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選手生涯
DETAIL


林珈柔 2019/3/29

誤打誤撞開起壘球生涯的林珈柔,和我們聊聊棒壘球的旅途、一路上遇見的人,以及分享個人專屬的故事。

 

    個棒壘球生涯中影響我較多的是高中階段,當時北士商的教練,韓幸霖老師以及潘慈惠老師,給我的觀念就是不能只會打球,更重要的是球場上要沉著穩定,不允許有吊兒啷噹的行為。老師很討厭自以為是的選手,在安排先發名單上也會將態度納入考量,而非完全以表現決定。
 

潘慈惠老師,由林珈柔本人提供。)



  當初接觸到壘球其實有點像是被騙進去的。當時就讀東園國小,一開始接觸到的運動是躲避球和手球,躲避球屬於類校隊性質,曾經代表學校出去比賽。到了五年級,有十個躲避球表現不錯的球員被詢問願不願意嘗試壘球,而這一批人成為我運動生涯很重要的一環,多年友情從此建立,甚至有的幼稚園就認識。當初的認知是與棒球相似,教練也說只有細微的差別,例如壘距、投球姿勢等等。我沒有多想,就和同學一同栽進壘球的世界,國小第一屆的壘球隊也因此誕生。還記得那時候練的壘球投球方式介於慢壘和快壘之間,用球也是塑膠為主。

(從小一起打球的姊妹們,由林珈柔本人提供。)



  上國中前教練有問我要不要繼續打壘球,我的想法是既然能動就繼續動,雖然有些家人會反對,但生活在隔代教養家庭下,長輩比較不會拘束。因此,我們十個人也就天真的一起進入雙園國中,同時也成立第一屆的體育班。平常下課的時候,老師都允許我們在教室接音源線,模仿起韓團的MV舞,甚至會用手機錄影。然而,即使再好的感情難免會有一些爭吵。曾經有個姊妹和男生在一起,可能是因為心情不好的緣故,會有自殘的行為,在練球也時常分心,當時教練相當生氣,就把我們關在一間教室裡頭,叫我們講清楚,而我們之中有個平常總是面無表情,心平氣和的姐妹突然在那天大爆發,痛罵自殘的女生一頓,認為她的行為不值得。當下我也是受到驚嚇,因為從來都沒看過她這麼生氣過。


  國中有時會到北士商練球,因而認識恩師之一的韓幸霖老師,老師一路拉拔我成長,給予我很多的指導和鼓勵,讓我度過這段時間不穩定表現。原先是內野手的我,因為接不好的緣故被調到外野,在內野和外野徘徊不定。曾經站中外野的時候,有一次守備要直接回傳本壘,好巧不巧就直接砸中蹲在投手丘附近的學姐,當下真的覺得我慘了,連忙跟學姊道歉,幸好學姊沒有生氣,現在提到這段往事還是會一直笑。後來由於多重因素就被調回內野,從此沒再離開過。

 



  高中時我選擇持續打球,但我們十個之中有兩個決定不繼續打球,剩下的八個拆成兩半,有四個人到北士商,另外四個就讀秀峰高中。北士商的老師對我的要求很高,為了不讓老師失望,我壓力還蠻大的,也吃了不少苦,然而仔細想想,到現在我仍然會懷念這時候的生活。高一時老師實現她對我的承諾,帶我到左營的國家訓練中心鍛鍊,一待就是到高二。剛進去的時候正好是廣州亞運的第三階段衝刺期,當時的定位偏向是陪訓,藉此學習學姐及其他老師的經驗。這一年來幾乎白天都在練球,直到晚上才會上課,附近沒什麼東西,最近的捷運站也要走一段時間。行程上也沒跟學校球隊配合,賽前一兩周才會回球隊,有時甚至直接比賽。當時去左營資歷還很淺,裡面都是大學學姐甚至老師等級的,能有這種機會大開眼界很感謝韓老師。

 

韓幸霖老師,由林珈柔本人提供
 

  同時期也接觸棒球,每次練棒球時就會到大理高中,由大理的教練指導我們。當初兩者間會適應不良,回去跑壘球的壘包時覺得自己很輕盈,但我們這一批選手蠻多人喜歡打棒球的,相比之下個人認為比較自由。高二時曾經入選世界盃的女棒國手,人生第一次造訪加拿大。雖然不是固定上場的選手,但看到與自己要好的朋友在中外野表現不錯,備感開心。身為最年輕球員的我學到了很多經驗,很榮幸被相中一起為國爭光。可惜的是大學後就沒有繼續打棒球,一來是因為師大沒女子棒球隊,二來是教練怕姿勢會變型。


 然而,其實我高中三年起伏還蠻大的,練球時很常漏接,因此住校的我晚上會被抓出來特訓,一次就是接一籃的球,撿完球後繼續新的一輪。曾經因為表現不好的緣故,被教練罰坐在本壘板反省整個下午,抑或是學姐生氣被丟頭盔,當時有點受創。還有次練完球後,買了菠蘿麵包和牛奶,騎到學校附近的公園,望著天空不斷的哭,不斷的想自己表現不佳,結果東西都沒吃。或許是老師對我嚴厲起了化學作用,比賽表現反而不錯,和練球相比蠻反差的,後來就認為或許這就是人生的過程。


  到了大學又有三個人選擇離開棒壘球運動,更難過的是只有我進入師大,其餘四個都到北市大,分開的當下我還哭了呢,即將要面對沒有好戰友的陪伴。雖然我們仍有繼續保持聯繫,也會在球場上相見,唯相處的時間瞬間變少許多。出社會之後我們在各行各業工作,內容多與棒壘球無關。像我就是在辦公室上班,有兩位擔任教職、一位當健身教練、一位從事帶領銀髮族運動相關、一位在國小當教練,持續在壘球領域付出、一位經營寵物美容店,一位甫從日本留學歸國,但有兩三個較少聯絡的不太確定。雖然相聚時間更少,但我們感情一樣濃厚,維持著良好的關係。我們會約定在某些特別時刻團聚,像是其中一個人的生日,聖誕節也會玩交換禮物,跨年也會一起出去玩。每次聚會聊到國小、國中的事情都會笑得合不攏嘴,真的很珍惜這段緣分。如果當初沒有選擇運動、選擇壘球這條路,可能就不會有現在的革命情感,她們的出現讓我學生時期的壘球路更加完整。

 

(大學時期,GeorgeHsu所攝,由林珈柔本人提供)



  我覺得,將棒壘球當作興趣感覺很好,但變成專精時有時難免覺得乏味。從師大和企聯畢業後,老師有問我要不要考慮幫忙帶球隊,但我選擇當一個辦公室上班族,想要喘口氣休息一下。即使離開球場一段時間,還是會關心學妹們的發展,看電視轉播或到場力挺,也會撥通電話關心或偶爾消遣對方,反而被學妹沒大沒小。我很喜歡這樣的相處方式,比較親近,不會有過多的學姐學妹制,還時常被誤以為是同一屆的。從前在隊上我的角色以副隊長居多,常扮黑臉到處亂罵人。但我猜學妹們認為我這樣的舉止很有趣,感情反而更好,不會因為罵人破壞關係。

(畢業學姊回北士商幫學妹加油,本人提供)



  運動真的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有記憶以來就在運動上。雖然現在已經出社會,但我一直都很感謝棒壘球,它讓我遇到很多貴人,也避免自己走上歪路。
 

 

 

 

 
 
 
 


你可能還會想看

一生所愛 | 許淑淨


2005 | 林英傑