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戰將
DETAIL


林瀚 2018/7/13

入選棒球國家代表隊接近30次、兩屆經典賽,長期在合庫棒球隊努力的超級工具人林瀚,和你聊聊披上藍白球衣的故事。

    個人小時候,一定都被問過自己的夢想是什麼。有些人一輩子不曾實現,另外的人卻能美夢成真,而我卻剛好一半一半。自從開始打球之後,當國手、代表台灣出征,以及進入職棒就是我的兩個夢想。其中一個只能當成遺憾了,不過另外一個夢想,我卻能達成27次,還可能更多喔!


  其實到底打了幾次是人家告訴我的啦,我早就記不清楚了,哈哈,可以告訴我是怎麼算的嗎?對我來說,進國家隊是我每一年的目標。在高中之前,我覺得國家隊離我的距離好遠,直到大三我才開始常常打國家隊。從那之後,進國家隊就變成一個鞭策自己的方式。人家說在業餘進步的速度比較慢,我也覺得是實話啦,競爭對手少、強度普遍也較職棒弱,如果沒有明確的目標,退步速度一定比較快。但是每年我如果都能讓自己維持在這個標準之上,應該每年都能帶給我些微的進步,或至少不會退步。


  年輕的時候進國家隊,常常帶著一種又期待下場比賽,但又有一點懷疑自己的心情。第一次參加的正式國際賽,是06年的第三屆世界大學棒球錦標賽。在古巴比賽算是很特別的體驗,能在那邊打球的台灣人應該不多吧。但是我當時還沒那個心情去想這些,只覺得有點怕生,自己也在想這個比賽會不會有點難打啊?後來和隊友們聊聊天,才變得輕鬆一點。一開始也是擔任替補,後來看著大家在場上拚,我在板凳上看的心癢手也癢,好想下去打!


  機會很快就來了,四強賽對古巴的時候,我大概第七局上去短打,沒想到比賽一直延長,我也上來打了三次,很誇張的延長到了15局。那時候剛好滿壘又輪到我打,打出一個一壘線邊、需要反手接的球。一壘手傳home來不及,我也不好意思說贏在我啦,但是心裡總覺得這球要是穿出去了有多好,再見安打就可以被寫得很好聽了哈。不過仍然是很難忘的回憶,非常開心能贏了這場球。古巴當地的人也很有趣,我們預賽輸美國很多分,穿越海灘走回飯店的時候,他們知道我們是台灣隊,就開始「USA!USA!Whoo~」的鬧我們。結果四強贏了他們自己人,回飯店的時候反而受到一堆鼓掌歡呼,真的是又熱情又好笑的民族呢。

(圖片來源:由中華棒協提供)



  打了那麼多年的球,出國的機會真的很豐富。尤其是荷蘭,之前港口盃、哈連盃定位有點像觀光兼比賽,還會派車帶你出去玩,最近這幾年好像遇到一些經濟上的問題,去荷蘭比賽都沒有派車,最近還要自己找車坐,幸好是已經去很多次了,也都知道要怎麼搭車。我們常去那種風車村、小漁村,以前大學的時候覺得去那邊很無聊,陪老教練他們散步而已,走來走去看一些有的沒的。我之前都好想跳過早上的小漁村,直接下午去阿姆斯特丹熱鬧一下。結果現在沒派車之後,我們竟然會想花錢請巴士帶我們去那邊,可能是心情上的轉變吧,年紀大了之後來到這些地方看看風景真的能夠放鬆,不想再去節奏太快的市中心了。


  能夠被選入國家隊是一個肯定,但是要在裡面拿出表現,又是另一回事。打久了之後心情上一定會比較放鬆,不像剛進去的時候很緊張,畢竟年紀比較小。後來會慢慢地發覺,在國家隊其實跟在自己母隊做的事情差不多,只是責任比較重,能夠帶著平常心之後,就能克服掉這些不利的情緒。另外一個挑戰就是如何適應擔任替補的角色,我覺得應該沒有人是一開始就擅長當替補吧,畢竟都是先發好才會被選。而這時候就很仰賴教練的引導,第二屆經典賽的打擊教練王光輝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老大他不會給代打的球員壓力,也會在適當的時機就提醒我們要準備了,不會突然被推上火線。而我自己的習慣是會留在休息區裡面觀察對方投手,雖然代打的時候沒辦法保證結果,但至少每一個打席我都做足了準備。

(圖片來源:由中華棒協提供)



  而守備方面就是我更加注重的地方。我最大的優勢就是我在二、三、游都能守,進而帶給教練更多調度空間。其實我自己有一個自信程度的排序啦,游擊是我大學的老本行,排第一,剩下就是二壘、三壘。我覺得守備的時候影響我最多的是視野和視角,二游的視野很寬廣,守起來感覺特別舒服,那三壘就比較狹窄一點。而視角的部分,每個地方的來球都不太一樣,左右打也各有不同,如此我的準備方式是什麼呢?其實很簡單,就是多接。尤其是我最不常接觸的三壘,除了前面提過的視野狹窄,三壘的球多半是一定不能掉的,又多了點無形的壓力,所以我最賽前練習最常出現的地方就是三壘。說到這個就不能不提紅龜賢拜,像他這樣二、三、游都能守得好的球員,是我很敬佩的對象。


  至於我印象最深刻的國際賽,就是兩屆的經典賽了吧。出發後最先體會到的感覺,是一種很微妙的、不熟的感覺,畢竟大家旅外的、中職的還有業餘的,常常會有各自的話題。再來就是一種逛大觀園的感覺,「想不到我也能來東京巨蛋打球啊」。比較可惜的是,這屆的比賽也真的像參觀一樣,一下子就輸掉了。球迷們常常說好想贏韓國(應該再加上一個日本)、不能輸中國,球員們當然也都是這樣想的啊!亞洲這三支球隊我們打起來真的格外辛苦,尤其是絕對不能輸的中國。遇到日韓我們通常會全力進攻,但遇到中國的時候,反而綁手綁腳的,覺得只要能死守住,不掉分數就好。以前遇到實力比較懸殊的中國隊,分數拉開之後就可以放開打,但是這屆經典賽的敗北就不是這樣。提早落後的那一分會把球員們的自信吞噬掉,只剩下滿滿的壓力。如果能拿出平常心應戰,那天的中國隊一定不是我們的對手。


  到了2013,也是我第二次參加經典賽,學長們都說這次是組隊組得最好的中華隊,最有機會拿世界級冠軍的一次。打出來的成績也真的很不錯,只是後來有些氣力放盡了。身為一支這麼強的球隊的成員真的很棒,但有些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上一屆那種有點不熟的感覺,現在竟然變成了些微孤單的感覺(笑)。這次業餘的球員只有我跟曾仁和,但其實學弟他也不太算業餘啊。看著這樣厲害的隊友們,說實話會有一點跟不上的感覺。其他人都想著比賽的時候要努力表現給國人看,而我呢?我要先在練習的時候,表現給隊友、教練看!有時候還覺得練習的時候就好像正式比賽,還會有點壓力,一種非證明自己不可的壓力。不過這種壓力反而讓我也不怕犯錯,反而更敢拚、敢衝,沒有得失心。入選這屆經典賽是很美好的體驗,但打完之後總覺得好累啊哈哈~


  在經典資格賽、正賽之後,球迷們又重新回到球場了。在台中的那三場球真的很令人感動,知道球迷們還是關注、喜愛我們的。但是經典賽結束之後中華職棒的進場人數回流,我們在業餘其實沒有太大的感覺。對於職棒嘛,誰沒有過憧憬呢?人家說我們是拒絕職棒的人,但我們不是拒絕職棒,只是覺得走業餘這條路會對我們比較好。我對外的回答幾乎都說是時機不對,其實我自己很了解我自己的身體狀況,我是一個很喜歡拼、卻也很容易受傷的球員,職棒一百多場我到底能下去打幾場,這是我在乎的事情。如果你叫我們現在去打職棒而且有位置給我們,我們當然沒問題,但這條路能不能走得長久才是重點。老學長都說,球要打一瞬間還是打久是你自己決定的。選擇前者你能一下獲得名利和閃耀,但後面尾隨的是不確定性,或是你長久的打下去,還能做一些傳承給晚輩。我的選擇在於後者。

(圖片來源:由中華棒協提供)



  談到傳承,現在入選國家隊對我而言,和比賽成果並重的就是傳承。平常在母隊裡,隊友間年紀差的不會像在國家隊,有時候能差到15歲之多,因此要接棒給年輕人,最可能的就是在國際賽中完成。我年輕的時候在國家隊會覺得和學長有距離感,這樣子的球隊可能就會造成學長、學弟間的隔閡和壓力。所以我當學長之後,我希望能像我的偶像——恰恰賢拜一樣,當一個親近、又能帶給學弟正面影響的學長。所以我會去融入那些年紀比較小的,跟他們一起玩鬧,先拉近平常的距離,在場上大家也會比較平常心,進而有好的發揮。那如果在國際賽能有好的發揮,通常就是一個年輕球員發光發熱的開始,不是嘛?讓台灣棒壇能代代出人才,我想這就是傳承的意義吧。


  對於即將重返的奧運棒球,雖然說我對每一個國家隊的機會都是等值看待的,但奧運畢竟是一個我沒參加過的比賽,我會盡力去拚,像一個解鎖成就的機會。關於我的棒球人生,我的選擇是打得長久,而我想我也能做到吧。而且說不定我以後也會變成那個,拗那些年輕小夥子去看風車村、小漁村的老教練呢。

 
 
 



你可能還會想看

十年昨日 | 呂祐華



It's All About Football ! | 朱恩樂 Onur Dogan

What's HOT ?

中華職棒選秀特輯 

新兵自介:陳晨威


兵自介:吳俊偉

新兵自介:戴培峰

國體聯訪:劉軒荅、高宇杰、王政順


新兵自介:古林睿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