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有籃球夢的你
DETAIL


蔣淯安 2018/7/28

你也有籃球夢嗎?如果追夢的路上遇到阻礙、疑惑怎麼辦呢?讓蔣淯安來指引你吧。

 

    國小三年級,我放學就常會拿一顆球到球場。我也忘記確切是怎麼開始的了,在學校會看到大家下課打,我家裡剛好就有一顆籃球,好像就發生的這麼理所當然。我們那邊算是比較鄉下的地方,打籃球的人不算多,學校也還沒有籃球隊,所以我也就是一個人運運球、投投籃這樣而已。即使只是一個人打球,但這的確是一切的開始,從那時,我就能感覺自己對打籃球有種很不一樣的熱忱。


小五開始,我才接觸到比較正規的籃球訓練。因緣際會,那時候有個教練很喜歡籃球,就在我們之間組了個籃球隊。教練組球隊之後才有全場五個人的觀念。因為自己的身高在任何一個階段的球隊中都算是偏矮的(記得小六畢業的時候148公分),所以都打一號二號,也就是後衛的位置。看前NBA灌籃王Nate Robinson、日本的田臥勇太這些矮將打球常常會激勵到我自己。因為我和他們的身高是相似的,這讓我覺得既然身材差不多的他們能踏入最頂端的舞台,我也可以持續往更高的層級挑戰,即使沒有到達他們那麼厲害的NBA,我也應該盡量追逐自己的夢想,而不是從一開始就覺得身材是一個永遠跨不過的劣勢。


不過說到偶像,我從小的偶像當然就是Kobe。已經忘記是國小哪時開始看他的比賽了,第一次在電視上看到他打球時覺得:這個球員的得分和進攻手段怎麼會這麼強?從此就深深著迷,想跟他一樣厲害。小時候選擇八號做為背號也是因為Kobe當時穿八號。


進到青年高中接受正統的甲組訓練,才發現原來強度這麼高!跟之前打好玩的很不一樣。此外,高中的時候也開始比較講求紀律。青年高中是剛組的籃球隊,對我們大部分的人來說,大家都是第一次跟一群人住宿過團體生活,學習團隊跟做人處事,而不能再只有顧自己的。因為在球隊犯錯,其他人也會有連帶的處罰,像如果有人上課時間跑回去宿舍睡覺之類的,而同班同學沒有制止他,也會連帶受罰。漸漸我們就比較瞭解團體活動怎麼守分際,要有團隊意識,不能因為自己的方便去影響到其他同學、隊友。

 


(圖片來源及說明:蔣淯安於青年高中時期,取自粉專)


高中最棒的一場比賽是有一場要搶八強,對上強隊三民家商。當時對戰他們不但幾乎沒贏過,而且都是大比分落敗。當時那場也是一度落後,第三節打完落後15、16分。其實當時也覺得大勢差不多底定了。但教練就一直告訴我們球賽沒有打完不要放棄,即使很累了也要把它拼完!在我們的全場壓迫不斷拼搶之下,居然在第四節最後一秒追到平手,最後在延長賽獲勝,這也是我們青年高中第一次進八強。時間歸零前不要放棄,這道理雖然大家都會講,但沒有什麼比自身體驗過後還要深刻的了。


因為身材因素吧,其實我一直都沒有要把籃球當職業的想法,覺得自己大概爬到大學這個階段就差不多了。即使在台體那年拿下UBA冠軍之後自信心提升不少,但畢業時仍然沒有要去選秀的念頭,而是選擇去完成我的教師學程然後實習拿到教師證。實習跟選秀打SBL是有機會可以同時並進的,但加盟球隊之後教程八九月開始到一月底,也要球隊同意,喬出時間才能同時顧到練球和實習。況且當時也真的沒有想到以後要打球,所以就想好好地修完教程,實習完之後先把教師證考到。


拿到教師證之後覺得說:既然已經有一條備案的路,我可以試著去挑戰看看我的夢想!當時我們台體的學長--達欣的范耿祥教練知道我的教程修完了,就打給我問我要不要跟他們一起練練看,我也欣然前往。畢業之後實習的這段期間沒有在訓練,只是偶爾去打打球運動這樣而已,一個禮拜一兩天而已,也因為這樣,剛開始去達欣練球的時候體能就都跟不太上。


跟著達欣練球也促成我後來決定參加選秀,想說結果再怎麼樣不好,至少達欣會在後面的輪數選我吧!所以選秀第一輪就中選時,真的很驚訝會在這麼前面得到台啤的青睞。我想可能也因為當時我那屆選秀以二、三號球員居多,像是儀翔;四號也有澎澎、郅為這些好手,閰哥詢問之後才會想把我選進來試看看吧!


我從小到大求學都在台中。因為自己是單親家庭,想說待在台中比去北部的開銷要來得小,讓家裡負擔別那麼重,住得比較近也可以常回去看媽媽。高中的球隊董事長說可以免學雜費,供吃供住都不用錢。當時選擇大學,北中南部的選項都有,但想說打球也不會是長久的路,所以就選擇可以讓我修教師學程的台體。大學的教練也同意我們打工來分攤學費,繳房租。讀台體的時候我是在Costco打工,大概六點練完球之後騎車二十分鐘去那邊當收銀員,我們台體去Costco打工的大概五六個,練得比較晚的時候麥老師也都會允許我們先離開去上班。六點到七點趕快隨便吃一吃。大學生都吃粗飽的,在台體附近的一中商圈買個炒飯啦、滷味啦、鐵板麵這種可以加大不用錢的,60塊80塊一份。四個小時為一個班,所以都上到晚上十一點。一到五只要沒課就會去上班,六日也是。

(圖片來源及說明:蔣淯安於台體大時期,取自粉專)


自己個性算是慢熟、而且很怕生,很怕陌生的環境,做事都會變得很拘謹。在求學階段很幸運剛好一直都有隊友陪我走到下個階段:有國小隊友陪我到國中、有國中隊友陪我到青年高中、也有青年的隊友陪我到台體,一直以來都有伴在一起。剛進到SBL就很擔心這個問題,所以當時在達欣練球的時候就很拘謹怕犯錯;也不太敢講話,練了一段時間好不容易跟大家熟一點之後,覺得還滿喜歡這個環境的,這時反而又開始擔心被選到別隊去,好像整個適應的步驟又都要再經歷一次,很緊張。好在來到台啤還有奇旻這個台體好學長,覺得真的很慶幸。


打球一路走來,當然也遇到過許多挫折。像是來自身材上的挫折,在高中還沒什麼感覺(也很多我這種一百七十多公分的選手)到大學也都還好;是進入職業殿堂之後,因為選材上已經漸漸來到金字塔的頂端,身材條件在球場上的決定性就會越來越明顯,自己則越來越不吃香。剛打職業的時候,我偶爾也會怨自己怎麼長的這麼矮,因為在別人眼中第一印象就會覺得你比較不適合從事這項運動。


但後來影響我很大的一句話是「屬於我不能控制的,我不在乎;屬於我能控制的,我不放棄」。我不能控制的是我的身材;我能全力以赴的是我的每一次練習、我的心態。我想,學習將專注力只放在那些我能掌握的,才能讓自己發揮最大的潛能。


而說到最挫折的一場球,肯定是第一年在台啤的的冠軍賽。那場對璞園,最後一球時間要到的時候,我應該做一個更好的選擇,而不是純粹切入去要犯規。雖然後來重播畫面看到的確是有被犯規,但我並沒有獲得那次的吹判,最後好像就是輸那兩分吧。後來我才漸漸知道說,在職籃那種最後關鍵的時刻,裁判通常不會做太積極的吹判去左右勝負,而是會讓球員自己去發揮。所以的確該去做更好的出手方式選擇。因為那年是被從三勝一敗的絕對優勢逆轉,我常會覺得如果當時做更好的進攻選擇,會不會那年就有機會拿下冠軍了呢?或許當時的決定不一樣,就能帶起完全不同的氣勢。就當作學一個經驗吧!


連我自己這麼不起眼的身材都能走到這裡了,所以希望大家不要輕易否定自己。希望大家有夢想的話就認真去追逐!有夢想勢必是要認真去付出才有機會得到,如果沒有付出的話,就連一點機會都沒有了。追夢的過程中勢必有很多挫折、沮喪,但如果連那些都可以克服,並當作成長的能量,這正向循環就又讓夢想更有機會走得長遠。認清自己,然後好好加強自己、做好準備。夢想可不是只有夢幻美好的一面;夢想是會犧牲掉很多玩樂時間,以及陪伴家人的時間的......

那麼你,準備好了嗎:)



(封面照片來源:TSNA提供)

 

 
 



你可能還會想看

This Is My House!| 蔣淯安



許總與我 | 洪志善

What's HOT ?

中華職棒選秀特輯 

新兵自介:陳晨威


兵自介:吳俊偉

新兵自介:戴培峰

國體聯訪:劉軒荅、高宇杰、王政順


新兵自介:古林睿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