甚至在問題發生前,就先預想好可能出現的各種狀況與應對策略,如何去指揮守備。



  我覺得自己個性上算是一個穩重的人——但其實這個穩重是打球一路上慢慢磨練出來的;捕手如果沒有好好處理心態和情緒,場上大家都會亂掉。回頭看剛開始打球的時候,自己太浮躁了,太容易分心、生氣,後來慢慢打上來才知道當一個捕手真的要冷靜才能看到很多東西。高中最印象深刻的比賽就是去年的黑豹旗冠軍賽對穀保。那場我們的整體戰力比他們的完整,他們的主要都是一二年級,而我們則是一路從高一打到現在的高三陣容。開賽前我們就覺得贏面很高,可能心態有稍微放鬆。但結果2:2打到最後一局,是打到延長賽我們才贏下。我覺得我們的實力不應該只拿出這樣的表現,這次經驗讓我深切體認棒球沒有這麼簡單,永遠不要輕敵、永遠要把對手看的強一點!



  關於棒球,身為一個捕手,參與到場上這麼多部分中,我最愛的是阻殺跑者的快感。想想看,跑者一定是對自己腳程很有信心才會跑,在那樣的信心之下跟他對決,阻殺成功就像是大聲宣示主權:「再快你也跑不過去!」這樣澆熄對方的氣焰、阻斷得分機會的成就感真的很高。



(圖片來源:由本人提供


  會走上棒球這條路,爸爸可說是最重要的角色。爸爸喜歡打棒球,他也常提到自己小時候想打棒球但阿嬤不讓他打,所以就把夢想寄託在我身上了。在我小時候,爸爸周末有在打壘球,就會帶我去,我們也會去台中球場看球。更小的時候是給舅舅帶,舅舅也很鼓勵我們運動。幼稚園以前舅舅會帶我騎單車、爬山、溜冰、打羽毛球啦、網球啦,自己也很好動,什麼都玩,真的是能動的我都會玩。上幼稚園的時候爸爸就把我帶回台中了。在一次玩球的時候被國小學長的媽媽看到,就問家人要不要讓我打棒球。原本只是參加夏令營那種玩玩,後來打的不錯轉進正式的棒球隊。小時候真的也很喜歡直排輪,我算是很會溜的喔!一二年級回台中家,附近有個公園可以溜直排輪,那時還會一直跟媽媽吵著帶我去溜直排輪。是後來打棒球太累才比較沒在溜(像現在放假幾乎都回家睡覺,耍個廢。沒辦法,平常真的太累了)。我真的很愛直排輪,如果不是打棒球現在可能在這條路上認真發展呢!


  把棒球作為人生方向是從國中開始,國小還像是培養興趣玩玩而已。國中的時候一方面教練有在叮嚀,我們也覺得從小三到國中都已經花這麼多年了;一方面又有職棒作為憧憬,剛進去的薪資就比一般各行各業還要好。國中開始堅定自己要走這條路,高中就更篤定了。真的要特別感謝中山國中的教練團,畢竟國中剛開始那時比較皮、很愛玩,常常覺得幹嘛那麼認真練球?那麼累!普通生在放假的時候我們都還在練球,當時難免心裡會有點不平衡。但教練只要看到我們比較散,就會很嚴厲的盯,他總說:「你們比別人早定下來自己未來的路,當然要比別人努力去走到那個目標,普通班的同學可能都還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做什麼!」有這些想法、共同的目標在心中之後,大家就逐漸步上軌道了。


  爸爸開啟了我與棒球的緣分。如果拿到簽約金,我最希望幫爸爸換一台車,因為爸爸現在那台也開滿久了。總想說爸媽照顧我這麼久了,希望可以用第一筆錢好好幫忙他們,讓爸爸換一台車更舒服。至於我自己應該也會想買輛車子吧!因為這是之後開始工作一定會用到的東西。不過自己的那台是其次啦,還是以幫爸爸買優先。


  以職棒來說,不管最後是到哪隊,我最想成為彭政閔學長那樣的選手。他在兄弟就是一位精神領袖、一個榜樣。負面的新聞永遠不會有他;即使他在場上偶爾陷入低潮,也從來不會被懷疑在一軍的價值,因為他已經豎立起一個地位了,絕對地受人尊敬。而且每年一百多場比賽,可以保持健康打這麼多年,一定也要有很強大的自律才能做到。經由努力付出去爭取屬於自己的成就,這是我想跟恰恰賢拜看齊的。


  從被環境保護的高中生到要成為職棒選手,我知道勢必要接受更多目光的注視,要更督促自己的行為。說實在,網路上各種閒言閒語要不去理會也很困難,但我們就是要學習去消化,時時提醒自己先心理做好準備:很多人在網路上亂放話就是故意要去激你的,努力保持這樣的想法不去理會就是了。以前會比較在意自己在別人眼裡的模樣,後來漸漸體認到做好自己就好了。我最愛的頑童說的「如果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該怎麼自己」,是吧?


  職棒,我來了!


(封面照片來源:由攝影師Salada提供)

看更多2018選秀球員文章:
新兵自介:陳晨威 | 新北市成棒隊內野手
新兵自介:吳俊偉 | 新北市成棒隊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