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色天空下
DETAIL


陳達平 2018/7/3

從小就在統一獅球隊忙東忙西的啦啦隊長陳達平,長大以後一樣在心愛的球隊、做著他熱愛的工作。

 

    2007年10月28日,職棒十八年總冠軍賽第七戰,楊松弦接殺了中外野飛球後,即使只有幾秒鐘的時間,但當所有的橘色彩帶被拋下,在低處看台上的我,抬頭一看,我的天空是橘色的。
  
  
  那是這輩子很難忘掉的畫面。統一在澄清湖球場拿下了總冠軍,那也是造就往後三連霸業的第一年。


  我是達平,會開始看棒球,是因為我的爺爺,受日本教育的他,對棒球有著一股熱愛,當時的他在家中的電視上裝了個小耳朵(天線蝸),就可以透過日本的頻道收看日本職棒。受到他的耳濡目染,小時候的我便知道全亞洲最強的就是巨人隊,有個在西武獅的台灣選手叫作郭泰源。

  
  我常覺得很多第一次的事情,總是最令人印象深刻。從我國小開始,台灣有了職棒。家住台南的我,當然也為之瘋狂。不過年幼的我買不起票,只能去排外野的免費學生票。彷彿還可以回想起第一次看球,那場比賽是統一對上時報鷹,在從前那個還沒有被維修、整建過的台南棒球場,外頭簡直跟夜市一樣熱鬧,賣鳥蛋的、青草茶的、黑輪米血通通都有。那時我坐在外野,整個球場塞得滿滿的。而第一個幫我簽名的,是當時統一的右外野手,鄧耀華。


  當時的職棒,最有名的人包括剛旅外歸國的味全龍強打呂明賜,還有兄弟象的盜帥林易增,只要他一上壘,就一定會用非常快的速度盜上下一個壘包。我的目光被這兩個人所吸引,因此剛開始支持的是味全龍和兄弟象,甚至還用郵政劃撥,繳了350元加入了大象會。而真正跟統一的淵源其實是國中一年級的時候,我去參加了統一蜜豆奶棒球夏令營,開始接觸到球隊的工作人員之後,也就慢慢開始支持統一獅。


  那時候的職棒加油團很特別,各球隊都不是只有外野的官方加油團,以統一獅而言,內野有由台南的球迷們自己組成的府城獅子營,還有高雄獅子營、北獅、竹獅、中獅,來自各地的加油團,每個加油團都會做一面旗子,做得比官方的還要大。甚至還有專門為單一球員加油的應援團,像兄弟象的光輝組、盜帥組等等,那個年代的球迷真的非常熱情,每場比賽動輒六、七千人。


  而家住台南的我,順理成章的加入了府城獅子營。加入後,負責的第一個工作就是掌旗,到了比賽結束,旗子髒了,我便把它帶回家,拼命得把它刷乾淨。這些現在看來很傻的事,我想也都是出自於自己對棒球那一股腦的熱誠吧!


  到了15歲的時候,我就常來球隊裡幫忙一些雜事,像包球員卡、貼扇子上的貼紙等等。退伍的隔年便開始在球團裡正式工作到現在,過程中跟著標哥不斷學怎麼帶加油,到今年開季,我進入統一的時間剛好滿十年,對這項工作的發展當然也有很多的心得。


  談到場邊加油的方式,以前跟現在也有很大的不同,以前靠的是鼓聲來帶領大家喊口號的節奏,而口號也很簡單,不是安打就是全壘打,簡單歸簡單,但只要大家團結一致的喊,就會變得很有氣勢,就像林易增的口號盜盜盜,只要整個球場的球迷用同樣的節奏在喊,加油聲便會響徹雲宵,十分令人震撼。到了後來,漸漸地學習日本職棒的方式,將整個管樂隊搬進看台,融入各式樂器的輔助來帶加油。


(照片來源及說明:陳達平舉潘武雄的加油口號看板,帶領球迷喊聲,李家瑋Chiawei Lee / 攝。)


  管樂的加油方式具有即時性和靈活性的特點,只要指揮、鼓手和其他樂隊老師之間有充分的默契,加油口號一喊完就可以馬上接著下個音樂,甚至喊到一半要切歌也可以,非常即興。


  相比於現在的數位音樂,有人會說管樂器的加油方式比較有溫度、給人震撼的感覺,但這些其實都取決於比賽當下給你的感受,今天樂隊吹了個長音,球員打了全壘打,大家會覺得好震撼,音樂帶得好有聲勢。但如果出現的是雙殺打,大家便會覺得樂器聲音好吵雜,不怎麼好聽。這種方式之下,看台上的啦啦隊隊長便會顯得十分重要,要給樂手口述和手勢,讓他們可以知道什麼時候該進到下一首歌。這些事情都需要長時間的磨合,好讓比賽時的加油可以順利地進行。因為時代的不同,要投入的心血方向不一樣了,所以這樣的方式開始逐漸式微。


  2012年Lamigo去了韓國亞洲職棒大賽,發現韓國的應援方式很特殊,用的是數位音樂的方式,電子音樂搭配人的加油口號,認為這樣的變化性和娛樂性是台灣沒有的,也就趁著他們球隊轉型、認養球場的時候引進了這樣的加油方式,他們稱為猿風應援,也創造出了自己的特色。其他幾隊覺得很有趣,慢慢開始跟進,以統一而言,還沒有完全轉變,採用半傳統半數位音樂的加油方式。


  數位音樂不像管樂那麼樣肅殺、震撼,它給人的是一種歡樂的感覺,在使用也非常方便,只要器材搭設的完善、避免音控端的人為失誤的發生,就可以很完整的表現給觀眾。唯一的缺點是即時性比較不好,每次的播放都得把完整的歌播完,不然有頭沒尾,會讓球迷感覺不好。


  而在啦啦隊的工作方面,首先需要檢查看台上有無異常、確認比賽活動的流程、檢查音響和麥克風、把相關流程告知給音控、吉祥物和girls,當然還包括了準備自己的裝備等等。到了開放球迷進場之前,我會把球場都走過一遍,聽聽音響會不會太大太小聲。開賽後,在比賽的過程中,領先和落後時會有不一樣的應援和帶氣氛的方式,也要注意球迷反應的熱烈與否是不是受到天氣或比賽勝負而影響。當然在有球迷被界外球打到的時候,也要即時處理。畢竟我在看台上,在所有座位的前方,看的比聯盟工作人員都還清楚,所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負責。賽後,也是得等到球迷都離場後,才會離開舞台,開始把所有開賽前的工作又在重複一遍,比賽若是10點結束,我常常是11:30才會離開球場。我想這也是因為我也曾經是個瘋狂的球迷,所以現在成為球團的一份子,看到任何跟球迷權益有關的問題,即使不在我負責的範疇,我都還是會盡力把它們處理到好。


  一場球賽,給球迷最大感受的終究還是球賽的內容本身。過程中要怎麼帶領球迷在落後的情況下幫球員加油,就得去做賭注。啦啦隊其實都是在賭一個機會,如果有一位打擊率三成打者,三次打擊裡會有一次打出安打,我們就是要賭這一次的出現,要讓球迷相信應援、加油聲是有幫助的。當球迷真的喊出去是一支安打、全壘打,他們就會覺得加油是有效的。投手的部分呢,我們就要把加油原因口述化,就像標哥常說的「有加油就有好球」,我則是說「一聲加油換一個好球」。


(照片來源:由本人提供,李家瑋Chiawei Lee / 攝


  難道真的每次加油都能換來好球嗎?當然不一定。但如果喊出去的加油最後真的換來了一顆好球,球迷就會有回應。攻不行的時候就要先從守開始,跟球迷們說:「剛剛防守時我們有加油就是好球,現在進攻,安打一支一支喊出來」。只要被你拗中,就和球迷的想法聯繫上了。所以要去看場內的變化,球賽勝負你不能控制,但是可以控制講話的口氣、方式。


  在負責加油工作的這十年下來,有幾場比賽是我永生難忘的,除了2007年總冠軍賽Game 7在澄清湖封王的瞬間,橘色彩帶拋下後遮蓋天空的動人畫面。另外一場,是2009年的總冠軍Game 6對上兄弟,那場十七局的大戰,在王勝偉的全壘打後,感覺就像全世界的百萬象迷都得救了一樣。但對統一來說,打了那麼久、大家都那麼累,為什麼最後贏球的不是我們,好不甘心。


  那天賽後,我看到高志綱他是扶著牆壁,一個人慢慢地走到防護室的,因為他一個人蹲了十七局。 這兩場比賽,一個是一輩子無法忘記的畫面,另一個一直到現在都還是中華職棒的歷史紀錄。


  去年10月11日,例行賽的最後一場比賽對上Lamigo,是9月7日那場比賽因雨延賽後的保留比賽,也是決定下半季冠軍的關鍵比賽,我們從第二局下半滿壘兩出局兩好球兩壞球0:6打起,賽前沒有人相信我們能夠贏球。但開賽後,我們只花了八分鐘就追平了比數,甚至有電視機前的球迷剛打開電視以為螢幕上的比數顯示錯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身為一位啦啦隊指揮,總是告訴球迷:「不放棄一定有希望」,這是我最堅信的一句話,也是我覺得需要傳達給大家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信念。 今後,我將持續在看臺上吶喊著。希望大家能進場為在場中拼鬥的球員們加油,一起為統一獅拋下那滿佈天空的橘色彩帶。




What's HOT ?
中華職棒選秀特輯
新兵自介:陳晨威 | (Lamigo第二輪所選)
新兵自介:吳俊偉 | (中信兄弟第四輪所選)
新兵自介:戴培峰 | 2018中職選秀狀元(富邦悍將)
國體聯訪:劉軒荅、高宇杰、王政順(分別為統一獅、中信兄弟、中信兄弟)

新兵自介:古林睿煬 | 2018中職選秀榜眼(統一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