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一個台啤夢
DETAIL


于煥亞 2018/11/24

小球員會有支持的球星,也一定會有自己最喜歡的球隊。如果長大以後,可以成為心愛球隊的一份子,那是怎樣的滋味?



 

    從國小開始看SBL就非常喜歡台啤這支球隊,當時是野獸跟田壘的對決的時代,每場台啤的比賽我一定都會準時坐到電視機前收看,我完完全全是個死忠的台啤球迷。台啤讓我從小打球就有一個夢,夢想什麼時候才能像那些球員一樣站上SBL的舞台?什麼時候才能換我披上台啤球衣一展身手?


  我小學四年級開始打球,誤打誤撞地就進了校隊,一開始純粹以為是個夏令營,報名後才知道原來自己參加的是校隊。小時候我又矮又瘦,只有140公分,第一天體測,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教練看上,從此開啟我跟籃球的緣分。


  我最喜歡的球員是Stephen Curry,我從大學的時候就很喜歡他了,一開始是看雜誌認識了這個非常特別的球員,被他的球風深深吸引,於是我跑去找他的highlight來看,Curry影響了我非常多。但若要回溯把自己定位成射手的開始,那得說到國中,我的身材真的很瘦很小,一開始投籃都是高高舉起來然後用Ken的,很謝謝尤建昌教練把我的姿勢調整得很漂亮,也告訴我一個很有道理的觀念,他說:「你衝進去那麼辛苦最多只是兩分,還容易受傷,在外面投籃輕輕鬆鬆就三分了。」或許是因為這句話,才會有現在的我。


  雖然一直有一個台啤夢,但到了大學才發現自己真的有能力可以把籃球當成職業,因為在每個求學的階段我都不算是最突出的球員。記得選秀前打了緯來之星夏季聯賽,我並沒有表現得很好,但無論如何還是很希望自己最後可以被選上,我當時的心態是不管誰能選到我都很感恩了,畢竟大學的時候球隊被禁賽一年,失去很多曝光機會,很多教練也對我的能力打上問號。


  選秀那天我真的非常緊張,緊張到睡不著覺......我很害怕如果選秀那天沒有被唸到名字,我就從此不會再走籃球這條路......

 

(圖片取自台灣啤酒粉絲專頁)

 

  記得選秀會上第一輪第五順位唱到我的名字的時候,我的心臟真的快要整顆跳出來!當我站起來走上台的時候腦子裡一片空白,壓力、害怕完全釋放出來的感覺非常棒。被台啤選上,終於圓了我一直以來的夢想,我能體會很多NBA球員從小都有一個湖人夢,到最後加入這支球隊成為一份子的那種興奮感。


  然而進了台啤還沒來得及打上一場比賽腳就骨折了,第一個賽季缺席了16 場比賽,一直到1/10對上富邦勇士,第二節的時候我終於以台啤球員的身份站上球場,那時候真的非常緊張,但身為球員的精神告訴我一旦進入比賽狀況就該一心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教練也叮嚀我放開來打,畢竟我因為受傷休息了一段時間。印象中那場比賽比較美中不足的是沒能贏下比賽,雖然心裡覺得是個比較不好的開始,但開低走高嘛!記得當我在場上對林書緯投進第一個三分球時,我突然覺得:


  「哇!自己的職業生涯終於要開始了!」那真是非常神聖的一刻。


  在台啤幫助我最多的是國中學長吳敏賢,在球技上,他是我的學習對象、心態上,他是我的心靈導師。第一年冠軍賽先發上場,這樣的壓力對我來說真的非常大,敏賢學長不會因為我是學弟打先發就覺得嫉妒,他反而一直鼓勵我、給我很多心理建設。他總是認為我把太多壓力壓在自己身上,敏賢學長告訴我:「可以多一點進攻威脅,不用拘泥在控球的位置。」讓我在壓力很大的環境下有一座燈塔可以依靠。


  進入SBL後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去適應,雖然身為一個菜鳥常常在訓練的時候被罵,被三哥、被閻哥都罵過,但我並不怕被罵,我只想盡力學一些東西。一直到職業球隊我才發現,在球隊上打一個控球的位置一點也不簡單,因為在球場上要做、要注意的事情真的太多,一個戰術中隊友跑錯責任也會落在後衛身上,一開始沒有辦法適應因為隊友的錯誤就被指責,慢慢我才學會在球場上成為一個領導者。


  三哥以前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後衛,我在他身上學到非常多從來沒有見識過的小技巧,像是控球的敏銳度、節奏上的掌控、戰術發動的時機,他在實戰的時候只要我做錯就會馬上停下來指導我。

 

(圖片取自台灣啤酒粉絲專頁)

 

  奪冠第一年,球隊上大家都是領袖,練球氣氛非常好,我一進球隊就知道今年一定會有一番作為。在台啤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比賽是新秀賽季對上璞園的冠軍系列戰第五場,那場比賽讓我永生難忘的是進場的瞬間看到新莊體育館塞得滿滿的球迷,當時雖然已經很累了,看到這樣的場面讓我能量滿滿,只可惜那場比賽沒有贏下來。那天我壓力很大也吃不下飯,大家都想到去年被逆轉的狀況,更衣室裡氣氛很低迷,O’Bryant、劉錚這些打過很多年的前輩當場顯現出不俗的領導風範,在更衣室對著我這種超級緊張的小毛頭信心喊話。


 
“ Just ONE MORE F***ING WIN! ”


我記得當時O’Bryant就是這樣告訴大家。很幸運地,我們贏下了第六戰,抱回了冠軍獎杯。


  那個賽季結束後,老大哥劉錚就離開了球隊,我的穩定性以及成熟度卻漸漸成熟起來,我開始學會怎麼在比賽結束後維護我的身體狀態,讓我在每一場比賽中可以保持同樣的水平。


  說到滿場球迷令我印象深刻,就不得不說我是一個只要看到滿場的球迷,就會起雞皮疙瘩的傢伙。有一次中華隊去黎巴嫩比賽,在一場黎巴嫩隊上韓國的比賽中,我在觀眾席看到滿場的黎巴嫩球迷,全部一起唱國歌,有喇叭、也有人在吶喊!真的非常震撼。中東國家的球迷真的很激進,每個都撐在欄杆上快要掉下來。連球隊坐在遊覽車上準備要去比賽,都可以被從飯店沿路噓到球場上。輪到我們自己比賽的時候我終於相信主場優勢這種東西,觀眾的聲音真的大到連後衛喊戰術隊友完全聽不到。


  台啤的環境真的非常好,宿舍樓下就是球場,我很喜歡自己在那裡投籃,然後想一些東西,給自己一些時間,最棒的是球場有一個投籃機,可以讓我不要跑來跑去撿球。


  在台啤待了三年,很感謝台啤在我身價並不高的時後選擇我,在台啤開啟我的職業生涯,感謝三哥跟閻哥給我很多籃球方面的養分,很感謝SBL的冠軍獎杯。


  從小到大打球,有三個人是我最想感謝的。


  第一個是國中教練尤建昌教練。第二個是高中教練,他是我的伯樂,把我帶進校隊,也給我經濟上的支柱,在我很有壓力想要放棄的時候積極的幫助我。第三個是大學的子威教練,他是一個很負責的人,同時要扮演好多個角色,他是學校老師、球隊教練、璞園的球員,又是一個爸爸,他也在我大學的時候幫助整支球隊的球員非常多。當我在SBL對到子威教練的感覺真的很奇妙。

 

(圖片取自金門酒廠籃球隊粉絲專頁)



  來到金酒這邊,我相信在那邊我可以扛起更多責任、做更多事情,對我自己來說一定是一個很好的成長機會。



 


 

 

 
 
 
 


你可能還會想看

從乙組到SBL | 林郅為


這一切都是意外 | 李亦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