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時刻:品勢
DETAIL


李晟綱 2018/7/18

這是跆拳道品勢國手李晟綱從小到大練習品勢的故事, 以及他對自己未來的要求和期許。 同時也將闡述家人在成長過程中帶給他的力量。


    到為什麼會開始練拳,算是因為家庭的因素吧。我的爸爸、媽媽都是教練,哥哥、姊姊也有練拳。因緣際會下我也就跟著練跆拳道了。我們都差不多中班,在那個可以開始跑跳的階段就開始練跆拳道。一開始算是受到家人要求,後來也就慢慢練出了些興趣來。


所謂的品勢,就像是武術的套路,以前是用來作為跆拳道晉段的依據。從2006年第一屆品勢世錦賽開始,各國逐漸開始對這個項目有些重視。台灣也有了品勢的相關比賽後,爸爸覺得這是一個新興的項目,決定讓道館轉型為以品勢為主的道館,而我也從國二、國三的時候,開始真正練習品勢,踏上這條後來讓我順利當上國手、大大影響了我人生的路。


起初的我還懵懵懂懂,就覺得能夠對練的跆拳道比較好玩,跆拳道就是要有兩個人打打殺殺,踢來踢去的感覺才對;而練品勢感覺起來比較乏味,對著鏡子打正拳,每天就打一百拳、一千拳,也沒有對手。但說實在的,基本動作要好就要一直練一直練,縱使一開始的練習很枯燥,等到後來動作做起來漸漸變得比較流暢、成績慢慢有點起色後,也就慢慢能接受這個項目了。


小的時候,姊姊就是我的榜樣,不論是在學校的學習上還是比賽上的表現,她都表現得很不錯。每當我功課表現不好或練拳練得很差的時候,就會覺得姊姊都可以做到,我也必須可以做到。這樣的心態,無形之中也給了自己一些壓力,畢竟從國小一路到高中都跟她同一所學校,老師們都先會認識姊姊,常常都會被拿出來比較。


同時,做為教練的孩子,大家都會認為如果我成績好,就是因為我爸爸是教練;成績不好,就覺得我爸爸是教練,怎麼可以表現不好。得不到外界的稱讚或肯定,又得付出多人一倍的努力,坦白說來,其實一開始的我壓力真的滿大的。


但我想結果是好的,我有在這樣的壓力中受到激勵,逐漸成長。但是現在到大學和研究所之後情況就比較改變了,我開始慢慢走出自己的風格,有了自己的目標。


(圖片來源及說明:美國公開賽,與中華品勢代表團的大家在飯店門口拍照,本人提供)


在我的運動生涯中經歷了大大小小的賽事,我想最讓我印象深刻,也是大家比較熟知的,還是去年的世大運了吧。大約是在世大運的四個月之前的比利時公開賽,我和文暄的搭檔受到了教練的肯定,決定以這樣的組合來準備六月的世大運決選,也順利的獲得代表台灣的機會。

 

圖片來源及說明:與女友廖文暄於世大運測試會奪冠,世大運組委會提供)


但七月時,文暄不巧在韓國公開賽傷到了腳踝。為她感到擔心之餘,也覺得在距離世大運僅剩一個月的時間內,要重新組搭檔、培養默契、改動作,這需要的是多麼長一段時間的磨合期,於是我剛開始對於跟其他人搭配感到反感,心裡出現放棄的念頭。


但是後來在爸爸和姊姊與我的溝通後,大家都還是希望能試一試,看看能不能讓中華代表團有個好成績,所以也就安排了佳恩來和我搭檔。


佳恩與文暄不同,文暄擅長踢擊,佳恩擅長的則是空翻動作。與韓國教練不斷討論過後,在非常緊迫的時間內,為了能夠將我們的長處發揮的淋漓盡致,在整套自由品勢動作的風格上做了很大的改變,我們在動作中加入了非常大量的空翻元素,也有一些互拋的動作,我想這是與其他國家隊有很大不同的地方,能夠做出區別,這些高難度動作將會為我們加到許多分數。


佳恩是個很認真也比較容易緊張的人,在搭檔確定後的那段期間,她常常會從白天練到晚上不停歇,我想她突然要面對那麼高強度的賽事,當然也是有不小的壓力吧。我則是對於這樣的大場面顯得平淡許多,不太會感到緊張。也因此,我時常用一些話語來減輕她的壓力,讓她能夠比較冷靜地面對比賽。而文暄除了自己傷後的復健外,也扮演我們兩人之間的磨合器。在短短的幾個星期裡,協助我們練習、也督促我將動作做到盡善盡美。


經過了為數不多的練習,我們就要站上世大運這個大舞台了。比賽當天,在場邊的中華代表團和看臺上的親朋好友的目睹下,我們完成了整套的公認品勢和自由品勢,最後一個動作完成後的瞬間,我心裡很肯定的告訴自己,金牌到手了。


坦白說,現在回想起來,我們到了比賽的前一個星期都還沒有將整套的動作敲定,正式的演練也是到了世大運的前三、四天才做過第一次整套的練習。世大運比賽當天能有這樣的表現,只能說真的是奇蹟中的奇蹟。也特別感謝佳恩的努力和配合,可以在那麼高強度的比賽中把所有動作打好、有完美的搭配,我對我們的表現真的感到非常滿意。


(圖片來源及說明:與蘇佳恩於世大運拿下金牌,大專體總提供)


因為傷勢的關係,我退出了今年的亞運。照醫生的說法,前十字韌帶斷的嚴重,半月板也有受傷,如果不開刀,應該是沒有辦法復原。但考量到開刀的不確定性和休養復健所需要的時間,我選擇透過練習的過程,來適應這樣的傷勢。


一般而言,品勢這個項目的選手其實不該會有什麼嚴重的運動傷害。但近年來,自由品勢的出現和競賽規則的改變之後,我們代表隊上16個有10個受傷,腳扭到、骨折等等運動傷害都有,像文暄、佳恩也是累積了很多傷痛。


這個項目的風險比較大的原因在於,跆拳道選手在一些動作的養成上,不像是體操選手,從小就可能會接觸到空翻的基本動作訓練。以我們而言,要接觸這樣的訓練通常是在比賽動作決定後才會開始準備,不僅基本動作或觀念上學得不夠完整,又已經有了點年紀,才要開始練別人小時候就已經練好的東西,再加上場地的材質不像體操、武術那樣柔軟的關係,就這樣直接練習高難度動作,其實對膝關節、踝關節來說都是很大的負擔。除了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個挑戰,也容易造成傷害的發生。


原先的我,還希望能將沒比過的亞錦賽和亞運比完,獲得好的成績之後,再來思考未來的方向。但事情總是來的突然,這些比賽都在今年因傷而錯失了機會。一開始的我比較沒辦法放下,時間久了,漸漸也比較能釋懷。現在的目標就是今年底的世錦賽、明年的世大運和全運會,可能在這些比賽結束後,就會選擇結束我的選手生涯。


對我來說,每一位在這幾年中幫助過我的家人、朋友、教練都很重要,尤其是我的家人們,他們在生命中都給了我很多幫助和堅持下去的動力。還記得小的時候,爸爸對我和姐姐的訓練是嚴格的、會很兇的那種,兇到那時候的我都不想練習了。一直要到我升上小學五年級,才慢慢可以分辨當我們在接受訓練的時候,他就是一位嚴厲的教練;私底下、非訓練的時間,他才是我們的爸爸。

 

(圖片來源及說明:106年全運會,與爸爸(左一)、我、姊姊(右二)、媽媽(右一),本人提供)


對於未來,會不會擔任品勢的專任教練,我還沒有拿定主意。又或者是從事其他自己沒有接觸過的工作,像開一家早餐店,或是到動物之家去幫忙等等,這些都是我覺得十分有趣的職涯選擇。


從小到大,這項運動伴我走過了大半的人生,最後的這幾場仗,即便帶著傷,我還是會奮力地踢,好好地表現,不只是為國爭光,我想也算是為自己的運動員生涯拚出一個完美的ending。

 
 
 



你可能還會想看

與自己對話 | 楊晴 : 世大運女籃隊長



It's All About Football ! | 朱恩樂 Onur Dogan : 大同足球隊球員

What's HOT ?

中華職棒選秀特輯 

新兵自介:陳晨威


兵自介:吳俊偉

新兵自介:戴培峰

國體聯訪:劉軒荅、高宇杰、王政順


新兵自介:古林睿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