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對我的意義
DETAIL


張泰山 2018/8/7

19歲開始就叱吒中華職棒的傳奇球星張泰山,也終於迎來球員生涯最後一哩路。有些話泰山想跟大家分享,一起來看!

 

    必須終結它。」   


        那天是八局下,站上打擊區前,意識到這可能是生涯的最後一個打席,即使澳洲職棒算不上很完整的職業聯盟,但只要有觀眾,有比賽,就是我的舞台。


  面對自己生涯的終點,心中便有種自然而然的感動。你們看到我跑回來才開始哭,但其實走上打擊區時眼眶已經泛著淚水。也許冥冥之中上天安排,讓我有個完美的結局,踏過本壘和第一個隊友擁抱的瞬間,眼淚真的就不聽話地掉了下來。


  回台灣後,球迷常常說我騙了他們的眼淚,怎麼又跑到台灣人壽?我沒有想要欺騙大家啦,只是一個很單純的原因:傳承。我打球的觀念很簡單,也想把那些經驗傳給學弟們。這次,真的沒有下次,今年就是最後了。


  我跟台中算得上有緣,以前在興農,現在又加入台灣人壽,幾次印象深刻的比賽也都在台中,不管是敲出滿貫砲後跪在一壘,還是對古巴轟全壘打。不過說實話,台中對我來說是個打球的地方,並沒有真的很了解哪裡好玩,頂多逛個百貨或帶小孩去公園而已。



(圖片來源及說明:由臺中市台灣人壽成棒隊提供,圖為張泰山在該隊比賽照)


  扯遠了,打球這麼久,人生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職棒度過,累積不少成績。你們都以為我很看重全壘打,因為最讓觀眾振奮,但全壘打對我本身其實沒有特別的意義。意義應該在於你能不能為球隊貢獻,幫助球隊贏球,打進冠軍賽,最後拿下冠軍。所以我最重視的數據,其實是打點;打點代表你對球隊的貢獻,棒球不會每一場都0:0、0:0,一定要有分數才可以贏下比賽。通常大家都用打擊率去衡量打者的成績,但像我打擊率高打點又多的選手則不多了。


  還有一點,也是我覺得能在職棒走這麼久的關鍵––––健康。我的成績並非一兩年可以達到,必須靠著慢慢往上的累積,每個人進入職棒都想成為佼佼者,就要有所犧牲,同時還得付出得比別人更多。例如喝酒,我本身不喝酒;人家抽菸,我也沒有;更是很少熬夜、晚上跑去夜店之類的。有些看似無傷大雅,但對運動員來說,都會影響我們面對高強度的賽季,甚至很有可能導致受傷。受傷是球員最大的痛,還有機會回到巔峰嗎?或一切到此結束?所以在防止受傷方面,我特別地要求自己,才可以拉長生涯。然而,這種事情嘴巴說說沒什麼用,像學弟問我「學長你不喝酒?」對阿,我不喝;「學長你不抽菸?」對阿,我不抽。我想,用講的不如用做的,用做的比較實際。


  我覺得「樂觀」這點對想法影響很大。我天生就是比較樂觀的人,低潮時,我其實不去想很多,當然要改進,但那是球場上的事。場下,我會找影片,不過是選些好的表現,看看自己敲全壘打,或關在書房,翻翻以前收藏的照片、報導、球衣等等,腦中想說「這年輕人頭髮還蠻多的嘛」、「蠻帥的,蠻好的嘛」,心情自然而然好了。


  還記得以前打不好橫田久則的指叉球,因為他的指叉球真的蠻特別。但來到冠軍賽,其實我沒有特別去研究他,只是心境上轉一下而已,結果面對橫田久則就打得挺不錯。我跟別人可能不一樣在於,避免去看壞的一面。每次採訪,我都會說快樂打棒球,人家接著問我:「輸球怎麼會快樂?打不好怎麼會快樂?訓練累的時候又怎麼會快樂?」我就想,既然不快樂,那為什麼要打球?你可以把打球變成工作,在這麼多觀眾面前打球,難道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嗎?


  所以,打棒球如此快樂的事情,我很希望能夠讓更多人知道,也正是我回來想傳承的。



(封面照片來源:TSNA提供)

 
 



你可能還會想看

經典戰將 | 林瀚



新兵自介:戴培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